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60章 震惊!

作品:《异界无敌系统

    “真没想到啊,辰申此子竟还掌握有如此精妙的剑法?”

    纯阳尊者一脸快慰的抚了抚长须:“方才一招剑术,奇就奇在一个‘拔’字之上。”

    “本尊猜想,他在拔剑前,左手、右手两股玄能已形成了特定的能量回路,彼此推动,以求在带出剑刃的瞬间,将那种‘压抑已久’的玄威、以爆炸性的方式抖擞而出。”

    “一剑即出,必饮血方还啊!”

    “不错,辰申拔剑的动作看似单一,可在刹那间的玄能膨胀前、施法者于左右双手经脉导力的过程中所下的功夫,可不是一般的大。”

    欧阳娜迦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最重要的是,一旦他出剑的角度不够奇、不够准,拔剑的速度不够快,那这招杀敌的玄技,就会成为一道自我毁灭的催命符!”

    “哦?还请欧阳宗主指教?”

    纯阳尊者虚心而问。

    虽说他现在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中品玄尊,但若论及眼力、阅历,却远不及早已成就了中品玄尊之位的欧阳娜迦。

    只听对方传音道:“因为他若是一击不成,必把时间浪费在了拔剑、收剑的途中,如此一来便极有可能被对手抓住空隙,实施反杀。”

    “嗯。辰申此招,不仅讲求宝剑出鞘的速度快,饮血方还的速度,也要快!”

    金花圣女也不禁有感而发:“本尊隐隐间有所觉,这剑刃归鞘的过程,便是在收拢兵器的器灵。”

    她此言一出,纯阳尊者和欧阳娜迦都顿然开悟——

    原来,辰申此招之所以威能不俗,就是因为他在出剑的瞬间、是连玄兵器灵都会“破壳而出”的。

    这边颇有种“引爆器灵”的味道。

    如此一来,辰申若收剑收的不够及时、让器灵脱离玄兵本身太久从而消亡的话,那他手中本是地阶下品的利器,也将沦为一把丧失器魂的破铜烂铁了……

    “相比于辰申此招的威势,我倒更好奇这招数的品级了。”

    这时候,金花圣女心头暗忖:“按理说,若真是地阶玄技,即便是凭本尊的眼力,也不大可能在其施展出玄技的瞬间摸清其虚实和路数。”

    “难道……辰申方才施展的玄技,并没有达到地境?可那霸道绝伦的剑威又当如何解释?”

    辰申却是不知,自己随意一击的效果,竟惹得赛场外诸多大能都疑虑纷纷。

    不过现在的他,也没时间思虑许多。

    因为眼下,端木凌云的死,更激发了其余五人的滔滔杀意,一刻也不愿多做耽搁了——

    “布袋和尚,你还不住手?”

    “我……唉!那边请窦施主受累,先与我退至一旁罢!”

    布袋和尚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待小僧慢慢告知你原由。”

    “退你麻痹啊!”

    窦士欢勃然大怒:“三息将过,既然你不肯收手,那便休怪本尊无情了——杀!”

    在三宗七门一绝地年轻一辈的天才圈子中,被人称作“以战为欢、屠士为乐”的窦士欢,可不是能跟人坐下来心平气和谈判的人。

    他既已认定布袋和尚下黑手在先,自然就要狠狠的打杀回去!

    “窦施主切莫冲动,如今魔头未除,你又何苦做这令亲者痛、仇者快的糊涂事?”

    “老子听你放屁?死吧!”

    布袋和尚还试图相劝,奈何对方的杀机已至,他也不得不与对方交手,且战且退。

    与此同时,药神宗萧羽畴、阎罗门闫崇勋、以及那逍遥道门任天行的杀招,已纷纷攻至辰申近前——

    “小畜生,你的嚣张气焰烧到头了,死吧!”

    萧羽畴双掌猛然前推,那一分为十为的“九龙聚火棍”分影出的“丹鼎”、“药棍”之态,便齐齐轰剿向辰申的所在!

    “入我冥目,沾我冥华者——有死无生!”

    闫崇勋厉然炸喝之际,《冥目兽魂·炎阎劲》的褐色光华突然暴涨。

    被夹裹其中的闫崇勋仿佛也在此刻生出了“三头六臂”一般,狂啸着杀向不远处的金甲少年!

    “辰申,你的指法的确堪称一绝。”

    “现在,也是时候让你领教一下我逍遥道门独步天下的指功了!”

    另一侧,任天行左右双手的食指、赫然穿过虚空太极图上的阴阳二眼:“缘梦一指!”

    三方杀力叠出,辰申却是临危不乱。

    只见其右手一招、巨象伏虎枪便已被他收回空间玄戒。

    忽听“仓朗”一声,那本已被其召回剑鞘的摘星剑,抖擞而出——

    “凌波鬼影步,开!”

    “四荒剑诀之——大漠!”

    “叮!《四荒剑诀——大漠式》是地阶上品孤本、剑法类玄技,现已在《六脉剑魂诀》的被动效果下,威能激增百分之八十。”

    六脉剑魂诀,最低可增持剑法类玄技百分之二十的伤害、最高百分之两百。

    此前辰申动用的灵阶中品拔剑术,被增持了百分之一百五。

    而今,这地阶上品四荒剑诀的威能,也提升了足足百分之八十,将近一倍的程度!

    这一下,便让本是地阶上品的剑法威势,硬是在辰申手中打出了不亚于天阶下品孤本玄技的威能。

    更恐怖的是,这少年还早已将四荒剑诀修炼到了大圆满之境……

    “呼哧哧、呼哧哧哧……”

    霎时间,随着那金甲少年的剑锋鬼舞,其周身立时凝现出大片大片的紫砾漠影。

    这就像是一大片用雷系玄能和剑光、铺筑而成的沙漠!

    浩瀚的剑罡雷沙一经铺开,便深具无与伦比的遮蔽掩覆之力,无论是萧羽畴棍分十噬的“绝灵杀”之威、还是任天行极具穿透力的“缘梦一指”,皆在冲抵辰申周遭的刹那,这浩浩大漠剑罡所阻,难得寸进!

    “这是什么剑法,竟如此恐怖!”

    “这可比此前他用来诛杀端木凌云时的招式强出太多太多了……”

    萧羽畴和任天行皆满心震撼。

    却不知场外,有个人比他们更加震惊——

    独臂尊者的一张老脸都染上了铁青色:“这、这不是我换给辰申的《四荒剑诀》里的大漠式吗?”“那本玄技早已书魂黯淡,用一次就将彻底消弭无形了。他、他怎么可能学的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