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0章 气昏倒了

作品:《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江城。

    白薇挂掉了电话,干净白皙脸上有着明显的冷笑,“果然是董事长猜的那样,沈辽沉不住气了,他约我今晚见面,他想从我手里把他的视频换走。”她咬咬牙愤恨的道,“用我的视频交换。”

    龙枭点了一下头,“嗯,去见他,沈辽现在被逼到了风头浪尖,这是他翻盘的机会,他想在明天正式开始之前洗白自己。”

    白薇冷静的道,“?他想得美!?他现在一身骚,想洗白?做梦呢!”

    龙枭勾了勾嘴角,“哦?白总似乎想跟他玉石俱焚,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好主意。”

    白薇好像被他看穿了般,有些尴尬的低下头,“坦白说,我是这么想的,我绝对不会让他得逞,我要让沈辽身败名裂,不光如此,我还要让他死!他杀了我的父母,我的家人,害得我成了他的情、人,忍气吞声几年,绝对不能放过他!”

    白薇愤怒的眸子布满了红血丝,双手因为用力似乎要把膝盖给抓出血窟窿。

    龙枭摇头道,“想扳倒沈辽办法有很多,但最愚蠢的就是鱼死网破,你的命比他的值钱,你的名誉也比他的值钱,顾少如果在这里,绝对不会同意。”

    白薇抬起头,眼眶隐隐有红血丝溢出,“我知道,他一定会拿枪直接毙了沈辽,其实你不让他回国,我猜到就是这个原因。”

    “你能理解最好。”龙枭淡淡道。

    白薇看他如此镇定,不免疑惑,“董事长,你不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你想到对付沈辽的办法了吗?”

    龙枭漆黑的眼睛如同点墨,“不然我会让你来?你是顾少的女人,我会把你推进火坑吗?”

    白薇哑然。

    龙枭接着道,“见沈辽是必然的,你手里的东西也可以给他,但视频这种东西,拷贝一万分都不成问题,你会,他也会。所以,这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白薇不敢打断他,认真的一字一句听他说。

    “所以,我准备了这个。”

    话音落,起身打开了一个小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用黑布包着的东西,递给白薇。

    拿到那个沉甸甸的东西,白薇的心也随之一沉,“这……”

    “打开。”

    白薇服从命令,一层一层的打开黑布,里面躺着一把装满了子弹的勃朗宁手枪,摸着手枪的重量就知道,肯定是特制的。

    龙枭笑道,“怎么样?手感如何?”

    白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会开枪?”

    龙枭淡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我简单的介绍一下,这把手枪可以容纳十发子弹,后坐力不强,安装了消音器,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开枪。”

    白薇这个时候的表情已经不是惊愕那么简单了,她简直怀疑自己混进了黑社会,“董事长,你让我必要的时候杀了沈辽?”

    杀人犯法,要坐牢的,岂不是更加得不偿失?

    龙枭手指又惯性的去摸自己的婚戒,又一次落空,心里跟着不爽,一定要尽快把戒指拿回来。

    “你愿意直接开枪,我也不会同意,这把枪主要用来替你壮胆造势,当然,你要是实在忍不住,也可以开枪打他的四肢。”

    白薇的嘴巴狠狠的一抽,听枭爷如此温文尔雅的说血腥的内容,声画分离了。

    “我明白,除了这把枪,你还有什么计划?”

    白薇把枪收起来,别在腰后面。

    龙枭很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不费劲,而且舒服,他从西装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优盘隔着桌子给白薇,“这个你拿着,把沈辽的视频放进去,沈辽一定会把优盘插到电脑上验证,之后的事,就跟你无关了。”

    白薇看看优盘,嘴角上扬,“好!一切听董事长安排,不过,董事长不跟我一起去吗?”

    一个人去的话,还是不安。

    “我会在外面等你,有任何变动按下这个按钮,我的人会在十五秒内出现。”龙枭把一个类似耳钉的东西给她,实际上里面是个报警装置。

    白薇被震撼了,“董事长,你的副业是不是007?居然准备了这么多东西?厉害!”

    龙枭很理所当然道,“这些是给洛洛准备的,顾少让我多准备一份给你。”

    白薇:“……”

    原来……如此!

    ——

    京都,华夏医院。

    林熙雯不上班,很多工作需要洛寒顶上去,所以一直处于闲散状态的楚医生又找到了忙碌的感觉。

    累,却充实。

    只是,华天看到她,有点不好意思,两人在ct室外不期而遇,华天这次真是躲不过去了。

    只能厚着脸皮道,“楚医生……”

    洛寒顺顺听诊器的线,“见到我就躲,你欠我钱?”

    “不是,昨天晚上的事儿……挺尴尬。”华天双手不知道干什么好,只好把ct的打印片晃了晃,上面的骨骼什么的跟着翻了翻。

    “多大点儿事?至于吗?昨天是特殊情况,今晚不会有状况了,反正双双的东西还在我家,今晚直接过去就行了。”

    华天蹭的瞪大眼睛,“今晚……”

    他还没说完,洛寒的手机响了,洛寒拿出手机,“我接个电话,咱们就这么定了。”

    华天:“……”

    洛寒一手拿着听诊器,一手拿电话,宽松的黑裤随着步伐而晃动,露出了好看的脚踝。

    “小泽,什么事?”

    龙泽呵呵呵笑,“大嫂,你忙吗?晚上有空吗?”

    洛寒按了电梯,回办公室,“晚上没事,今天准时下班,你说吧。”

    “那个,我想让你陪我去熙雯家里,拜访她的父母,她妈为了找她居然发了个悬赏令,这事儿我怕是躲不过去了,但是我自己不敢去,所以求助你,大嫂……帮帮我呗。”

    洛寒可以想到龙泽可怜的样儿。

    “这么严重?我没看新闻呢,不过我听说熙雯的母亲很厉害,是个女强人。”洛寒想到上次参加林家的宴会,林熙雯的母亲一个人把揽全局,纵横捭阖堪比女皇帝。

    龙泽可怜巴巴道,“所以,大嫂你一定要帮我!我一辈子的幸福就在你手上了,你一定救救我啊!”

    洛寒想了想,“我和你哥已经离婚了,我出面是不是不太合适?”

    龙泽怕她不去,加把劲儿道,“大嫂!你永远是我的大嫂!而且我相信你和我哥一定会在一起的!到时候熙雯就是你的弟妹,我们就是幸福的一家人!你帮帮我啦!”

    唔?是吗?

    可龙枭和龙泽也并非一家人啊,这小子……

    龙泽见她不语,又放了个大招,“大嫂,我数到三,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三!”

    洛寒:“……!!”

    你妹的龙泽,这种幼稚到家的把戏居然用在她身上!好极了臭小子!

    龙泽嘿嘿笑,“我把熙雯家的地址给你,晚上七点半,不见不散。”

    生怕洛寒反悔,龙泽当机立断把电话挂了。

    爽快的拍拍手,炫耀道,“怎么样?服不服?”

    林熙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咧咧嘴,“呵呵,呵呵呵,服,论厚脸皮我只服你。”

    ……

    一楼到了,洛寒走出电梯,突然听到走廊传来几个人的大喊,“让开!让开!!快!!”

    洛寒靠着墙站好,只见一群医生推着轮床心急火燎的从大厅飞奔而来,为首的医生急的面部扭曲,大声喊着,用力挥手清除前面的障碍,前面的人纷纷往后退。

    医院的急诊经常有人被推进来,并不稀奇,所以洛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轮床进来后,那道紧紧跟着的身影却吸引了洛寒的注意,高景安?

    高景安大步奔跑,敞开的风衣卷起瑟瑟的寒风,呼哧将大厅内的一些盆景叶子给吹飞起来。

    那么说,刚才被推进去的人就是高颖姿?

    她不是好好的在医院化疗吗?怎么回事?

    洛寒的在后面跟上去,一直跟到抢救室,高景安被关在门外,烦闷又痛苦的双手抱着头,用力的自后面往前抚一把。

    “怎么了?你姐怎么回事?”

    高景安回头,目光清冽,“发生了一些意外,我姐差点死了。”

    洛寒白大褂边缘翻飞,几步走上去,“你把她带出去了?”

    高景安追悔莫及的想揍自己几拳,“嗯,孙秉文涉嫌贿赂,而且孙氏偷税,现在孙秉文在局子里,莫如菲的情绪很不稳定,她妈打电话给我,让我们去看看她。”

    “玛德!”洛寒一时气恼,骂了句粗话,“然后呢?”

    高景安头胀的抵着脑门,“然后,她们姐妹在房间说话,我在客厅灯,过了一会儿,我姐就晕倒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洛寒无语了,“你真是糊涂……”她有一万句话骂高景安,但是看他这么痛苦,洛寒不忍再责备他,而是柔声道,“你先等着,我进去看看你姐,她现在正处于化疗的关键时刻,你……”

    算了,还是别跟他说话了,不然又忍不住想骂人。

    高景安知道自己错了,也不敢反驳,“辛苦你了大嫂。”

    洛寒点头,推门进去。

    看到是洛寒进门,几个医生问好,“楚医生。”

    “她情况怎么样?具体点。”洛寒走过去,挂上听诊器,附身听高颖姿的心跳,“心律不齐。”

    戴着口罩的男医生道,“她乳腺癌,刚化疗到第二疗程,明显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心律过快晕倒了。”

    洛寒放下听诊器,看看仪器上的数据,“还好没有大碍,对了,她的化疗结果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