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玲珑球(微H·上)

作品:《清波引h

    【镂空玉玲珑球】

    身上的靛青裙子被掀起,贺祈宣的手顺着妹妹的腿隔着裙底下的小裤摸上去,上好的绸子,手指接触到的全是一片丝滑柔软,料子下面,是妹妹一身嫩Rou,带着夏日微微的高温,热热的,叫他爱不释手。

    贺祈宣偏过头,左手托在妹妹脑后,固定住她的小脑袋,然后咬住了妹妹乖乖跟着他伸出来的小舌头,湿漉漉软软的一条,被他轻轻拖出,暴露在外面,贺幼清被他弄的发出“嗯嗯”的模糊的音色,嘴巴里的津ye顺着chun角淌下来,蜿蜒在下巴上,变作yin糜的银丝。

    “唔……桃姐儿乖……”

    舌尖上的牙齿一松,贺幼清才松了口气,chun上贴着的温软物什还未离开,三哥仍旧握住她的后脑,动动手指叫她后退一些仰起头,安wei了她一会儿,然后就沿着她的小嘴巴,一路吻下去,舌头在她脖颈又吸又Tian,伴着“啾啾”的水声,将她下巴上津ye全数Tian个gan净。

    “呜……”贺幼清其实不怎么喜欢这种清洁方式,觉得黏黏的,但是三哥做的顺手了,她也习以为常,仰着头被三哥托住后脑,乖乖任贺祈宣继续。

    等到贺祈宣亲够了,最后在等了许久的贺幼清的嘴角碰一下,将她姿势摆正,对着自己,抬起眼睛看着已经被亲的晕晕乎乎的妹妹:“一会儿还画么?”

    贺幼清挪挪身子,小手想去理裙摆,堆在腰上怪热的。贺祈宣的眼神慢慢扫过来,她缩了缩脖子,收回了手乖乖摆在两边。

    听见贺祈宣的话,眼前精致的小人儿皱了皱秀气的鼻子:“那三哥还在我旁边吗?”

    贺祈宣想了一会儿,回她:“许是不在了。”

    他还要去永平侯府里。

    “那我不要!”贺幼清立刻拒绝。

    贺祈宣失笑:“三哥不在,你便不画了?”

    贺幼清认认真真看了他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

    贺祈宣摸了摸她的头,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加了一句:“若是父亲教你呢?”

    贺幼清睁大了眼睛,像是很惊奇的样子,水漉漉的眼睛里泛着光:“父亲也会画画儿么?”

    “这是自然。”

    “我要!我要父亲教我!”

    贺幼清简直想要跳起来,觉得这是一件很新奇的事。

    正在梳理她背上披着的头发的三哥,手劲突然一重,贺幼清“哎哟”一声,捂住了头。

    其实不怎么痛,只是贺幼清一向被宠坏了,当即嘤嘤哭起来。

    倒是贺祈宣,默了一会儿,才去揉妹妹的头皮,小声向她道歉。

    “道歉的话,要有赔偿哦!”贺幼清捂着发顶,眼睛从下往上看正低着头的贺祈宣,眼神朝着摆在一旁的玉玲珑飘过去。

    贺祈宣自然看见,他收回手,将玉玲珑虚虚半拢住,慢条斯理下了围子床,在贺幼清的目光中,转过多宝阁,去了外间。

    “三哥!”

    贺幼清连忙叫他,只是人小腿短,她才从床上跳下,踩上绣鞋背,贺祈宣已经拿着玲珑球回来了。

    见她这样,贺祈宣只皱了皱眉,难得没有多说什么。

    贺幼清虽然同他亲,但因为三哥对自己的手段,也有些怕他,尤其是贺祈宣生气的时候,贺幼清就知道,又要受皮Rou之苦了。

    只是那感觉,她说不上来。三哥总爱用他的手指掏她底下的小Roudong,用润肤膏先将她那里弄的润润的,然后捏住两瓣小花chun,有时也叫她自己伸手指,剥开再捏住,滑腻腻的,她不喜欢,三哥就沉了脸,她只好屈从。

    这大概是书上写的“yin威”?

    总之,三哥见她听话了,就会将自己的指头也抹上厚厚一层膏,然后先用指头揉按dong口,她年纪小,敏感的要死,三哥的指头一凑上来,就不自觉要夹住腿,三哥也不阻止她,往往这时便换了法子,低头去嘴去吃她那处。花hu被热热的嘴巴包住,柔软的舌头从上往下,先Tian过一遍,然后专攻那条小缝里的dong口,嫩Rou被三哥的口涎濡湿,带着先前抹上去的软膏,被搅的一塌糊涂。

    那感觉来的太快太强烈,她总忍不住整个身子都发起抖来,小屁股下意识往上凑,要想让趴在她腿间的人,再Tian深一些,重一些。一双玉白的腿儿也缠上了三哥的脖子,脚背绷的紧紧的,趾头都蜷做一处,只等着极致舒爽的来临。

    三哥自然也遂她的意,舌头快速Tian弄,顺着她整个Yinhu,大口大口吞吃着她逐渐分泌出来的水ye,恨不能将她小小Yinhu都吃下去。

    喷涌出来的汁ye全进了三哥的肚子,他随手抹去,一点都没有读书人的矜持礼仪,凑过来与她亲嘴,还叫她小yin猫,说总有一天,要叫她下面这张小嘴也吃一吃他的精ye。

    贺幼清模模糊糊知道一点三哥华话里的意思,迷蒙着大眼,小脸汗湿,还留着高潮的余韵,整个人妖媚的紧,贺祈宣动动喉结,却也知道要克制,左不过要她用手或也用嘴替自己宣泄一回便完了。

    看见三哥仍旧回来,脸上神色未变,贺幼清缓了气,又将鞋啪嗒啪嗒踢下,骨碌去了围子床上。

    贺祈宣手里还捏着先前的玲珑球,只是被他仔细清洗过,又带了软膏进来,这玉玲珑比之前的南海珠子稍大一些,光靠妹妹分泌的水ye,怕是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