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玲珑球(H·下)

作品:《清波引h

    镂空红漆的窗棂,用短短的叉杆支起,好叫它透进一点风来,又不会叫旁的人瞧见屋内的景色。窗外就是浅浅一座池塘,隔着池子,这书房所在的东跨院和宜修阁的西跨院遥遥相对。水上荷花开的正盛,从贺祈宣的角度看过去,可以隐约看见一点窗底下的一小颗花骨朵,衬在四周围碧绿的田田荷叶里头,亭亭玉立只等盛放。

    他收回眼光,将手里的玉玲珑放下,搁在矮几上的红玛瑙小碟子里,“当啷”一声轻响,又骨碌碌转了小半圈,最后因为一边突出的小镂空珠子,小幅度旋了几旋,稳稳当当停在了盘中。

    贺幼清的目光立刻追随过去。

    “三哥……”她轻轻喊着三哥,希望他能让自己玩一玩这个新玩意儿。

    贺祈宣压住她yu直立起来细看的小身子:“别急。”

    贺幼清于是眼巴巴看着三哥,垂下眼睛慢慢捋着衣袖。幸好他今天穿一身竹青窄袖的圆领袍,里头jiao领的中衣,腰间常见的gong绦与荷包,也不累赘,很快就露了少年结实的臂膀出来,然后将衣服前摆撩起,塞在腰带上方便行动,最后才捞了一边随玉玲珑一同搁下的软膏,朝着妹妹压去。

    眼前一团青绿的小人,裙子高高掀起,轻薄的小裤盖不住她原本莹白的肤色,透过裤腿就能看见,若隐若现反而更显得诱人。

    贺幼清看着三哥靠过来,就知道今日又是一番“jiao易”。

    这词是九岁时,三哥教给她的,那一次也是为了一个玩意儿。贺幼清偏头想了想,是一只美人风筝,叫她看见了,喜欢的紧,缠着风筝的主人——也就是四哥贺祁让,非要他也替她再制一个,贺祁让搁不住,只好答应。

    才两日,那做好的风筝就送到了她的簇锦苑里,不过送来的是三哥。贺祈宣一向都是温温柔柔很好说话的样子,贺幼清便高高兴兴抱着一大只的风筝和贺祈宣一同去后院的赏心亭边上放。但贺祈宣屏退了众人,只留了他们兄妹两个,贺幼清年纪小,当然不可能独自一人将那大风筝放起来,她只能求助三哥。

    贺祈宣看着眼前玉雪可爱的妹妹,几日前那个旖旎又背德的梦境重又浮现。妹妹确实是美人坯子,稚嫩的脸庞已然初见媚色。贺祈宣恍惚起来,梦中与眼前人逐渐重合,嫣红小嘴一张一合,轻轻地,怯怯地,喊他三哥。

    “桃姐儿。”他伏低身子,握住妹妹幼细的手臂,语气低缓又蛊惑,“叫人帮忙可是要有报酬的,三哥同你做一个jiao易怎么样?”

    “什么是jiao易?”迷茫的踏进他的陷阱的小羔羊。

    “jiao易便是,你要做什么事,要什么东西,只要你答应了三哥一个要求,三哥就替你做到,你要什么东西也都为你拿到。”

    贺祈宣那时已经去国子监念书,常在外走览,寻一些深府里不常见的小玩意儿讨妹妹欢心。贺幼清睁大了眼睛,满是难以抑制的欢欣:“真的吗?”

    脸颊被三哥的手心贴住,他朝着自己低头靠过来,一直到耳边,循循而来的热气呼的她有些难受:

    “自然。”

    那一次的jiao易,好像是自己掀起衣服,叫三哥摸了自己的Ru儿,还伸了舌头去Tian。贺幼清不懂,这有什么好摸的?扁扁的一块排骨一样,只上头多了两个小点,亏得三哥吃的那么起劲,直Tian的她忍不住笑,一个劲儿嚷着痒。

    “哎呀!”贺幼清被裙子底下的变故给扰了,回过神,三哥已经到了围子床中间,自己被他抱在怀里,两只腿儿分开搁在三哥盘起的腿上,裙带早被解开,此时只剩了一条轻薄的小裤,系带也被三哥解散了,绕在他手上,随时都会掉下。

    让贺幼清忍不住喊出声的,是三哥另一只手。

    那只早摸遍她全身的手,甚至连身体里都浅浅进入过停留,这时候正沿着她的腿根,从外往里,一点点摸进去,隔着裤子摸她的Yinhu,又将那料子往上拉扯,变作紧紧贴着Rou,正挤着她蜜处揉搓。

    虽然是最亲肤的料子,但小女孩那处更嫩,两厢jiao汇,自然是止不住的微痛与痒意,贺幼清被贺祈宣调教了快一年,往常里被他与贺祁让两人随意撩拨就会流出丰沛的水ye,现下的状况,自然是不会例外。

    夏日衣料最是轻薄,裤裆很快就被濡湿,幼嫩的小Yinhu连毛发都未见踪迹,湿哒哒黏在上面,紧贴的嫩Rou还在微微蠕动,是小女孩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快感,不由自主地开始痉挛。

    贺祈宣也没有脱下妹妹的裤子,而是直接解散了系带,从裤腰摸下去,一手可握的小馒头,他捏在手心揉了几把,怀里的妹妹立刻气喘吁吁,伸出小手要来拦他,撒jiao要他不要摸她的小Xue儿了。

    “好,不摸了,”贺祈宣难得放过她底下的小Roudong,又张嘴咬她的耳朵,“待会儿让三哥吸一吸桃姐儿的奶,让三哥瞧瞧是不是大了。”

    贺幼清被耳朵边的热气呼的只躲,一面笑着:“哪有哪有!”

    贺祈宣也笑,裤子里的手指捏一把妹妹的小花chun:“等你大了,才知道三哥的好处。”

    “什么好处?”贺幼清奇怪,停下笑声,歪过头看他。

    “秘密。”

    闹了好一会儿,贺幼清底下的小Roudong,在大开的腿间露出,贺祈宣的手指也钻进去过了,也被他用嘴又Tian了好一会儿,软膏也抹了好几遭,贺幼清受不了Yin部黏腻腻湿漉漉的感受,小手直往下摸,想要抹掉,被贺祈宣一把拍开,又低头在妹妹腿间瞧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伸手将那玉玲珑球拿了过来。

    “三哥……”

    贺幼清又忍不住了。

    贺祈宣抬起眼睛看她,又很快垂下,拿着那玲珑和妹妹微闭的小蜜Xue比划:“要是能放进去,这玉玲珑就是桃姐儿的了。”

    “啊!快放进来!”

    马上就焦急起来,连腿都努力分的更开。

    贺祈宣被妹妹的举动惹得发笑:“要是以后也这么对三哥就好了。”

    “我会的会的!三哥快放进来!桃姐儿已经把小Xue剥开了!”又伸手自己去捏住两瓣小花chun往两边拉开,露出藏在里间红通通的小dong。

    满盈绮思的一句话,贺祈宣动了动喉结,心里很知道妹妹原本的意思,但止不住luan想,妹妹叫他快些,还自己分开了底下的小dong让他快放进去……

    yu火腾腾腾就上来,手里的玉玲珑被捏的紧紧的,倏尔一松,贺祈宣手指微动,顺着妹妹剥开自己Yinchun的手,进去那那紧窄温暖的甬道,慢慢撑开一个小入口来。

    “呃……”贺幼清仰起头,轻喘着气,是三哥的手指。

    “三哥……”

    “我进来了。”

    什么……?

    贺幼清还在想,三哥要怎么进来,那里温热的Yinhu就被一件冰冷的物什贴上,然后顺着被撑开的小dong口,一点点滚了进去。

    贺祈宣没让妹妹将那珠子都吞下,只叫她浅浅包住,露出边上的小突起在外边,磨蹭着外边柔嫩的花chun,也留下小柄容易取出。

    贺幼清皱着小脸,半闭的一双眼睛里水汽潋滟,衣服已被三哥整理好了,裤子也gan透了,她夹着玉玲珑,一样镂空的小突起磨着她的花chun,叫她瘙痒的紧,镂空的玲珑球,时不时滴下里面的汁ye,黏在裤裆上,将她小半个屁股都弄湿。

    她紧紧靠在三哥胸前,由他抱着,去后面的望舒苑找四哥。

    【贺幼清:什么叫等我大了,我就知道三哥的好处了?

    绿绿:可能是等你胸变大了……?禽兽三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