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玉版宣(微H)

作品:《清波引h

    【金弹子】

    宜修阁背水,山茶不敢从三少爷眼皮子底下摸进去,只好从东跨院后头的水池边上攀。缩着脑袋四下张望一会儿,眼见着没人,撩了裙摆塞在腰间,她踮着脚避过水边的湿地,一脚踏在石墩上,手指抓住了红漆窗棂。

    眯着眼睛探出头,幸好这太yang光不从她这边照过去,不然影子铺在地上,轻易就被发现了。山茶揉揉眼皮,就是迎着光有些刺眼。

    窗边一颗大大的金弹子,栽在绘山水泛舟大瓷盆子里,摆在高几上,恰好遮住了她的头发。山茶小心翼翼攀着窗沿,脚底下就是碧凌凌的池水,万一摔下去还是好的,要是被三少爷发现了,窥伺主子的行踪才是大罪。

    她望了许久,好容易望见自家姐儿的身影,在镂空博古架的缝隙里瞧见,她坐的高高的在桌子旁边,手里拿了笔,低着头在书案上抹抹画画。

    山茶松了口气,看姐儿的神情也不是不耐烦的,学的还乐意。她轻轻拍了拍胸脯,正打算撤下来,就听见里头传来温温柔柔的一句“错了”。

    是三少爷的声音。

    山茶起了一后背的ji皮疙瘩,不知怎的就觉得这声音不对劲。

    她想了想,仍旧静静攀在窗边继续看。

    贺幼清虽然已开蒙,刺绣女工乃至琴棋书画都有涉猎,但她不过十岁,又是府中仅剩的嫡女,谁也不敢多Bi迫了她。贺幼清平日里也就学个样子打发时间,谁又来检查她的功课?不过尔尔罢了。

    今天三哥倒是提出要她画一幅画送给四哥作生辰礼,贺幼清觉得好玩,点头应了下来,先前被压在书案上被男人Tian的蜜水四流的事也忘了,咬着笔杆子在那里苦思冥想,如何构图,如何描画。

    贺祈宣见妹妹这副认真的小模样,心软极了,任她坐在自己腿上,也不多gan扰她,只让她安安静静自己琢磨。

    书案一边摆满了贺祈宣淘出来的各色颜料,七八个梅花样子的小墨碟盛了各种红色绿色,一边大大小小湖笔也被他挪到近前,方便妹妹取用。

    贺祈宣从背后靠过来,热腾腾的气息挨着她的轻薄褙子透过来,贺幼清有些不舒服,扭了扭身子趴在书案上,笔尖蘸了颜料晕开,继续描摹三哥给她找出来的一副桃夭灼灼图。

    软玉在怀,贺祈宣按捺着心底下的yu意,耐心看妹妹运笔,虽然稚拙但也有可取之处,他轻轻点头,又凑过去粗略指点。

    “错了。”

    眼看着那一大团的墨汁要往上晕,贺祈宣把住了妹妹的手腕,大手包住她的:“该往这来。”言毕握住了妹妹的手往底下上去。

    贺幼清回过头,看了微皱着眉头的三哥一眼,又乖乖转回身子,窝在三哥怀里。

    贺祈宣慢慢描下一笔,低头去看妹妹,见她乖乖巧巧,后仰着头任自己摆弄,半披的青丝缠在他臂弯,周身热热的,贺幼清侧了头,有些昏昏yu睡。

    “桃姐儿。”贺祈宣叫她,声音轻轻的。

    贺幼清唔了一声,撒jiao不想画了:“桃姐儿累了。”

    贺祈宣哭笑不得,这才多大功夫,竟累了。

    不过思及贺幼清年幼,且晌午时分,她照例也是歇午觉的,贺祈宣同她商量:“先在这里睡下,三哥哄你好么?”

    贺幼清点点头。

    玉长的手指从妹妹脸颊拂过去,贺祈宣慢慢开口:“桃姐儿真乖……”

    抱起妹妹jiao软的小身子,他在贺幼清茫茫要闭上的眼皮上碰一下,密密的吻滑下去一直到她chun边。

    “慢些睡,三哥有新玩意儿给你。”

    山茶颤着腿从窗棂边爬下来,一是踮着脚久了,腿酸。二是她瞧见的景象。

    三少爷虽然对姐儿疼爱,可万万不该是怎样的情景!姐儿过年也已十岁了,三少爷也是十七的人了,虽然一未及笄,一未及冠,到底男女有别。

    趁着镂空的博古架,山茶只看见六小姐坐在三少爷腿上,三少爷也不避讳,手把手教她也就算了,到最后,姐儿瞌睡,他抱姐儿去歇息的时候,竟吻住了姐儿的小嘴!

    她不知道该同谁去说,要是继续下去,可就是深府秘辛丑闻,只是先夫人早就去了,现在的这位,既不管事,也和姐儿隔了肚皮,到底不如亲生的,要是告诉二房那位管家的……

    不闹翻了天去!

    山茶慢悠悠从东跨院后头踱过来,一只脚还涩涩的迈不开,远远的就看见芙蓉在那里朝她招手。

    “可是出什么事了?”

    芙蓉见她走路姿势奇怪,也没多问,脸上笑嘻嘻的:“才刚瑞香姐姐打发人来,说是四少爷送了新鲜荔枝,只是三老爷半途叫了人去了,不得亲来,叫我们提醒着点儿,早些带六小姐回簇锦苑,别叫东西搁在缸里,白坏了。”

    山茶整个人惘惘的,也没听进去,倒是听见说到贺三爷,一个激灵,连忙拉住了芙蓉。

    “三老爷现下还在府中?”

    芙蓉被这牛头不对马嘴的一问,有些愣怔,不过也乖乖回了:“是,说是圣上体谅,天气炎热,不用都待在阁内,放了老爷们几天假。山茶姐姐——”芙蓉圆头圆脑凑过来:“你有事么?”

    山茶神思不属,听了这话也回过味来,手指在芙蓉额头一点,笑道:“哪有要紧事!只是咱们姐儿一向同三老爷不亲,有这机会,该多亲近亲近才是。”

    芙蓉不作他想,缩了头回去张望,打算找个时机进去通禀,带六小姐早些回去。

    倒是山茶,心底下开始慢慢思量起来。

    这厢边,贺幼清被三哥抱进书房槅扇内,那里有一张三屏风式围子床,偶做休憩之用。

    贺祈宣将睡昏昏的妹妹抱到上面,自己转身去了一面的多宝阁,从底下摸出一个小木匣子,走了过来。

    贺幼清迷迷糊糊,半睁着眼睛,只看见三哥手里卧着一个有他拇指大的镂空玉球,丁铃当啷的,随着三哥的动作轻响。

    立刻就被吸了目光过去。

    贺祈宣手里握着玉雕的玲珑球,里面层层叠叠好几个小的,一个套一个,最中间是一枚小小的玉珠,玲珑球外面还有一个小小的突起,也是镂空的模样,可以穿过丝线戴在身上。

    他一瞧见这玲珑,就知道贺幼清会喜欢了,眼下瞧见妹妹的模样,知道确实遂了她的意,轻轻一笑,俯身过去搂过妹妹的腰,手掌从她背后隔着衣衫摸下去,又低下头擒住她的小嘴与她接吻。

    贺幼清才要伸手去拿三哥手里的玉玲珑,就看见三哥像她压过来,然后chun上一暖,她下意识闭了眼,张开了嘴,任由三哥的舌头伸进来,勾起她的一处纠缠。

    脊背上的手慢慢滑下去,揉着她的腰和小屁股,时轻时重的,又热又痒,贺幼清睁开眼,皱着眉头“呜”了一声。

    【贺祈宣:好像大家都猜到我要做什么了。

    绿绿:斜眼→·→】

    明日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