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闹别扭的焰(一)

作品:《放风筝(高h)

    水蓝色的偌大空间,忽闪着冷色调的蓝紫光,整个房间充斥着冰冷的质感,如处冰天雪地。

    两条颀长矫健的身影快速的移动,拳脚相向,微沉的粗喘声在沉寂空旷的房间甚是明显。

    离他们甚远的地方,冰蓝的吧台前,漂亮男子坐在玻璃吧椅上,修长的双腿优雅的交叠起,指尖夹着一只高脚杯,手腕微动,里头冰蓝的酒液跟着微荡,漂亮的眼眸微眯,看着眼前微晃的酒液玩味的勾起唇角。

    在他身后,依旧是水蓝色的沙发上,温文如玉的儒雅男子搂着怀中的娇美少女,男子的脸上平静无波,微笑如常,倒是少女娇美的脸上盈着担忧的神色,水灵的大眼直直的定在激烈打斗的两个男子身上。

    “真的没事吗?”

    她担忧的问出口。

    吧台前的男子摇摇手中的酒杯,“安啦,没事的,打不死,顶多就痛几天。”

    “是吗?”少女怀疑的又再望向打斗的男子。

    那种打法,真的没事?

    其中一个男子阴沉着一张脸,下手狠戾,攻势强悍,招招都是欲置人于死地般的凶狠,看得她的心一直悬着,他回身给与他对打的妖娆男子一个漂亮又利落的回旋踢,鞋尖狠狠的擦过对手的脸颊。

    “焰!”妖娆男子怪叫一声,动作矫健的闪躲他迅猛的攻势,美艳的脸上带着一条细细的血痕,“我说过的,打哪儿都可以,就是不许动我的脸。”

    “废话少说。”凤夜焰冷冷的开口,脚下移动的速度不减,拳头狠狠的袭上妖娆男子的腹部,被他迅速的侧身闪开,在凤夜焰还没来得及缩手的瞬间,男子大掌擒住他的手臂,长腿一扫,将他狠狠摔在地上。

    她倒抽一口凉气,惊骇的看着他们,推推旁边的儒雅男子,“御。”

    楚御握着她的手,“没事的,月儿别看了,省得看了烦心。”瞥一眼被雷天炤制住的凤夜焰,他有趣的微挑眉。

    看来秋儿对他的影响力真的很大啊!才会让他在对决中分神被制住。以前或许不敢说,但是现在完全可以肯定,焰是真的陷进去了

    “会出事的。”她担忧的看着他们。

    凤夜焰屈膝一顶,逮住一点空隙,以手肘撞向雷天炤的下颚,在他松懈闪身的一刻,踢开他迅速的跳起。

    “不会死的。”祁叶云摆摆手,“你别看他们打得那么狠,用的都是蛮力,死不了。”他一脸看好戏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打斗的两人。

    真是没有美感,跟看两只野兽打架没两样。看焰老大那个狠劲,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一定是跟秋儿有关就是了,不过还好,只有一个,勉强还能应付,四年前,他可是被煌老大和焰老大联合攻击,什么状态都不明白的情况下

    c,莫名其妙的被攻击,那两个怪兽可是让他在医院足足躺了一个星期。

    凤夜焰的拳头狠狠揍上雷天炤的下颚,后者闷哼一声,绷紧一张美艳的脸跳开老远恨恨的瞪着凤夜焰,“再打我的脸,我就不客气了,”他抚着下颚戏谑的望着他,“不就是欲求不满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想要女人,我名下多的是,要什么有···”

    不说还好,凤夜焰脸色更显阴鸷,一个侧踢打断他的话,冷冷的看着他,“再说一些废话,我会将你的脸直接毁了。”

    雷天炤笑得更欢,像只偷腥的猫,“看你火气那么大,干脆给你找几个女人吧!香香软软的,抱着她们你或许就···”

    “噢!天啊!明明已经够火爆的场面了,炤哥哥还在拼命点火,真是没眼看了。”宫无月无力的抚上额头,靠进楚御的胸口。

    想起打架的缘由,她更是无力的叹口气。

    “瞧你那副郁悴的表情,焰老大,你欲求不满么?小秋儿没有满足你?”

    就因为这句话,他们开打了。

    “呵呵···”楚御轻笑,与祁叶云对视一眼,了然一笑。

    他们知道炤那小子是故意的,毕竟焰这三天跟死人一样,窝在这个地方除了喝酒还是喝酒,喝醉了睡,酒醒了接着喝,喝醉了接着睡,实在是看不下去,即使不是他挑起的话,他们两个迟早也会借故挑起话题,他们一向信奉,武力宣泄是最好排解郁悴的方式,虽然看焰那样好像没什么作用·····

    但是总比要死不活的死德行好一些。

    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铃铃铃··········

    优美轻快的旋律响起。

    祁叶云瞥一眼桌面上在响的手机,随手拿起按下接听键,“妍姨您好。”

    “妍姨,我是叶云啦,焰老大是在这儿,您找他有事吗?”他扫一眼还在蛮力对打的两人,“他现在有点忙,不是很方便呢!”

    “那倒不用担心,焰老大没事。”只是脸上挂了点青紫的瘀伤,嘴角流了点血丝······而已,不碍事的。

    “妍姨安心啦,焰老大不是小孩子了,只不过三天没回去而已,再说了,也没人会伤到他。”

    “好的,我们会看好他的,哦,那个我们知道,这是应该的,好,妍姨再见。”

    ~~~~~~~~~~~~~~~~~~~~~~~~~~~~~~~~~~~~~~~~~~~~~~~~~~~~~~~~~~~~~~~~~~

    同一时刻,在凤家主邸,凤夜煌的书房,冷妍坐在沙发上,怀中搂抱着凤楚然,她放下手中的电话,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妍儿,跟你说不用担心那小子,他能有什么事,他不去伤害人就算了,谁能伤害他。”凤逸行一副早已料到的神情,无所谓的摆摆手。

    冷妍不满的瞪他一眼,眼眸略带忧心,“话不是这么说,焰除了那次以外,不会像这样没打过招呼就走三天,秋儿在凤家,就显得更奇怪了,他最近不是每天搂着她吗?三天不见,实在有点奇怪。”说完,视线有意无意的瞥向坐在书桌前皮椅上半敛眼眸的凤夜煌。

    凤夜煌敛着眉,玩味的勾起唇角。

    她话中暗含的意味,他自然知道,话说焰那小子,那天在房门前站着他是知道的,这三天不见人影估计就是因为那天的事,没想到焰那小子·····

    他拿起内线电话。

    “苏小姐回来了,让她过来我书房一趟。”

    ~~~~~~~~~~~~~~~~~~~~~~~~~~~~~~~

    ~~~~~~~~~~~~~~~~~~~~~~~~~~~~~~~~~~

    没写完,想赶在14号前更出去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00:01分已经是6月15日了,哎~~~~~~~~~~~

    祝天下的父亲节日快乐哦~~~~~~~~~~

    闹别扭的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