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6、**

作品:《放风筝(高h)

    凤夜焰眼神黯了几分,氤氲著掠夺和情-欲的目光直勾勾地凝视着苏慕秋。片刻后,他站起来,缓缓朝她走过去。

    他执起她的手,在那素白的手背上印下柔情的一吻,“秋儿,你是在邀请我吗?”

    热气上涌,她羞赧的咬了咬红唇,轻点头。

    凤夜煌转过她的脸,低头看她,“秋儿,你应该知道叫上焰的后果,即使你哭着求饶,我们也不会放手的,有那个觉悟吗?”

    她仰头看他,他深邃的眼眸充满著叫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她愣愣的点头。

    他眯了眯眼眸,下一秒将她打横抱起,朝那张大得不像话的病床走去。

    苏慕秋一脸窘迫羞赧,将脸深深埋进凤夜煌的胸口。

    她在想,她是不是太大胆太不知羞耻了。

    凤夜煌温柔的为她褪去衣物,很快,她莹白赤-裸的娇躯暴露在两人眼中。

    她躺在床上,绯红的脸侧向一边,不敢看他们两个,双腿微微曲起,一手护在胸前,一手护在私-密处,本意是遮掩,却适得其反更引人遐思,柔弱的身子细细颤着,圣洁却有淫-媚,让人心生将她狠狠蹂躏一番的邪念。

    凤夜煌和凤夜焰眯着细长的眸子凝视着,呼吸渐显粗重,纷纷褪了衣物覆上其身。

    两人近乎迷恋的抚摸她细滑富有弹性的皮肤,从脖子,胸部,腹部,到大腿,一一抚过全身,动作轻柔得像对待稀世珍宝一般。

    苏慕秋颤栗着身子,全身不禁泛起淡淡的粉色。

    凤夜煌拉开她护在胸前的手臂,俯低脸张口含住顶端粉嫩红润的乳-尖儿,以牙齿轻轻啃咬,大掌罩住另一方浑-圆,以着温柔的力道恣意揉弄。

    “唔啊————”

    苏慕秋低吟出声。

    胸-乳因为怀孕而更显敏感。

    感觉到双腿被分开,在火热滑溜的物体碰上下体的时候,她惊呼一声,本能的想并拢双腿,“别————那里,脏—————”

    凤夜焰强势的扳开她的双腿,将头颅埋进她两腿之间,他先是含住上方那颗小小的敏感肉-粒,以舌尖轻轻浅浅的**,然后舌尖沿着唇缝向下,舔开了唇瓣两侧,到了那个细小微颤的缝口,舌尖便邪恶地顶入,以着强硬的力道快速抽-插。

    “呜呜————哈啊————————啊——————唔——————”

    仿若要融化掉一般的欢愉快感自下体泛开,传遍了她全身,不由得教她眼前昏眩一片,忘了羞耻与挣扎,不自觉地挺起了细腰,随着他的**而妸娜款摆。

    凤夜焰从她腿间抬起头来,喘着粗气,一向镇静自若的表情早已不复存在,漆黑的眼瞳徒留嗜虐的勃发情-欲。

    下腹的男性紧绷近乎疼痛,火热的昂扬叫嚣着要狠狠宣泄。

    但是他不能,他的自制力比不上煌,他没有信心把握好力道和尺度。

    于是,他握了握拳,绷紧了下颚,最后艰难的将视线从她下

    c体移开。视线触及她娇媚的表情,他上前,大掌扣住了她的后脑,低头狠狠地攫住她的红唇,近乎霸道的吮吻她柔软的唇瓣。

    “秋儿,我爱你。”

    他抵着她的红唇低喃。

    “我——————我也爱你。”

    她眯着水眸喘着粗气回应。

    凤夜煌停下了动作,从她胸前抬起头,俊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她虚弱一笑,费力的撑起酥软的身子,伸手勾住他的颈项拉前,红唇吻上他紧抿的薄唇,“我也爱你。”

    只要说过一次,再说第二次就不会再觉得别扭。

    不管心里有什么想法,只要不传达出去都是没有意义的。

    凤夜煌呼吸窒了窒,与凤夜焰交换了个眼神。

    下一秒,他扳开她的双腿,早已勃发的欲-望抵住她的脆弱,蓄势待发。“可以吗?秋儿。”

    “嗯。”她心房一暖,柔柔一笑轻点头。

    粗长的肉-刃缓缓没入她体内,凤夜煌谨慎的控制自己的力道缓慢而温柔的抽-送。

    “啊——————呃啊————————哈————唔————————”

    她纤细的双肩不住地抖动,撩人的快-感自她的体内升起,一**地,彷佛腐蚀心智般充塞住她的胸口,夺去她的呼吸,空白的脑袋再也无法思考。她咬着唇,素白的脸上满布着红晕,快-感强烈得让她无法喘息,只能轻蹙起灵秀的眉心。

    凤夜焰眯着狭长眼眸,跪在她头侧,昂扬硬挺的男-根直直指着她的脸,他哑着声音低唤,“秋儿————”

    苏慕秋眼眸氤氲着水雾,她眨了眨眼看清眼前的物事,心中羞涩,但还是咬了咬唇瓣后轻启红唇,接纳他的男性。

    凤夜焰低吼一声,窄臀一挺,将自己送入她温热的口腔中,略显急促的律动起来。

    苏慕秋一张脸潮红,眼神迷离,困难的吞吐着他的男性。

    一个男人捧着她的臀部在她体内抽-插,一个男人在她口内抽-送,一切都显得那么淫-靡。

    就是这样一副淫-靡的画面——————

    活色生香地在她面前上演——————————

    过于刺激的画面震撼了一身白衣的娇小护士,她一脸呆滞地怔怔站着,机械性地连连眨了几下眼睛,小嘴因为过于惊愕而微微张开。

    直到两道锐利冰冷的视线如利箭般射向她,她才赫然看清那两张俊魅但阴鸷的面孔。

    明明前一刻还那样柔情缱绻,眨眼就散发出铺天盖地的杀气。

    她浑身一颤,反应过来的同时热气一下子涌上脸部,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频频点头,蓦地尖叫一声后拔腿转身跑开。

    快速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她哭丧着脸,嘴里碎碎念叨着————

    “惨了惨了,我要完蛋了,怎么会这样!?他们怎么会这么巧在做那档子事儿,又怎么会那么该死的让我碰见!要死了!爹啊!娘啊!女儿命不久矣,不能再侍奉您两老了,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啊!”

    她惊呼一声。

    因为低着头没有看路,突然撞上一具温热的胸膛,“对不起!对不起!”她本能的道歉。

    “又是你啊,怎么又不看路?在想什么?”

    带笑的清朗悦耳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楼院长!”她惊喜的抬头,忽而又愁云笼罩,一脸哀怨表情,泪眼迷蒙,可怜兮兮的哀求,“楼院长——你救救我————”

    “怎么了?”他关切的问,大掌不动声色地揽上她的腰肢。

    “我————我————”她一脸尴尬,欲言又止,伸手指了指身后,“我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我死定了————”她颓丧的垮下双肩,“刚才有人跟我说护士长让我上顶层病房负责看护,我就好奇我怎么会突然有资格上顶层,我是猪啊,为什么不会找护士长问清楚,果然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呜呜————我一定是被人捉弄了,我怎么会想到凤家两个主子都出现了,还————还————”她红了脸,“他们一定会杀了我的!啊!楼院长,他们是你的顶头上司,你求情的话他们应该会听,对不对?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揪着他胸口的衣服不放。

    “嗯————”楼君梵沉吟,一脸严肃凝重,看得她一颗心悬在嗓门眼,片刻后,他皱眉,面有难色,“事情有点麻烦————”

    “虽然麻烦,但是我知道楼院长一定有办法的,不是吗?求求你————”她皱巴着一张脸,“只要你肯帮我,日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

    “是吗?”

    他敛下眼眸,掩去其中闪烁的异样光芒。

    她点头如捣蒜,“真的真的,我保证我发誓!”

    “我尽力试试————”

    “谢谢你,楼院长,你真好。”

    她感激涕零,忘情的抱着他,难掩激动之情。

    以至于忽略了楼君梵嘴角泛起的一道浅淡的狡诈微笑。

    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