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桃林(H·修)

作品:《清波引h

    修!文!年幼顺序变了,然后换成大家族,具体的人物关系表在第一章

    女主十岁。

    ————————————————————————————————

    正是休沐。

    贺良彦坐在太师椅上,半靠着椅背,手上是次子贺祁让新做的文章。

    辞藻华丽但不实。

    他蹙眉,叫人去喊了四少爷来。

    窗外是隐约的蝉鸣,早先有仆人结了网去捕,大概隔了段时日,又繁衍出来了。

    贺良彦正准备吩咐下去清一清这聒噪的声音,却是听着这声儿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抬眼就瞧见门框边上,有个小影子在那里探头探脑,像是在张望,显然没意识到渐斜的yang光底下,拉长的影子暴露了她。

    “是桃姐儿么?”他柔和了脸色,朝着外面喊了一声。

    那团小小的影子立刻隐向了一边,又犹犹豫豫探出来,一步一挪进了书房,又进了里间。

    “父亲。”贺幼清规规矩矩行了个礼,乖乖立在一边。

    贺良彦是朝中二品大员,身上的威仪自不必多说,贺幼清每每见了他,总是怕的要死。

    也不知怕他什么。

    贺良彦点头,放下手里的文章,直起背来,朝着女儿招了招手。

    贺幼清穿着一身鹅黄的长褙子,底下是象牙色的罗裙,周身坠了珍珠红宝的腰链,更显得她纤腰款款,走动间有细小的金铃声音响起。

    见她到跟前了,贺良彦伸出手去搂了小女儿,大掌在她腰间虚握一下,声音还是平平的:“怎么又瘦了?”

    贺幼清咬着chun不说话,低着头只顾那里绞着手帕,上头的莲叶绣样都要被她绞烂了。

    幸好贺良彦很快收回手去,又对刚才的声音起了兴趣:“是宣哥儿送你的链子?”

    贺幼清抬起头来,正对上父亲的目光,又是一惊,小兔子似的红了眼睛,嗫嚅了小半晌,才带着哭腔一般,细细小小的声音从她菱形小口中出来:“是……”

    倒像是快哭了。

    贺良彦好笑,自己有这么吓人?

    他嗯了一声,顺手执起一边的小茶杯,嘬了一口茶水:“让父亲瞧瞧。”

    贺幼清眼巴巴望着他,有点不敢相信父亲的话。

    “这么小气?”贺良彦放下杯子,望着双眼水汽朦胧的小美人。

    他复又靠回椅背上,挥了挥手有些疲累:“下去吧。”

    倒是贺幼清,先前听见父亲要看三哥送她的链子,有些扭捏,后来听说不用了,又急起来,想起三哥说的要乖乖听父亲的话,担心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惹恼了父亲。

    “不是的不是的!”她连忙摆手,“我很喜欢这链子,所以,所以……”

    贺良彦已经回转了头对着书桌,听见一边悉悉索索的动静大起来,那里贺幼清的声音细细柔柔的,又说的急且快,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于是转回头去。

    象牙色的裙裾铺了一地,上头的珍珠间着红宝的腰链也铺了下来,骨碌碌转了几圈。

    她说她很喜欢三哥送她的链子,所以……所以什么?

    官场起浮十来年,人人都道贺三爷心思沉稳,泰山崩于前也不见慌luan。

    但此刻,贺良彦却难得晃神。

    小女儿蹲在深灰的地面,撩开了裙摆,又褪下绣了吉纹的鞋袜,嫩生生的一只小脚伸出来,天色渐暗的书房里,白的扎眼,上头圆乎乎的脚趾缩在一处,指甲粉粉的,可爱得紧。裤脚一直撩到小腿上,露出的脚踝上,一圈金色的链子将将挂在上面,四周垂下细小精致的金铃。

    原来方才的声音是从女儿身下传来的。

    不知怎的,贺良彦突然口gan舌燥起来,握起小茶杯,却发现里头的茶水早被他喝完。

    贺幼清看着父亲像是渴极了,猛的举起了茶杯,放到嘴边一愣,倒是没水了。

    “我、我去倒!”

    要讨父亲欢心才可以。

    贺幼清忙忙起身,光着脚就要跑过去。

    “胡闹!”看着那小脚就赤裸裸踩在冰凉的地面,贺良彦突然光火起来,蹙着眉喝止了她。

    贺幼清被父亲的呵斥吓到,缩着小肩膀低着头,不知道该做什么,脚底下阵阵的凉意传上来,可是她不敢动。

    眼前的景象雾蒙蒙的,泪珠儿就沿着她的面颊流了下来。

    贺良彦看着小女儿在那里小声哭,拿手帕捂着嘴不敢说话,知道自己这回是真吓着了她,颇有些无奈:“桃姐儿先把鞋穿上,着凉了怎么办?”

    桃姐儿是贺幼清的Ru名,她生在七月。

    贺幼清这才抽抽噎噎又蹲下,小身子一抖一抖地穿鞋穿袜,角落里缩的小小的一团。

    他二十一岁有的这个女孩儿,姜氏生下两儿一女,女儿就是这一位,生的时候凶险,生下女儿不过半载就去了。

    那时候朝局还不甚安稳,哪怕现在人人都敬他是内阁中最年轻的阁老,当年支撑的也是吃力,家中关系全靠着贺老夫人与长子贺祈宣斡旋,连小女儿也是跟着贺老夫人还有两个哥哥长大。

    倒是和自己不亲。

    贺良彦笑着摇头,对着一边已然穿好鞋袜的却还蹲在地上不敢起来的小女儿摆手:“去吧去吧。”

    贺幼清立刻放手的猫儿一般,提着裙摆就奔了出去。

    连礼都没行。

    这里贺三爷还在头疼父女间的不和睦,那里却听到清凌凌的一声“四哥!”

    是贺祁让来了。

    贺祁让也头疼,知道父亲喊他去书房不会有什么好事,却也怕走缓了更惹的父亲生气,紧赶慢赶的总算从前院绕了过来。

    哪知一进父亲的院子就瞧见妹妹的小身影。

    贺幼清很开心,腾腾腾跑过去扑到四哥怀里,贺祁让环着她的腰把她整个人搂在怀里,笑着道:“你怎么也来父亲书房?”

    贺幼清原本高兴的脸色下去了大半,低下眼睛又抬起来,犹犹豫豫:“我,我想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贺祁让隔着裙子摸摸她的小屁股,低下头凑在她耳边,咬住她圆圆软软的耳垂迷迷糊糊开口:“书房有什么好帮忙?等会儿你去后院的桃林等着,四哥才有忙要你帮着……”

    贺幼清被他Tian的脸红红的,偏过头去要躲:“父亲、父亲还在里面……”

    “怕什么!”贺祁让虽然这样说,倒终究放开了手,由妹妹从自己身上爬下来。好在贺良彦一向喜欢清静,这周围都没有人打扰。

    瞧着妹妹小鹿般的眼睛,湿漉漉的望着他,带着一点委屈,贺祁让心都软了起来,伸手去捏捏妹妹的脸颊,靠过去低下身子在她chun边亲了一口:“好了,去吧。”

    又拍了怕妹妹的脊背,将她往外推。

    贺幼清这才跑了出去。

    贺三爷只听见小女儿喊了贺祁让“四哥”,这后头的事一点都没见着。抬头看着垂手立在一旁的次子,以为他来迟一些也不过是遇着妹妹寒暄了一会儿。

    他可想不到,虽然一向顽劣但至少有自己和长子压着也算安分的贺祁让,早将他的小女儿拐上了床!

    落英缤纷。

    说是桃林,但也间着别的花卉,山石错落,流水淙淙,倒是别有一番雅致。

    贺幼清就被藏在这一群假山石中,戴着白玉镯的手撑在一边的石壁上,勉勉强强支撑住身子,接受着来自身后男人的侵入。

    “呜呜~……”贺幼清一面摇着头,一面又被嘴里的东西堵住说不了话,下身被四哥磨蹭着Chagan的地方,又酥又麻,胀的不得了。她面色潮红,一波又一波的情yu涌上来,贺祁让每一次的摩擦都激的她流水流个不停。

    贺祁让缓了速度,看着妹妹嘴里塞着她的小肚兜,胭脂色更衬得她如jiao似玉。

    他伸出手去搓揉妹妹胸前早就硬的不得了的小奶头,粉嘟嘟的可爱的要死,一边搓一边摇摆着屁股往前撞她,夹紧了她两条白晃晃的腿儿,好让自己的xing器在那幼嫩的腿根处抽Cha:“四哥的桃姐儿怎生这么yin荡?勾着四哥去gan她的小屁股。”

    贺幼清张大了眼睛转过来望着他,又皱了小眉头,眼眶很快就蓄满了泪水。

    “怎么?四哥说错了?”贺祁让知道妹妹现在说不出话,又被cao的没了力气,只能任由自己欺负她,心里头隆隆的yu念上来,一手贴着她的小肚子,护住了她  不往前冲,而后下身狠狠往前一顶,修长的手指往里钻,一直到那颗肿起的花蒂才停下,开始细细地揉。

    “嗯~舒服~”贺祁让闭着眼,细细感受着下身的jiao嫩与湿滑,腿根处的软Rou夹着着他粗长的xing器,底下的花Xue太小,还容不下他,但也被自己激的起了yinxing,吐出yin水儿来弄湿他的大ji巴。

    “桃姐儿舒服么,嗯?”他笑着问妹妹,手指捻着那Rou珠儿揉弄个不停。

    贺幼清被他的手指给揉的失了力气,早就高潮了一次,瘫软着身子在贺祁让怀里,连撑着石壁的手都没了力气,白玉镯磕在石壁上“铛铛”响。

    像是被这响声惊到,贺幼清睁开眼睛,“呜呜”叫着要哭。

    “怎么了?”贺祁让皱了眉,替她拿掉了嘴里的肚兜。

    “镯、玉镯……”这才听见妹妹哀哀的音色。

    原来是怕玉镯磕坏了。

    贺祁让亲她一口,拖了她的小舌头出来Tian,说话也说不清:“这有什么?你乖乖张开腿让四哥cao,四哥cao的高兴了,替你买更新更好看的……”

    贺幼清扭着身子不答话。

    不愿意。

    贺祁让正在兴头上,看见一向乖巧的妹妹不配合起来,yu火一上头,gan脆捉了她的手腕,拇指抵着那凉凉的镯子,从下往上利利索索脱了出来。

    “嗯~不要~”软软绵绵的抗拒。

    看见四哥摘了自己的镯子,贺幼清抿着嘴巴,倒是没有再抗拒了。

    她以为四哥会将镯子放好的。

    哪知下一瞬,腿间突然被一阵凉意触碰,然后就是时有时无的凉意,从腿根到小腹,最后又回去,沿着她被cao肿的小Yinhu,卡到了夹了四哥Rou茎的小细缝里。

    “桃姐儿乖,既不想磕坏了镯子,你就自己用下头的小花Xue夹紧了,嗯?”

    (作开的新坑_(:зゝ∠)_请给绿绿留言鼓励好么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