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腰带

作品:《清波引h

    周均翊被人蒙住了头踢倒在地上踹的时候,完全没反应过来。

    等到肩上挨了狠狠一脚,直把他踹飞在墙壁上,他才“哎哟”一声,捂着肩口破口大骂:

    “放肆,朕是皇帝——”

    腹部火辣辣地疼,还有大腿,手臂,声音变作奇异的嘶哑,隔着闷住他脸的布袋子,谁都没听清他在喊什么。

    “爷,这小子不知道在念什么东西,真不真,假不假的。”侍卫杨玉拱手来报。

    叶引负手立在庙宇门外,遥遥看见众人luan拳luan脚中一个牙色背影,头上套着布袋子,在地上滚来滚去躲避。

    “别留下太多外伤,打晕了扔官道上去。”轻飘飘下了指令,叶引转身上了马车。

    杨玉缩着脖子领了命,知道主子的意思是伤在内处。

    打人也是有技巧的。就说gong里那些杖刑的,要是钱塞的多,动手的gong人们打的起劲,看起来血Rou模糊的,其实回家养个两三天就好了。要是没眼力见,得嘞!看起来丝毫没伤痕,只红红的一片,却是伤筋动骨,回去一命呜呼也是有的。

    还有gong人专练这个,在水嫩的豆腐块上铺一张薄薄的宣纸,一bang子下去,豆腐碎个稀烂,宣纸却纹丝未动。

    杨玉咂咂嘴,看来里头这小子是触了世子爷霉头了。也不知道哪家的小公子,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

    不过既说了打晕了,杨玉也不敢闹出人命,叫手下又死命踹了几下,就把晕过去的男孩扛在肩上,趁着暮下来的天色,给扔在了官道上。

    四处搜寻的锦衣卫很快就看到了倒在官道边的周均翊。

    “要这个?”

    “别动……那个不行。”

    “张嘴。”

    ……

    贺祈宣一杯杯喝着浓茶,腹内火气难消。他坐在圆桌旁边,桌子上满满当当佳肴。桂花鱼,多宝鱼,炸丸子,绣球乾贝,八宝野鸭,花菇鸭掌,莲蓬豆腐,还有各色小点并膳粥,几手处一杯解腻的君山银针。

    叶引正抱着桃姐儿,低着头喂她吃饭,嘴里温温柔柔的询问与诱哄。

    贺幼清乖乖巧巧坐在叶引怀里,仰着头张开嘴,等着他筷子里的糯米团子落下来。糯米有点粘,绕在筷子上下不来,贺幼清皱着眉头嘬了几口,才用嘴含着团子完全吃了进去,脸上立刻笑眯眯的,嚼了几下就又张嘴,急着要吃下一个。

    贺祈宣避开眼睛,妹妹只露了一点小舌头,他就忍不住了。

    叶引自然看到他的反应,没管他,放下筷子舀了一勺鱼粥:“喝这个。”

    贺幼清扭着身子不要:“团子……”

    “那个吃多了积食。”叶引顺手用搂住她的手揉了一把她的小肚子,“半夜肚子疼。”

    小姑娘看了他一眼,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偏过头去:“不吃粥。”

    “好,”叶引倒是答应的快,“吃鱼。”

    把勺子里的粥撇了,只剩下稀碎的鱼沫和一点粥羹。

    贺幼清高高兴兴吞下肚去。

    贺祈宣转过头去,不忍卒读。

    晚上贺祈宣告辞,他不打算带妹妹回去,那个小没良心的也没意识到还有个四哥火急火燎正在找她,揪着叶引的衣领在他胸膛睡的香甜。

    “稍等。”叶引略拦他,回身先把睡熟的小姑娘抱进里间,转身出来,手上带着个小包袱。

    他随意递过去:“喏,桃姐儿斗篷上的。”

    贺祈宣打开,是一根竹根青腰带。

    他才看见那上头的玄机,叶引轻轻松松就说了出来:“皇家之物。”

    贺祈宣手一抖,妹妹这招来的都是什么东西!

    “我知道了。”他收下包袱,拱手说辞。

    贺幼清睡的正香,就有人压在她身上,手顺着她的脊背,隔着袄luan摸一气。

    “醒了!”叶引边摸又边笑着去亲她的脸,拿刚长出来的胡渣刺她的下巴。

    贺幼清被他闹的咯咯笑,闭着眼睛就是不肯睁开。

    “小懒虫。”叶引直起身子,“抱你去洗澡。”

    床上的小姑娘从善如流伸出双臂。

    叶引俯下身抱起她,手掌托住她的屁股捏了捏:“长Rou了。”

    小姑娘在他手心里扭了扭,脸隔着衣服贴在他锁骨边上,手勾住他的脖子,慢慢安静下来。

    【世子很满足,三哥很心塞,四哥很焦急

    预估错误,三个男主还没会面!下一章浴室play(大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