正文 334.画之灵(14)

作品:《快穿之香火成神攻略

    ~\{≧▽≦}/~~\{≧▽≦}/~

    不管她今日在集市上的表现多么优秀,都掩盖不了她是头回摆摊的事实。

    在最初的激动过后,楚妙璃很快又恢复冷静的继续问系统:“我附身的这具躯壳的原主曾经详细给我解说过请魂上身时的场景……她不止一次的用心有余悸的口吻,告诉过我,那是一种非常痛苦、非常可怕的感觉……可是为什么……我在请魂上身以后,却觉得自己游刃有余的很?我想关于这一点,你应该能够给我解惑吧?”

    因为上次被系统狠狠回绝过的关系,楚妙璃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充满着不确定的味道。

    好在,与她签订见习契约的这个系统,并不像她曾经所怀疑的那样,把她扔入这个世界,就任由她自生自灭。

    在听了她的问题以后,它很快就给予了楚妙璃一个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恍然大悟起来的答案。

    原来,她之所以不会像原主那样,每次请魂上身都跟死过一回一样,完全是因为她自身的灵魂远比原主要强悍得多的缘故。

    在没有与系统签订临时契约以前,楚妙璃就已经是两世为人,她的灵魂,自然也远比寻常人要强大得多。

    等到她与系统签订临时契约并且再次转世附体以后,她的灵魂强度已经是寻常人的三倍有余,也就是说,对原主而言异常艰辛的请魂上身仪式,于她而言,就和吃饭喝水一样,没什么分别。

    不过,基于与楚妙璃已经签订了见习契约的缘故,系统也没忘记提醒楚妙璃她虽然在灵魂方面比寻常走阴人要强悍得多,但是,由于她是头一回接触这一类东西的关系,所以,她尽管表面上瞧着十分厉害,可实际上,根基却打得极为松垮,“……如果见习宿主不努力积攒信仰之力,加以压制的话,那么以后很可能会出现灵魂与肉身出现冲突,最终导致肉身彻底崩溃而任务也全面失败的可怕场景。”

    系统的提醒让楚妙璃的脸色都变了。

    她可没想到表面上看着一切都好的她身体里居然还留存着这样可怕的隐患。

    一心想着要在任务世界里好好努力,争取早日回到本源世界去给家人们出头的楚妙璃紧张的脸色都有些变了。

    她眉头紧锁的从床沿上站了起来,在屋子里心烦气躁地来回踱了数步,再次出口问道:“什么叫用信仰之力压制灵魂与肉身的冲突?难道,你要我收集的信仰之力,还是一种能量不成?”

    “是的,信仰之力不仅是一种对见习宿主极为有用的能量,也是见习宿主未来能够成神的最根本所在。”

    系统对于楚妙璃的问话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而楚妙璃也敏锐的从系统所透露出来的字里行间,觉察到了一些对她而言颇为有利的讯息。

    她脚下足步一顿,眼睛异常明亮的继续对系统说道:“听你这语气,恐怕这信仰之力未必只有这一点效果吧?它还能够做什么?你详详细细的给我解说一遍,不得有任何的隐瞒。”

    “好的,见习宿主。”系统用机械呆板的声音,把所有与信仰之力有关的一切,都对着楚妙璃毫无保留的和盘托出了。

    楚妙璃目瞪口呆的听系统把话说完,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信仰之力究竟对她以及对她的未来究竟意味着什么。

    “难怪你一再让我收集信仰之力……这……这信仰之力简直就是像我们这样的系统任务者居家旅行、完成任务的必备宝物啊!”楚妙璃难掩激动地攥紧拳头朝着天空就是重重一挥。

    她没办法不激动。

    毕竟,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系统任务者,还是一个以成神为最终目标的系统任务者,楚妙璃心里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的。

    如今知道这信仰之力不但能够稳固灵魂和肉身还能够救人甚至还能够让她的实力得到各种各样的增幅,这如何能不让她喜出望外,如何能不让她激动万分呢!

    整个人就差没激动地载歌载舞的楚妙璃用发自肺腑的声音对那个藏在她脑海深处的系统说道:“自从和你签订契约以来,我还从没有像今晚上这么开心过!”

    她再次攥了攥拳头,眼睛亮闪闪地继续问系统:“这信仰之力要怎么用?”

    “很简单,见习宿主只需在脑海里告诉系统,你要用信仰之力来做什么就行了,余下来的一切,系统都会辅助宿主完成。”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明天不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丑,为了在这个小镇上站稳脚跟,为了积攒更多的信仰之力,为了让我们祖孙俩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楚妙璃用力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这是她从小面临抉择时的习惯性动作,“拼了!”

    她再次对着天空用力挥了两下拳头,又困难地吞咽了好几下喉咙,才再次对系统说道:“我附体的这具躯壳的原主灵魂虽然已经再次步入轮回了,但是我相信……在这具已经接近腐朽的躯壳里,应该还残存着她过往的一些记忆……不知道……我需要耗费多少信仰之力……才能够让你把她这些残存的记忆交给我?”

    “……只需八十信仰之力,系统就能够把这具躯壳原主残留的记忆灌输进见习宿主的记忆中枢里。”系统卡壳了一阵,才把具体数字报给楚妙璃听。

    显然,它压根就没预料到这位见习宿主在获悉信仰之力的真正用处后,第一时间不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是选择吸纳原主的记忆,彻底了解对方的一切。

    不过,它对此也并非不能理解。

    圣人云,工欲其事,必先利其器,

    虽然原主已经尽可能的把她曾经的过往都告诉给见习宿主了,可是谁也没办法保证,她说得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以及……又是否碍于情面或别的什么,隐瞒了见习宿主什么。

    要知道,这些现在看起来微不足道的隐瞒,将来很可能成为见习宿主完成任务的阻碍,甚至因此而害死见习宿主也不一定。

    短短时间就攒了近两百份信仰之力的楚妙璃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多么昂贵的数字,可即便已经轮回转世,但骨子里根深蒂固的商人基因还是让她下意识地询问了句:“八十?为什么要这么多?有什么依据吗?”

    “见习宿主所附体的这具躯壳的原主并非寻常人,而是一个天生就携带着灵力的走阴者,见习宿主想要将她残留在肉身中的记忆拷贝复制过来,八十份信仰之力是绝对不可或缺的。”面对楚妙璃堪称条件反射一般的质疑,系统不假思索的回答,半点都不为她的冒犯而感到生气。

    “原来是这么回事。”楚妙璃在脸上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赶快动手吧。”

    楚妙璃一边看着外面的天色,一边迫不及待地催促着系统。

    毕竟,此事宜早不宜迟,楚妙璃可不希望这记忆一灌输就灌到了大天亮,真要那样的话,会吓坏她的小孙子兼攻略对象的!

    系统的反应速度非常快,一弹指的功夫不到,楚妙璃脑海里的那三位数字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刷刷往下急跌的从一百六十八变成了八十八,紧接着,她更是眼前一黑的直接晕厥了过去。

    等她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歪躺在冰凉的地面上,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得厉害。

    楚妙璃拧了拧眉头,来不及去回想那些被系统灌输进她脑海中的记忆,急急抬头去看床上的毅哥儿。

    她怕自己刚才的举动,把他给吓醒了。

    这孩子本来就极度缺乏安全感,如今好不容易因为她的到来而多了几分孩童应有的天真,如果再因为她的突然昏厥而受到惊吓,那可就是她这个做祖母的不是了。

    值得庆幸的是,今日白天已经累了个够呛的毅哥儿并没有被她这突然晕厥过去的行为所惊吓到,依然蜷卧在舒舒服服的高床软枕里睡得香甜。

    楚妙璃长吁了口气,随手拖了张矮杌坐下,开始翻阅系统灌输给她的有关原主的残留记忆。

    在这些记忆中,楚妙璃最关心的就是原主与毅哥儿之间的关系栏后面为什么会缀着一个‘伪’字,以及单凭口述,完全没办法让她感同身受的各种施法场景。

    这一翻,就翻了大半夜,直到天将破晓之际,楚妙璃才匆匆上床,躺在自己的小孙孙身旁,进入了梦乡。

    在这世间,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好事八卦者,在楚妙璃带着小孙子离开集市以后,有关阴姥当众摆摊走阴,决定登坛作法惩戒坏人的消息依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传遍了这方圆十里。

    等到第二日,天还未亮,集市上已经摩肩接踵、人山人海。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激动万分的表情。

    特别是一些昨天已经与楚妙璃祖孙俩打过交道的更是口沫横飞的把楚妙璃祖孙俩个吹得是天上有、地下无的。

    等到楚妙璃带着毅哥儿饱餐一顿,出现在集市上的时候,险些没被这如同蚂蚁一样,挤挤攘攘的人群给弄得目瞪口呆。

    “奶……奶奶……这里……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打从出生起就没见过这么多人的毅哥儿震惊的下巴都差点没砸脚背上。

    毕竟,大伙儿还是头一回见传说中的走阴婆主动现身于人前,摆摊问魂,而不是藏身于她们居住的地方,把自己蒙得密不透风的连个脸面都瞧不见。

    一些喜好八卦的更是一窝蜂的挤了过来,迭声追问楚妙璃灵不灵,能不能真的把往生的鬼魂召唤上来与他们的亲人相见。

    还是头一回被这么多人包围得密不透风的毅哥儿吓了一跳,一个劲儿地扭动着小身躯往自己祖母的怀抱里钻。

    自从附入这具身体,就自动自发的明白了应该怎样做一个走阴婆的楚妙璃见毅哥儿被他们吓成这样,心中很是生气,差点没当场回呛一句:“不灵不要钱。”

    不过因为顾虑到系统颁布给她的第二个任务,她还是勉强按捺住自己的真实脾性,学着她家那几个神棍平时忽悠客人的神叨表情,一面安抚性地拍着怀中止不住打颤的毅哥儿,一面神情很是肃穆的对那些好事者说道:“有缘人一试便知。”

    在这世上从来就不缺少各种因为亲朋离世而造成终身遗憾的人,在听了楚妙璃镇定自若的回答后,很多人脸上都不自觉的带出了几分蠢蠢欲动的表情。

    不过更多人望向楚妙璃的眼神却带着几分疑窦的色彩。

    要知道,这世上从不缺少那种巧言令色,凭借着两片嘴皮子骗人钱财的走阴婆。

    而打破走阴婆行事常规,主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楚妙璃……实在是很难让人对她生出几分信任来。

    再加上在楚妙璃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惯来就有不可轻信走阴婆,免得亵渎亡灵的说法,一时间,真正意图找楚妙璃问魂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

    好在,这些人里多得是脑瓜灵活又不差钱的。

    一个在集市上已经有了自己店铺,并且日进斗金的店老板转了转眼珠子,就对着跟在自己旁边看热闹的小伙计低声吩咐了两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