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61章 颠覆!(上)

作品:《异界无敌系统

    几个月前,地钮榜赛项完结后,辰申曾在赛间大市上淘得一部天阶下品的孤本功法残卷,却被杨宪鳟的师父独臂尊者看中,遂以仅存一丝书魂的地阶上品孤本玄技《四荒剑诀》易之。

    独臂尊者本以为自己狠狠的把辰申坑了一把——

    仅余最后一缕书魂的地阶上品玄技,怕是这世间最天赋异禀的玄修奇才、都难以习会。

    更何况《四荒剑诀》暗含“黑风大漠”、“极寒雪原”、“炙土熔浆”、“幽谷雷泽”的四大荒之势。

    这四荒之力虽一技同脉,可在修炼时,修者却必须以无上剑意分别摹出这四荒真意,其修炼难度比寻常同级别的玄技高得多。

    独臂尊者自认,换做他来,莫说只有一丝书魂、仅够召习一次,就算书魂充溢、再辅以大量的灵石闭关,没个十年八载的功夫怕也难以入门。

    可现在,那金甲少年却真真切切用出了四荒剑诀的大漠式,观其威能,境界恐怕还不低!

    这让独臂尊者直有种哔了狗的郁闷感:“凭什么……凭什么这小畜生竟能习会四荒剑诀?”

    “哪怕他只学会了这一式,此前用那残卷换了我的《四荒剑诀》便一点也不亏啊。”

    “不过幸好……本尊也没吃亏,残卷到手,那部天阶下品孤本功法业已还原其真。假以时日,必可助我蛟蛇化龙、搏一搏那天尊之位!”

    ……

    此时,英雄场巨坑之上。

    “莎莎、莎莎莎!”

    辰申以剑催临的黑风大漠,将萧羽畴的“绝灵杀”与任天行的“缘梦一指”齐齐阻滞在外。

    磅礴剑势硬是让这两人远程攻击的手段深陷泥潭,无法对其造成一丝一毫的杀伤。

    “怎、怎么可能?”

    “就算这小畜生的玄气修为在须臾间暴增至九星玄宗,也不至于能挡下我这绝灵杀的威势啊!”

    萧羽畴眉心紧拧,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本尊还从未见过修为比我低这么多,却能动用玄威、把缘梦一指的穿透力几乎卸尽的状况!”

    任天行同样百般惊诧:“他这招剑法究竟是何等品级存在?”

    此时,围杀辰申的三人中,也就只有操持着“冥目兽魂·炎阎劲”,以己之身、携百万钧玄力逼入辰申周遭的闫崇勋招力未被挡尽。

    一是因为他动用的此招,并非是依靠玄气之力远程功伐的招式,而是利用炎阎劲包裹周身、近距打杀的手段,因此杀伤性和随机应变的能力都比萧羽畴、任天行高出一筹。

    二来,则是由于闫崇勋招式一出、便融入了其眉心处即为特殊的瞳术之力,让它的威势比单纯的玄气杀伤力更难抵挡。

    “剑法不错,不过想阻住本尊却还远远未够啊!”

    一语落定,闫崇勋已一路撕风破浪般的杀到无尽剑气构筑而成的那“黑风大漠”之核心。

    只需再近百步,在其周遭张牙舞爪的“三头六臂”煞影,便可直夺辰申性命。

    百步之距,于闫崇勋而言眨眼可至——

    哪怕横在他面前的大漠剑气密密麻麻、犹如铜墙铁臂,亦无法相阻!

    最要命的是,辰申此刻正忙于施展剑法、抵抗萧羽畴与任天行的杀招,根本抽不手对付逼临近前的闫崇勋。

    由此一来,胜局可定!

    但此刻,萧羽畴和任天行眼看着闫崇勋即将得手,面上却毫无喜色。

    因为一旦辰申死于闫崇勋之手,那他的诸多资源、也都将遵照此前血誓的约定,归对方独占,大赛结束前连抢都不能抢。

    更因为,他们此刻锁定的胜局,是合三人之力才造就而出的。

    三名一星玄尊,还分别是药神宗、逍遥道门、煞鬼门下,足以越级杀敌的超级天才,合力围攻才致辰申落败命陨。

    这一役就算胜了,他们也是胜的毫无光彩……

    “妈的,赶紧结束这一切吧,太他娘的丢面儿了!”

    任天行面目深沉。

    “可恶……没想到本尊最终仍未能手刃那小畜生!”

    萧羽畴咬牙切齿。

    “死!”

    闫崇勋却是目光大厉,悍然斩动手中阎头夺命斧的同时,三头六臂的血魔瞳影也随之乱拳出击,从四面八方剿向辰申!

    “呼……终于要结束了么?”

    “可惜,可恨!我药神宗终是没能得到那小畜生身上的诸多宝贝。”

    英雄场外,显圣漾老眉紧拧。

    同样神情肃然的左长使眼中,却满是复杂的之色。

    他既为辰申之死感到畅快,又因为未能如愿以偿的得到独占其资源一事而耿耿于怀。

    “糟糕……”

    另一边,纯阳尊者、金花圣女等人却都揪着一颗心,面色镶凄。

    “唉!辰申就算再优秀,玄修境界的差距终是无法弥补。”

    “更何况,他此时以一敌三对付的人,还都是三宗七门一绝地里的少年天才。”

    纯阳尊者老眉紧皱,欧阳娜迦更是在闫崇勋杀力将至的瞬间、绝望的闭起了双眼。

    短短半息过后,观赛场上突然惊声四起——

    “啊?我我我、我没看花眼吧?”

    “我的天啊,辰申他竟躲过了闫崇勋的诸多杀势?而且躲得如此……诡异?”

    “啧啧啧,头和脖子齐肩平错了半尺有余,而其胸脯、腰身与下盘间,竟向斜后方仰折成了个‘之’字形?”

    “这这这、这是人类肉身所能做到的么?”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一边从容躲避闫崇勋的攻势,一边还能分心驱使剑法、让萧羽畴和任天行的杀招难得寸进。”

    ……

    “嗯?辰申那小子还没死?”

    将周围瞬间爆发出的议论声尽收耳底时,欧阳娜迦才将信将疑的重新睁开双眼。

    这一刹,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监察阵屏内,那金甲少年左弯右闪、前躲后避,任凭闫崇勋三头六臂的杀势络绎不绝,却终是连他的衣服角都碰不到!

    而辰申躲闪的诡异之态,几乎颠覆了在场所有修者的认知。他们却不知,这正是凌波鬼影步的玄妙之处:于咫尺方寸间移形换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