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1章 能不乱撩吗?

作品:《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高颖姿主治医生摸了一把脑门儿,摘下了口罩,俯视床上脸色惨白的人,抱着不怎么乐观的态度道,“其实,高颖姿的情况不像检查结果那么乐观。”

    洛寒好看的眉头拧成了纠结的疙瘩,“怎么说?”

    医生叹息一声道,“你想想,如果她的身体真相体检的数据那么乐观,她会因为生气就晕倒吗?除非心脏病患者,在遇到刺激的时候会出现心脏骤停的昏厥,她心脏没问题,无缘无故就晕倒了?”

    “不是说了被气晕的吗?人在愤怒的时候心跳过速也会休克,并不奇怪,别说是癌症患者,普通的人也会遭遇类似的情况。”洛寒站在医生的立场解释道。

    主治医生却摇头不认可,“你不是肿瘤科的专业医生,很多细节不清楚,有一种情况是,病人的生命体征看着没什么异常,但是生命机体却在衰退,那才是真的可怕。”

    洛寒的确对肿瘤不那么精通,但她为了袁淑芬的病情查了很多相关的资料,也算是半个专家了,袁淑芬是个特殊患者,难道高颖姿也是?

    “你的意思是,她不可以做手术吗?目前化疗已经到了第二个疗程,顺利的话,她下个月就可以手术的。”

    也就是半个月后。

    主治医生犹豫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神色略显紧张,“我怕她走不下手术台……你是医生,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她现在的体能、精力,都无法支撑一台大型的手术。”

    洛寒听完之后心彻底的凉透了,她放慢了速度看向那个无助的女人,看到她苍白无助的躺在那里,什么都做不到,随时可能被死亡袭击,洛寒心中的恻隐之情无法压抑。

    她对高颖姿有多太多的恨,太多的愤怒,两人之间恩怨足够让她将她亲手将她掐死,可是现在她被疾病折磨,她又不忍心了。

    人心啊,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洛寒苦笑,笑她自己,也笑高颖姿。

    “尽量治疗吧,不计代价让她好起来。是不计任何代价。”洛寒强调了一句,示意医生可以放心大胆的采用一切技术和设备,也可以不惜任何代价的聘请这方面的专家。

    “是,其实她弟弟说过同样的话,只是,有时候,金钱在生命面前,真的一文不值。”医生不再多说,但意思足够明了。

    洛寒嘘一口气,手掌轻轻压在小腹处,“尽力吧,我知道有些事不能强求,但是咱们的工作不就是从死神手里抢生命吗?”

    医生笑笑,“对,楚医生说的是。”

    护士推开门,洛寒第一个出来,高景安一个箭步上前,迫不及待的拉着她的手臂急切追问,“怎么样了?我姐醒了吗?”

    洛寒怕他太担心,没说的太直接,“还没呢,已经稳定了,你别担心。”

    不担心怎么可能?

    几个医生从后面出来,将高颖姿推出来,她阖着双眼,惨白的脸上可以看到斑点,憔悴的好像随时会灰飞烟灭。

    高景安甚至不敢去碰她,抬头对医生道谢,随即跟着轮床去了病房,洛寒不放心,跟着去了病房。

    医生详细的交代了注意事项,高景安全都认真的记下来,不敢有任何疏忽。

    等到人离开病房,高景安坐在床边,将被子拉上去盖好,有些自嘲的笑笑,“《红楼梦》里,评价王熙凤的话,用在我姐身上似乎很合适。”

    洛寒对医书比较了解,但小说什么的,原谅她真的知之甚少,“怎么说?”

    高景安苦笑,“机关算尽太聪明,反丢了卿卿性命。”

    不必查考注释也知道什么意思。

    洛寒拍了一下高景安的肩膀,宽慰道,“别乱说,你姐是医生,她比普通的病人更懂得怎么调理,一定会没事的。”

    “但愿吧。”

    此时,病房的门被人敲了两下,高景安和洛寒同时回头,看到来者是穿着警服的人,为首的是陈钊,后面跟着周展。

    陈钊进门,态度很亲和,倒也没摆出公职人员的架子,“我们接到电话,说犯……高小姐突然晕倒,所以来看看。”

    洛寒和高景安心里都清楚,陈钊的目的绝对不是看看她的病情那么简单,他是要追究高景安把人带出医院的责任。

    高颖姿是犯人,保释治病也只限于在医院内部,高景安居然把人带出去,他想干什么?把人送出国?

    不得不令人多想。

    高景安笑道,“陈队长日理万机还亲自来看我姐,多谢了。”

    周展在后面站着,偷偷的看了看洛寒,上次在警局看到她,周展看直了眼,这次再见到,依然觉得她长得很漂亮,比什么明星啊模特啊还要好看。

    咳咳咳!

    陈钊先察看了高颖姿的病情,确定她的确突发意外差点死亡,于是先把病人放在一旁,对高景安道,“高先生,恐怕你要跟我走一趟了。”

    洛寒蹙眉,“陈队长,这个面子都不能给我?”

    陈钊对洛寒还是相当客气的,毕竟人家是枭爷的女人嘛,“楚医生,这个面子恐怕不能给,我们需要高先生配合。”

    洛寒拦在两人之间,不露痕迹的护住了高景安,“陈队长的眼睛真是灵活的很呀,怎么?我和龙枭离了婚,不再是龙家的少奶奶,这点面子都没有了?”

    “这……不是这个意思。”陈钊有些不好意思。

    洛寒知道,高景安这次私自带人出去无论如何都不对,追究下去会影响到高颖姿,所以得大小事化小,“陈队长当了这么多年的刑警,眼睛自然是最敏锐的,难道没看出来,我们只是出去散了散步,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一个孕妇,还能把人带天上去?”

    孕妇自然不能做什么,而且陈钊的确得给她一点面子,于是严肃的警告道,“楚医生,高先生,高颖姿是我们的重犯,她身上背着什么责任你们也清楚,所以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

    洛寒点头下保证,“好的好的,我的陈大队长,这次的教训已经够大了,放心吧!”

    陈钊绷着脸道,“我先走一步。”

    洛寒点头,对周展摆了摆手,“小同志,我记得你,你是秀雅的好搭档,穿着警服很帅啊。”

    周展脸上一红,不好意思的笑笑,“楚医生还记得我啊?”

    陈钊翻了个白眼儿,“还不走?”

    周展不敢耽搁,赶紧跟上了陈钊的步伐。

    高景安在一旁看的眼珠子直往外飞,“大嫂,你嘴巴天厉害了!竟然说动了警察,陈钊可是出了名的硬骨头!”

    洛寒秀眉舒展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你真以为是我嘴巴厉害,说到底他给的是龙枭的面子,我算什么?我狐假虎威而已。”

    高景安居然傻乎乎的去看她身后,还以为大哥来了,意识过来后又笑笑道,“大嫂你就算面子没有我大哥的那么大,但是你刚才撩小警察的功底可是不浅,看人家长得好看就撩,这样不太好吧?”

    洛寒抬起脚,在高景安的小腿上招呼一下,“胡扯!我撩了?我那是转移敌人的注意力,不然你觉得陈钊会那么着急的把人带走?这是策略,懂吗?”

    高景安无语的弯腰弹了弹裤腿,其实上面并没有灰尘,“懂懂,美人计嘛,我知道的。”

    洛寒道,“说正事,你姐情况不是很乐观,你有时间多陪陪她,还有,你姐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最好快点结婚。”

    高景安有些别扭的抓了抓头发,“这个……让我徐徐图之。”

    “徐徐你妹!你要加快进度!”

    高景安思来想去,加快进度?就周若琳那个性格,他怎么加快?

    ——

    夜,缓缓的拉开帷幕,天上的星星倒影在江城内的江面上,cbd高端商业区的摩天搭理霓虹灯闪烁,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摇曳。

    白薇一袭高开叉的长裙,玫瑰色的长裙烘托出白皙的长腿,裙子的开叉延伸到大腿,显得她整个人都被拔高了。

    脚上一双十公分的高跟鞋,鞋跟纤细,她摇曳着脚步,宛如夜色中的诱人妖姬。

    叮!

    车子锁上,她捏着手包,波浪长发披在身后,长发在背部轻轻摇晃,肌肤若隐若现。

    高跟鞋迈上第一级台阶,两个黑衣人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白薇红唇半噘,“怎么了?我来见沈夜,你们居然敢拦我的路?耽误了正事,你负责啊?”

    黑衣人道,“白薇,配合我们的检查。”

    靠!

    白薇扭着蛮腰,身上浓郁的香水简直有勾魂摄魄的功效,“检查我?怎么检查呀?看我穿的少,想扒下来?呵呵,老娘没那么好的脾气!玛德,让开!”

    语气忽然逆转,她大力甩开两人的手臂,咔哒咔哒大步进门。

    前面是一个大厅,沈辽就坐在中间的位置,他双手压在手杖的顶端,悠然的看着白薇。

    “你终于来了。”很冷的声音。

    同时,他也看到了白薇的身姿,无疑,白薇的性感和美貌皆是翘楚,一般女人根本比不上。

    他当初就是爱死了她的火辣和热情。

    许久不见,她似乎更加美丽动人了,沈辽的眼睛直了直。

    白薇故意将脚步扭的更夸张,撩了一下长发,“是啊,我怕沈爷等急了嘛,闯了两个红灯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