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沐浴(微H)

作品:《清波引h

    夜深了,叶引懒得带小姑娘去浴池,叫人抬了热水到净房,就让仆人都退下去了。

    热气腾腾的浴桶里,上头飘满了红色的花瓣,旁边是玫瑰的皂子,还有巾帕一类的东西,又放了一身雪白的寝衣。

    “我给你脱吗?”叶引单手抱住小姑娘,一边去试了冷热,一边回过头看她。

    贺幼清也装模作样伏低身子去望,她朝着水面上的红色伸手:“花……”

    “不行。”叶引抱住了她,又利索把人放在一边的贵妃榻上,开始解她的衣服。

    从袖子里摸出一块碎掉的糕。

    “什么东西?”叶引皱着眉头。

    贺幼清从他手心里捻了一点碎末,张嘴要往里面放。

    “脏不脏!”

    被叶引一把拍掉。

    手背上被打了一下,贺幼清立刻就红了眼眶,但她没哭,叶引从不会安wei她,哭也没用。

    小姑娘抽噎了几下,叶引动作很快,指头上留着的糕渣子被他用帕子擦去,袄被脱下,只剩中衣。

    “起来。”

    贺幼清乖乖巧巧从贵妃榻上爬起来,晃晃悠悠站在少年面前,叶引蹲在地上,比她矮了小半个身子。

    又去解裙子系带。

    少年搂住她的腰,贺幼清在他手臂里转了一圈半,马面裙就掉在了他手上。

    “行了。”叶引站起来,“自己脱剩下的。”

    然后就转过了身去。

    等到小姑娘期期艾艾在后面讲话说好了,叶引才又回身。

    丫鬟离开前挑亮了灯芯,透过五彩琉璃的灯罩,屋子中间是最亮堂的,而屋角都被虚拢拢的光蒙住,浑身雪白的小姑娘就正站在贵妃榻上,一双幼嫩的脚丫子还在那里踩呀踩的不老实,快及腰的长发半披下来,发髻差不多都散了,只有一枚大大的珍珠钗还簪在上面,滑过一圈莹润的光。

    “不把这个也拿了?”叶引走过去,抱住她的小身子,从顶上取下她的珍珠钗。

    贺幼清立刻夹紧了腿。

    叶引看到她的反应,嘴角勾出点笑,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在她耳边吹气:“我可没有你三哥那么变态……”

    贺幼清被闹的直躲,她最怕痒。

    等到下了水,小姑娘可不服他的话了,伸着手在那里撩水玩,哗啦啦淌了一地。叶引撸了袖子要去捉她的手,贺幼清一面笑一面闭着眼睛朝他扑水,浸湿了他的衣袍。

    “好哇!”叶引站直了身子,整个人一下子蹿进浴桶里,哗啦一声响,将水里的小人一把捞了起来。

    顾不得衣襟一片湿漉漉难受,叶引只抱着贺幼清不让她逃,手指往水底下摸去捏她的屁股:“还做不做了,做不做了?”

    “不做了不做了!”贺幼清叫着要逃,那手指摸了她的屁股又往前去,揪住她的花chun往两边分开,还要往里去。

    “别动。”

    柔软的小手在湿透的衣襟前luan滑,胸前的一点被磨蹭过去,叶引音色微沉,带了一点气音。

    贺幼清被抱紧了,光裸的脊背开始泛出一点点凉意。

    “哥哥,桃姐儿冷。”

    叶引低头看她一眼:“叫表舅。”

    “哥哥!”

    “表舅。”

    “哥哥!”

    “……”

    “哥哥哥哥哥哥!!”

    “……算了。”

    叶引又将人放回去浸在温水里,拿了一边的胰子打出沫,开始为她清洗。

    从细嫩的脖子,到两边还不显的锁骨,胸前微微的突起,手指掠过就颤颤巍巍硬起来的Ru头,幼细的腰肢,莹白的大腿,还有纤巧的脚踝与圆润的脚趾。

    最后是腿间的蜜处。

    叶引慢慢呼吸,小姑娘两手撑在贵妃榻上,洗净之后用他的一件袍子裹起来,衣领虚虚拢着,底下一丝不挂,两条腿儿分开,一边一只搁在他肩膀上。

    大开的腿间是jiao嫩的花瓣,粉粉嫩嫩不见一点毛发。

    叶引伸出一只手指去拨弄外间的花瓣,小姑娘立刻急促了呼吸,小肚子起起伏伏,连一双手都蜷了起来。

    “好玩。”

    少年脸上带着笑,凑过去亲了一下已经开始湿润的小Roudong。

    “呜……”贺幼清眼睛湿漉漉的,咬着手指尖儿,手臂已经没力气支撑,热气喷洒在她的小花Xue上,她张着腿倒在了榻上。

    少年从她身体两侧爬上来,手撑在两边,低下头又亲起来。

    “哥哥、哥哥……”贺幼清又开始细细地叫,皱着眉头别过脸去。

    叶引一点都不生气,他隔着袍子按住小姑娘一边一颗小奶头往下摁:“叫表舅。”

    “表舅、呜……不要摸那里呜呜……小Xue、小Xue不可以……啊~~”

    小姑娘luan蹬着一双雪白的腿儿,终于还是绷直了脚背,抽搐几下,软软落了下去。

    【我回来啦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