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交换】(短篇情色诡故事)

作品:《【群交小说合集】

    短篇情色诡故事——交换梁思蓉今年十七岁,高中三年级学生,清纯可爱,长相甜美,是学校里众多男生追逐的对象。

    但她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暗恋着自己的老爸。

    她老爸叫梁哲,今年三十九岁,是个舞蹈老师,虽然人到中年,依然英俊潇洒,嘴角总是挂着微笑,像个阳光的大男孩;而她的母亲齐敏今年四十岁,是个英语教师,皮肤白净,风韵犹存,却总是冷冰冰,不苟言笑。

    这或许是和她的家庭出身有关吧,毕竟她的父母,在她十九岁那年,便双双去世了。

    梁思蓉从小便与自己老爸感情很好,而与妈妈的感情就很一般了,同性相斥,这样可以理解。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种感情发生了变化,梁思蓉看自己父亲时,小心脏总是『扑通扑通』的乱跳,同年龄的男生与老爸相比,实在太过幼稚了,她知道自己爱上了老爸,而且这种感觉一日胜过一日。

    从那以后,她越来越讨厌自己的母亲了,她觉着自己的母亲实在是太幸运了,竟然能嫁给老爸这样的男人。

    她真恨不得能够取代母亲的位置,成为老爸的妻子。

    半年前,梁思蓉在找一本复习资料时,发现了一本色情杂志,里面有一篇父女乱伦的文章,让她很是着迷。

    兴奋过后,便陷入狐疑之中,这本色情杂志怎么会在家里出现,到底是谁的呢?母亲大人总是端着架子,一本正经,不像是看这种杂志的人。

    莫非是……不过以老爸的条件,想要找个婚外情的对象,实在是太简单了,为什么要要看色情杂志。

    难道,他想看的,只是这篇父女乱伦的文章么?想到这里,梁思蓉的心脏狂跳不止,她觉着自己的春天,隐隐到来了。

    从那以后,她不止一次的暗示过自己的老爸,甚至趁母亲不在家的时候,穿着暴露的在家里走来走去,使出浑身解数,极尽所能的挑逗老爸,但他就像是得道的高僧一般,不为所动。

    梁思蓉很失望、很痛苦,她感觉自己被愚弄了,老爸根本不爱他。

    可她对老爸的爱,却与日俱增,到了痴狂的地步,她甚至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第一次给了老爸。

    对于老爸的爱和欲,压的梁思蓉喘不过气来,她无法对任何人倾诉,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将这一切写在日记本里。

    不幸的是,日记本被母亲大人发现了。

    面对母亲那冰冷的目光,梁思蓉感到不寒而栗,她即羞耻又害怕,不知道母亲会如何惩罚她,更不知道老爸知道了这件事,会如何看待她。

    她真的害怕极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母亲一反常态的露出了笑容,安慰起她来,并告诉她,这并不是她的错,这是遗传。

    梁思蓉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母亲。

    母亲叹了口气,对她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

    母亲小时候生活在城里,家境优越,她的父亲,也就是梁思蓉的姥爷,是个知识分子,风度翩翩、文质彬彬,是个十分优秀的男人。

    梁思蓉见母亲将其姥爷的时候,目光中满是崇拜,她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

    母亲的母亲,也就是梁思蓉的姥姥,原本是个富家小姐,但自从姥姥家落魄之后,便变的神经兮兮的,不仅对丈夫冷言冷语,更是对自己的女儿非打即骂。

    母亲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自然对她的母亲没有任何感情,而对父亲的感情则越来越深,终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梁思蓉这才明白,母亲大人所说的遗传是什么意思了。

    母亲又对她说,虽然她很爱自己的父亲,但无论什么时候,乱伦都是不被社会所允许的。

    她也知道,但她就是无法克制对父亲的爱,她只希望可以跟父亲结合一次,仅此而已。

    梁思蓉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问母亲,做到了么?母亲点了点头,对梁思蓉说,她做到了,她真的和自己的父亲结合了,只有一次,而从那次之后,她便将自己的爱,深深地埋藏在了心里,跟谁都没有提起过,甚至是她的父亲。

    梁思蓉很是诧异,如果姥爷不知道的话,他们两个又是怎么结合的呢?母亲对她说,她和自己的母亲悄悄地交换了身体。

    梁思蓉惊诧万分,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母亲。

    母亲对她说,这是她从一本古书里找到的方法。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等到她的母亲熟睡之后,利用那个仪式,和她交换了身体,然后利用母亲的身体,和父亲结合。

    虽然不是自己的身体,但内心却得到了满足,从那之后,便收起了对父亲的爱,再也没有用过那个仪式。

    梁思蓉不敢相信,世界上真的会有交换身体的仪式,但看自己母亲神色凝重,不想是在撒谎。

    梁思蓉问母亲,她同姥姥交换了身体,难道姥姥没有发现么?母亲说,交换身体时,姥姥已经睡着了,即便是灵魂移到了她的身体里,也没有醒来。

    她在天亮之前再将身体交换回来,便不知不觉了。

    梁思蓉没有说话,深思半晌,然后悄悄望向自己的母亲,心里想着,为什么她要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呢?母亲见她一脸怯生生的表情,对她说,她们可以再用一次这样的仪式,交换身体,让她利用自己的身体,和父亲结合一次,但从今以后,便要收起对父亲的爱,从今以后,再也不能对任何人提起。

    梁思蓉又惊又喜,她虽然有所期盼,但没想到母亲真的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她故作矜持的扭捏了一会儿,答应了。

    第二天,母亲找来了仪式用的道具,几根蜡烛,盛满清水的瓷碗。

    母亲将两人的鲜血各自滴到水里,然后每个人喝了一口,然后嘴里念叨了一阵之后,梁思蓉直觉脑袋一阵眩晕,然后再照镜子时,惊讶的发现,她竟然变成了自己的母亲,而她自己,则站在她的身后。

    梁思蓉又是惊讶,又是狂喜,心脏更是跳的飞快。

    『梁思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说,你可以去实现你的愿望了,但记住,今生今世,只此一次。

    母亲离开之后,梁思蓉来到了父母的卧室,一头扑倒在了床上,将头埋在枕头里,深深地嗅了一口,满是父亲的味道。

    她抬起头来,望着床头上方挂着的结婚照,母亲大人笑的是那么的幸福,而老爸则是一如既往的英俊潇洒。

    今晚,她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傍晚时,梁哲下班回到家里,梁思蓉既兴奋又激动,怯生生的将他手里的皮包接了过来,然后替他脱下外套。

    梁哲虽然感觉到了妻子的异样,但什么话都没说,如同陌生人一般,吃了晚饭,然后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九点左右,他问起了自己女儿,梁思蓉一惊,随即镇定的对他说,『梁思蓉』去同学家里睡了。

    梁哲虽然没说什么,但梁思蓉从他脸上那不自在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来,他在担心自己。

    梁思蓉心里一阵感动。

    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晚上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梁思蓉不由得感慨,自己父母的关系,竟然是如此冷澹。

    她知道,父亲一般都会看电视看到十二点,才回房睡觉的。

    所以她在十一点的时候,走进洗漱间,像是朝圣前的沐浴般,站在淋浴下,将自己浑身上下仔仔细细的洗的干干净净。

    她这时才知道,原来母亲的身体,是这么的完美,皮肤白净光滑,好似凝脂一般;而那张总是不苟言笑的脸庞,则美得让人嫉妒。

    与母亲的成熟之美相比,十七岁的她,实在是太幼稚了。

    沐浴之后,梁思蓉来到了父母卧室,躺在床上,静候老爸的到来。

    时钟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梁思蓉简直度日如年,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房门终于推开,洗漱完毕的老爸,走了进来。

    梁思蓉羞涩的看着老爸站在床前脱下衣服,露出他那完美的肌体,然后上了床,躺在她的身边。

    一股只属于老爸的男人气味,在空气中逸散开来,梁思蓉只觉呼吸急促,脑袋晕乎乎的,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梁哲并没有理会她,关了台灯,倒头就睡。

    梁思蓉在黑暗僵硬了片刻,然后掀开被子,整个人贴了过去。

    那一晚,梁哲虽然意兴阑珊,只敷衍了事的动了几下,便缴械投降了,连一句温柔话都没说,但梁思蓉感觉到了无比的满足。

    第二天,母亲大人回来了,见她满面红光,诡魅一笑,梁思蓉不由得脸上一红。

    然后两人在房间里交换了身子,并约定不对任何一个人提起这事儿。

    这么一直过了半个月,梁思蓉非但没有消除对老爸的爱欲,反而愈发强烈了,到了无法抑制地步,她甚至想过,威胁母亲,和她交换身体,做一辈子老爸的妻子。

    但想归想,却无法实现,首先她并不会交换身体的仪式,再者,她真的很怕自己的母亲,从小到大一直很怕,深入鬼祟的怕。

    事情的转机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梁思蓉喝了杯果汁,然后躺在床上睡午觉,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到了父母的卧室。

    怔了一会儿,连忙下床,跑到镜子前,发现自己竟然又一次变成了母亲大人。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母亲施的仪式,出了房间,却发现『自己』并不在家里,然后拨打自己的手机,也没人接听。

    梁思蓉有些不知所措了,傍晚时,母亲的手机忽然响起,显示屏上写着『老公』两字。

    梁思蓉的心又是一阵狂跳,犹豫了一下,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老爸说晚上在西餐厅订了位置,庆祝结婚十八周年。

    挂断电话,梁思蓉开心的又蹦又跳,她想,这是不是母亲为了一解她的相思之苦,特意与她交换了身子。

    既来之则安之,而且这本就是她的愿望。

    梁思蓉回到父母的卧室,打开衣柜,将衣服一件件的拿了出来,然后站在镜子前,一件件的试穿。

    虽然这是母亲的身体,虽然老爸邀请的是母亲大人,但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老爸感觉到自己的爱。

    晚上,梁思蓉打车来到了约定的西餐厅,见到一身西装,帅气的老爸,梁思蓉只觉着自己幸福的像花儿一般。

    两人吃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出了餐厅,漫步在街头。

    在经过公园的时候,梁哲说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提议去里面转转。

    梁思蓉当然点头答应。

    两人在漆黑的公园里肩并肩的走着,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虽然自从进了公园之后,梁哲一句话也没有再说,但梁思蓉依然感觉无比的幸福,只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两个人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当两人走到树林深处时,忽然窜出两个黑影,梁思蓉一惊,借着幽暗的月光,看见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头上戴着黑色丝袜,手上戴着手套,那拿着匕首。

    她意识到遇见了歹徒,刚要开口大喊救命,却已经被歹徒制服了。

    而梁哲则被捅了一刀,倒在了地上。

    梁思蓉被歹徒拖到路边,施暴强奸了,她一边哭叫反抗着,一边看着倒在血泊里的老爸,心里无比悲痛。

    她只恳求上帝,不要让老爸死去,哪怕是用她的命来换。

    当歹徒施暴完毕之后,用匕首在她胸口上用力的捅了一刀,然后匆匆跑掉了。

    梁思蓉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眼泪不住的流淌,她不知道自己死后,还能不能回到那个原本属于她的身体里。

    不知道她死之后,母亲会作何反应。

    她真的快要死了。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再次望向自己的老爸……三天之后,梁哲在医院里接受了警察的询问,歹徒那一刀刺的并不深,他只昏迷了一天就醒来了。

    他对警察说,歹徒是两个高大的壮汉,听口音不像本地人,像是来城里务工的农民工。

    一个星期后,梁哲出院了,回到家里,看见自己的女儿做了一桌的饭菜,在等他回来。

    梁哲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将她搂在怀里,柔声对她说,宝贝,老爸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说完,低头向她嘴唇上吻去,却被她一把推开。

    梁哲诧异的望着她,问道,难道你不喜欢老爸吗?梁思蓉诡魅一笑,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梁哲呆呆的站在那里,他忽然觉着,今天的女儿有些反常,不像是他所爱的女儿,尤其是刚才那个笑容,好像在哪里见过。

    第二天,梁哲被警察带走了,一同被带到警局的还有他的两个好友,一胖一瘦,一高一矮。

    一年之后,三个人被判死刑,他们的罪名是,一级谋杀,证据是一盒三个人密谋策划时的录音带,而举报人,正是梁哲的女儿。

    『梁思蓉』呢,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虽然父母双亡,但丰厚的遗产让她衣食无忧。

    最可贵的是,她还有大好的青春,可以任其挥霍。

    她要做的,只是在玩累的时候,嫁给一个年轻帅气的老公,然后生一个可爱漂亮的女儿。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