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回凤家

作品:《放风筝(高h)

    “血····好多血·····谁来救救宝宝·····痛······”

    小嘴微张,低低的呓语,苏慕秋眉心紧蹙,小脑袋无意识的转着,光洁的额头上沁出微薄的汗珠,即使在睡梦中也不安稳。

    “没事了,秋儿,宝宝没事。”

    细碎的吻密密轻轻的落在她额上,眉上,眼皮上,双颊上,薄唇最后印上略显苍白的冰冷唇瓣柔柔摩挲吮弄。

    慢慢的,她紧蹙的眉心放松,苍白的小脸恢复平静柔和。

    不远的沙发上,楚御目瞪口呆地看着凤夜煌,一脸不可置信。

    虽然隐隐猜到煌对秋儿的情感,但是,真正目睹却是非一般的震撼啊,他们一致认为面部神经不知某年某月便已瘫痪的煌,现今竟然一脸温柔到能滴出水的神情,实在有点····可怕···如此经典的一幕好想拍下来给云、炤和辰看。

    “收起你那副呆样,看够了没有?”

    低柔磁性的嗓音打破室内安静的氛围。

    ”呵呵···”楚御干笑几声,视线移回对面沙发上漫不经心坐着,凤眸微敛,薄唇微勾的邪魅男子身上,“看够了。”

    不管什么时候,还是焰来得恐怖。

    “当年,秋儿本就有意逃离你们,想了个假死的计划,她赌你们不会怀疑我,所以找我帮她做掩护。”

    手肘抵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手指和中指轻点太阳穴,凤夜焰唇角泛着一抹玩味的笑。

    这么说来,她会在找过御的那晚变得乖顺,而且主动求欢,是为了降低他们的戒心,而会在情事过后要求给予外出的权利,则是为了增加能够制造假死事故的机会。

    “那当年发生的事是她早已计划好的?”

    凤夜煌微眯眼眸沉吟,如鹰犀利的眼神锁在苏慕秋脸上。

    楚御摇头,“我不太清楚,秋儿是打算以车祸作为假死的跳板,但是,当年的事发生得太突然,与一开始预定的时间不符,她没事先通知我,我被煌叫到现场时,我也很意外,因为不确定是不是她的计划,所以搜索前,我下令,若发现秋儿,第一时间通知我,不许告诉煌。”

    “会在车子残骸里检验出秋儿的dna成分,想当然就是你做的掩护咯?”

    凤夜焰冷哼,凤眸深处染着微薄愠怒。

    楚御自觉失职,讪讪的点头。

    “我们找到秋儿时,她奄奄一息,下体留着大片的血,我没想到她肚子里有孩子,如果再晚多一刻,不但孩子救不回,连她也会有生命危险,最后母子平安,的确算是奇迹。至于是不是她的计划,我事后问过她,但是她没有说。我倒觉得不是她的计划,肚子里有宝宝,她断不会冒那么大的危险胡来,估计那晚可能发生了什么让她情绪失控的事。”

    楚御别有深意的眼神在凤夜煌和凤夜焰身上来回移动。

    当年,他进行抢救时可没忽略秋儿下体私密处的红肿微裂,明显是刚受过他们侵犯。

    凤夜煌和凤夜焰怎么会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一人给他一记冷眼。

    “她的事我们自会处理,倒是你,御,你这次的罪名可不小呢!”

    凤夜焰说得轻柔,楚御听得心惊胆颤。

    “最近云跟我抱怨幽云堂的事务太多,既然你有空幽云堂在美洲那边的事务由你接管一个月,至于你的小情人宫无月,我会让炤暂时帮你照顾一个月。”

    “不!谁说我有空,你不能这样!”楚御惊骇的大叫。

    “唔···”床上的苏慕秋微蹙眉嘤咛一声。

    凤夜煌凤眸微掀,冷冷瞥一眼楚御,“你若觉得不够,凤帝集团在欧洲的最近一单企业开发案也由你负责。”

    鬼才觉得不够!

    楚御乖乖的闭上嘴,懊恼的低皱,优雅温和的气度不再。

    两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活该秋儿要逃离他们,逃得好。凄凉,洌风堂的事务本就多得足以让人吐血,再加上幽云堂的一部分事务,摆明是要他操劳而死,再说,把小月儿送到炤那儿,不被吃了才有鬼,那家伙滥情不说,偏偏没有礼义廉耻,更不知什么叫做‘朋友妻,不可欺’。

    “小漠···小然···”苏慕秋低呓,眼皮慢慢掀开,水漾的美眸略显空洞无神。

    “秋儿。”凤夜煌低唤一声,将她抱起揽进怀中。

    她乖顺的任他抱在怀中,柔柔的不言不语。

    刚才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她,有他,还有他。

    食指抬起她尖削的下颚,他微蹙眉,不满她飘忽的眼神,“看着我。”

    仿若没听到他的话,她的眼神透过他望着不知名的远方,久久,嘴唇微启。

    “我的孩子呢?”

    凤眸迅速凝聚愠怒的风暴,他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孩子,已经处死了。”

    她一抖,眼神慢慢聚焦定定的看着眼前冷魅的男子,无法相信的直摇头,“不····你骗我···我不相信你们会那么狠···他们是你们的孩子····你们····”

    他冷沉的表情不变,她一颗心直直的往下掉,两行清泪滑落,眼神再度恢复死灰般的空洞,“小漠····小然····”

    他一颗心抽紧,收紧揽着她的手臂,向凤夜焰使个眼神,凤夜焰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按下一个键,“带他们进来。”

    很快,门口响起敲门声。

    “进来。”

    门被打开,门口,魅风魅影一人抱着一个精致粉嫩的可爱小男孩。

    “妈妈。”楚漠楚然惊喜的大叫,挣脱魅风魅影的怀抱,冲上前,在触碰到苏慕秋的瞬间被凤夜煌一瞪,瑟瑟的缩回手。

    凤夜煌冷冷的瞪着他们。

    就是这两个小鬼吗?长的倒是像他和焰,即使是这样,他也不会让他们随便碰她,一想到过去的四年他们对她搂搂抱抱,他就想立刻除去他们。

    听见楚漠楚然的声音,苏慕秋惊喜的转过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孩子,“小漠,小然。”

    “你放开我。”她双手抵在他胸口无力的推着。

    他看她身子还虚,不忍她如此费力,将她轻轻放在床上。

    “妈妈。”楚漠楚然立刻爬上床,撒娇的蹭进她的怀中,她揽着他们,双手在他们背后轻拍,一脸柔情温和。

    楚漠楚然从苏慕秋怀中抬起脸,为侧转头挑衅的看了凤夜煌和凤夜焰一眼。

    凤夜煌和凤夜焰绷着身子一脸阴沉,楚御则在一旁看得开心。

    呵呵,或许他有救了,如果加以利用,不但不用接管幽云堂的事务,不用将小月儿送到炤那儿,估计还能争取把洌风堂的一部分事务丢给云那家伙。

    “请你们放过孩子,求求你们·····”苏慕秋幽幽的声音响起。

    凤夜煌和凤夜焰对视一眼,“可以。”

    她瞪大眼看着他们,真的可以吗?

    “只要你跟我们回凤家。”

    凤夜煌直直的看着她,没漏掉她脸上闪过的局促。

    她身子微抖,紧紧抿着唇,小脸无助不安。

    “妈妈。”楚漠楚然一人一边以粉嫩的脸颊轻轻蹭着她的脸蛋。

    她为他们的体贴感到欣慰,深深吸了口气,“好,我答应。”

    为了小漠小然,她什么都肯做,即使是要她的命。

    “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回去。”

    凤夜煌走上前,拉开楚漠楚然,拦腰将苏慕秋打横抱起。

    她一点都讶异,他们两人向来说风是雨。“孩子呢?”

    “随便他们,想跟就跟,他们的死活不关我的事。”

    她心头一阵酸涩,小漠小然是他们的孩子·····

    “不要,我们要跟着妈妈。”楚漠楚然瞪大圆圆的水灵双眼。

    “可是能不能不要那么早啊!?”楚然微嘟着粉嫩的唇瓣,“人家还没跟大家道别呢!清姐姐,林伯伯,月姐姐,蓉姨姨,枫哥哥,素姐姐,莲姨姨,欧阳叔叔··········”

    凤夜焰在他身前弯下腰,拍拍他粉嫩的脸蛋,笑得邪魅妖冶,“你可以选择不在此刻跟我们一起走,至于你什么时候想去,那是你的自由,至于我们要不要你来,那又是我们的自由了。”

    楚然愤愤的瞪着他,“我偏不,我就要现在一起走。”

    不要再来招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