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女儿

作品:《清波引h

    当然不可能让贺幼清闹起来。

    半路就被追上来的九儿拦住抱起,贺幼清扑腾着两条腿,两只手撑在九儿的肩膀上,企图挣脱。

    九儿人比她大不了多少,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瑞香总算赶到。

    她被一个小丫鬟扶着,踉踉跄跄小跑过来,见着贺幼清这样,连忙上来帮忙,将她从九儿手里拦腰抱住,身子搁在自己肩膀上。

    贺幼清还要挣扎,就听见瑞香闷哼了一声。

    是碰着了她的伤。

    她立刻就不动了,但是开始压着声音哭。

    瑞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贺幼清不懂这些事,现在让她过去找三爷,只会让三少爷四少爷更不好过而已。

    其实她不懂为什么三少爷也遭了殃,但三爷既然出手管桃姐儿的事,她们这些做丫鬟的,自然不能多说什么。

    “不要哭了。”瑞香抱着怀里的小姑娘,有点吃力地抬手,在她脊背上轻轻拍,“会好起来的,会过去的。”

    贺幼清没找成父亲,午后贺三爷倒自己过来了簇锦苑。

    他带了人来,瑞香在外头带着几个小丫鬟迎接,觉着其中一个丫鬟有些眼熟。

    “桃姐儿呢?”

    贺良彦撩开衣袍要进门,一边候着的丫鬟连忙上来打起纱帘。

    瑞香跟着后面,示意人去叫贺幼清出来。

    “姐儿正午歇呢!奴婢这就叫人去喊姐儿。”

    贺良彦嗯一声,坐在了桌子旁边。

    瑞香不知道要出什么事,站在一边,眼睛瞧着帘子后面,企盼着贺幼清不要使小xing子,快些出来。

    但她的希望落空了。

    里面睡觉的贺幼清,被人叫醒就脾气不好,皱着眉不肯离开床榻。再一听是父亲要见她,更不乐意了,双手扒着床柱,就是不肯出去。

    “我不要见他!”小姑娘哭哭啼啼,眼泪流的满脸,声音尖尖的喊的嘶哑,“我不要他这样的父亲!”

    进去叫人的是个年轻的丫鬟,跟在瑞香身边有几年了,自然也会一点察言观色。

    前几日吃了板子,大家都隐隐约约知道这次,三爷是下决心要管姐儿的事了的。

    她们当然很愿意。三爷位高权重,姐儿是他唯一的女儿,却和她们一样对三爷只有惧怕,这当然不好。若是三爷对姐儿上了心,不说姐儿以后在府中,可真是万千宠爱在一身,就是姐儿的婚事,都能放下心。

    听见贺幼清如此说,丫鬟连忙压低了声音阻止她:“好姐儿,可别说这话!哪有分得开的父女的。三爷还在外面,可别叫他听见。”

    贺幼清不听劝,反倒更加气焰高涨:“就是要让他听见!他这个坏人!平日不管我也就算了,还抢走三哥四哥!都是他的错!我才不要当他这种人的女儿……唔!”

    说到一半,丫鬟连忙上来捂住她的嘴,只听见贺幼清呜咽几声,眨着眼睛落着泪水看她。

    可怜之极。

    “若是贺祈宣教的你这些话,我看他的罚还不够。”

    正僵持,就听见门口传来声音,丫鬟手一松,贺幼清立刻就缩进了床里,别过了脸。

    贺良彦自己甩了门帘走进来,床边的丫鬟还想说话,被他飘了个眼神过去,立刻就发着抖退下,和门口张望的瑞香抱成一团,十分不放心地下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父女二人。

    贺良彦撩起衣摆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朝里看了一眼,小姑娘背对着他,雪白寝衣包裹着的身体,颤抖的厉害。

    在生他的气。

    他也无奈。原本以为教子有方,贺祈宣沉稳能当事,贺祈让虽念书不行,至少也听话,哪里就知道竟出了这种事!

    带亲妹妹si逃出家,要是传出去,两个人都不用在京城待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还有那个丫鬟来禀告的事。

    贺良彦额头青筋luan跳,他一直压着怒火,一遍遍提醒自己,贺幼清是他唯一的女儿,当初姜氏拼了命才把她安安全全生下来,她还年幼,就算要罚要警示也不能太过分。

    可听听她都说了什么?

    不要见他,不要他这种父亲,也不要做他的女儿。

    就算是周均翊莫名失踪他都没这么情绪不稳。

    平放在膝盖上的手已经捏紧了拳头,贺良彦活了三十几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失败过。

    【嗨!】

    本书(完)还可以看作者另外一本小说:

    才不想和男主

    盼君怜情

    不要再来招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