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家访的校长 1/4

作品:《乱轮系小说

    在傍晚寒意渐起的薄雾中,两个姑娘一前一后的在几乎没人的街道上正急匆匆地赶路,前面的姑娘二十出头,但在眉宇之间已经在不经意间便流露出一股浓浓的痞气来,仿佛掉落在苞肆鱼厨的鱼目堆里太久太久的珍珠,早已不复原本该有的蕴华,反而比那些原本就一钱不值的鱼目都更腥膻难闻了。而后面的那个少女显然要比前面的姑娘看上去小了很多,两人都是那么青春可爱,但是在世人的眼里两人就犹如是野花与仙草的区别。

    「姐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少女模样的女孩稚气未脱地询问着走在前面匆匆赶路的那个年长的姑娘。

    「你不是想要做红卫兵吗?」

    「是啊!可是老师说我们家成分不好,除非……除非要和外婆妈妈划清界限才可以考虑,可是……」

    「可是你又不敢对不对?」

    「这怎么可以啊?那是妈妈和外婆呀!」

    「现在我就带你去个地方,到时候就可以做红卫兵呢!」

    「那外婆和妈妈呢?」

    「当然还是外婆和妈妈呀!你要是做了红卫兵,谁还敢再来欺负外婆和你妈妈?」

    「太好啦!姐姐那我们快走吧!」

    少女雀跃起来,拉着那个年长姑娘的手催促着。

    「不过……」

    「姐姐怎么啦?快走呀!」

    「不过…你先等等妹妹…」

    「怎么啦?姐姐…」

    「是这样的,你要是想当红卫兵呢?那就要你用东西去换的,你要是肯的话,我们才去。不肯也就不必去了。」

    「换,怎么换啊?」

    「嗯…就是和男人睡觉…」

    「睡觉,和…和男人怎么睡觉呀?」

    「嘻嘻…就是脱光了衣裳让男人摸呀!傻丫头…」

    「啊呀…好丢人啊!姐姐,你在骗我吧?」

    那个年幼的少女原本雪白粉嫩的脸蛋「腾」地一下连在围巾里的脖子都变成了绛红色。

    「瞧,我早知道你不会要的,所以也就不用去了。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年轻的姑娘拉着少女的手开始往回走。此时的少女浑浑噩噩,不知道是被刚才紧紧地话吓坏了还是心有所想,没走出几步,少女就停住了脚步。

    「怎么不走啦?又又……」

    「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是真的?」

    「就是……就是……那个就能做红卫兵了吗?」

    少女青涩地向年轻的姑娘证实着,用夜色掩盖着十分的羞涩与那一份可以从此翻身做主人的憧憬。

    「那当然,你没看见张芹还有胡玲玲她们吗?不是都当上了红卫兵吗?你以为她们是怎么当上的?」

    「她们也……也是……」

    「对了,也是和男人睡觉后才当上的!」

    张芹和胡玲玲都是少女一条弄堂胡同的玩伴,她们家里的成分也不好,可是这几天果然是看到了她们两都带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个红袖章,少女尤其与张芹是好朋友,可是当她问张芹为什么她可以当红卫兵而自己不行时,这个和自己曾经无话不说的小伙伴只是不停地用手搓揉着自己的衣角,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红红的似要哭出来一样就是不肯告诉自己。如今少女才恍然大悟。

    「姐姐,那样真的可以当上吗?」

    「当然,不仅能当上,还能吃香喝辣,谁也不敢再欺负你和你妈妈爸爸,还有外婆啦!」

    「可是……可是要是让人知道了,那……那怎么办,好丢人啊!」

    「傻丫头,这种事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呢?」

    「可是我还是有点怕,给……给男人……」

    「怕什么,你不是很喜欢我揉你尿尿的地方吗?」

    年轻的姑娘把头凑到少女耳畔揶揄到。看着少女原本晶莹的耳朵从雪白到通红,从冰凉到滚烫,年轻的姑娘不禁张开朱唇去轻咬少女雅致的耳垂。

    「姐姐,你好坏,上次洗澡你一直搓人家那里,人家都被你弄得尿尿了。」

    「嘻嘻,那不是尿尿,那叫骚水,女人想和男人睡觉了就会流的,说明我们的又又现在是大姑娘了,开始想和男人睡觉了,嘻嘻……」

    「你才想,你才想……」

    两个年轻的姑娘彼此一边逗嘴一边互相伸手去攻击对方的裆部。

    「好了,好了,说正经事儿,你到底怎么想的,告诉姐姐。」

    年轻的姑娘一边问着妹妹,一边把一只手结结实实地按在少女纤细的裆部,五根灵巧的手指即使是隔着厚实的秋裤也能准确的探测出少女未经人事的性器上那些各个敏感部位。手指开始老练地行动,时而抓揉少女的蝉翼一般的肉唇、时而挤压少女开始变化的肉芽、时而又按搓少女两片肉唇下开始渐渐变得湿暖的肉洞。而此时的少女早已如痴如醉,两条修长但瘦弱的大腿不时地随着年轻姑娘的节奏时而大开迎接手指的侵入时而又紧紧地夹住年轻姑娘想要后撤的手掌。

    「姐姐……姐姐……我……我……又要……要尿尿啦!啊……羞死了……唔……唔……」

    少女无力地趴在姑娘的身上,浑身还在不受控制地痉挛着,口中发出既像哭泣又像呻吟一样的声音,伴着一阵阵急促地娇喘,听得连年轻的姑娘都觉得自己的裤裆里也不禁开始湿热起来了。

    「舒服吗?妹妹……其实和男人睡觉,男人也就是喜欢摸我们女人那地方,不仅是摸,还会用嘴去亲用舌头去舔那条肉缝缝呢?还会……嘻嘻……」

    年轻的姑娘一边含着少女的耳垂一边用梦呓一样磁性的女低音蛊惑着未经世事的少女。

    「可是……」

    「可是……可是你还能当上红卫兵,你不想吗?那样外婆外公你的妈妈爸爸还有我和我妈妈都会为你骄傲的。」

    「可是我……我还是害怕,要是……要是外婆妈妈还有爸爸外公知道了,一定会……会……」

    「一定不会有事的……嗯……来,让姐姐告诉你一个秘密……」

    「是什么秘密啊!姐姐」

    少女的心思一下就被要知道一个秘密的神秘给占据了,虽然此时的裤裆里湿漉漉的犹如刚刚尿了裤子一般开始变得越来越冰凉起来。

    「你知道不知道外婆和我妈妈她们也会和男人睡觉的……」

    「呵呵……外婆和你妈妈当然天天和外公姨父一起睡啊!哼!这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少女可爱地朝着姐姐皱了皱鼻子,一幅不屑的俏模样。

    「你知道什么呀!要是外婆和外公睡,我妈妈和我爸爸睡那还叫什么秘密。我说的是和别的男人睡,这才叫秘密呢?」

    「啊!」

    少女显然是被年轻姑娘刚才的话吓坏了,因为那是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事。

    「姐姐,你……你是说外婆和小姨也……也……」

    「是啊!也一样被别的男人脱光了衣裳摸裤裆里那个女人都有的会出骚水的肉缝缝……」

    「那……那多……多羞人,外婆和小姨为……为什么要……要让别的……别的……」

    「让别的男人摸对不对?」

    少女羞涩地点头,因为那些话自己实在是无法说出口,因为一个是自己与姐姐的外婆一个则是姐姐的妈妈自己的小姨。

    「还不是有事求着别人呗!像我们家的这种成分要想办点事除了我们家女人的那个在肉缝后面的洞洞还有什么能让人家动心的东西啦!」

    「可是外婆小姨她们……」

    少女实在是无法把平时高雅的外婆和雅静的小姨与印象里只有坏女人才会做的事联系起来。

    「外婆和我妈妈怎么啦?她们也是女人,也有一条肉缝一个洞洞,如果她们不给别的男人去摸,我们家的男人们、还有我们还会有现在的太平日子过吗?虽然好事我们家摊不上当至少坏事也没摊上是不是啊?这些都不是我们家女人给别的男人睡觉睡来的吗?」

    年轻姑娘虽然轻描淡写但心中的那股子难以名状的苦恼与痛恨已经让少女明白了在自己那个表面看来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实则是家里的女人们用自己的身子苟且换来的,一股不祥的预感让少女开始为自己的母亲感到担忧起来。

    「那……外公……姨夫他们……他们……」

    好一阵子的沉默,年轻的姑娘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用轻蔑地语调说道。

    「哼……他们当然不知道,就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对着来要了他们女人身子的别的男人卑躬屈膝,还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委屈求全像受了天大委屈似地才保下来的呢!哼……在他们弹额庆幸的时候,自己的女人正在给别的男人像妓女一样买屄来换他们的人样呢……更可恶的是……」

    姑娘的声音颤抖地甚至都有些变形了,美丽的而又玩世不恭的眼睛里强忍地泪珠开始浸润模糊,十年前的一幕又一次的在脑海的深处开始清晰生动的浮现出来,仿佛那就是发生在刚才一般。

    那是妈妈刚刚顶替外婆做了学校的老师不久,妈妈本来和自己都在学校吃午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突然开始每天都会接自己一起回家吃午饭了,年幼的自己不明白为什么每天中午要这样赶来赶去的,虽然用妈妈对自己的说法是在学校里吃饭不划算,回家吃饭的话就可以省下来贴补家用,但是自己还是可以感觉到妈妈这样做好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那是艳阳高照的一个初夏的中午,像往常一样,妈妈在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时便早早的来到了自己教室门外,下课铃声一响就牵着自己急急离开了学校,仿佛在学校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回到家,外婆已经做好了饭,但是人却不在。妈妈和自己便开始吃午饭。就在快要吃完的时候,有人在门外敲门,敲门声很轻很轻,轻得不仔细听的话几乎就无法听见,同时也很有节奏就好像是电影里特务们接头的信号一样,就在此时原本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妈妈突然就像是听见了最恐怖的声音一样,祥和的脸庞霎时就变得通红地像要滴血一般。

    房门打开了,正在吃着饭的小与杺认出了这个像只黄鼠狼一样窜进自己家门的就是学校里的那个每天在脑袋上像打翻了半缸子猪油在上面梳得油光锃亮的,整天一幅一本正经的那个牛副校长,不知道是不是整天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反正大家背地里都管他叫「牛魔王」了。据说这个副校长最最喜欢的事就是家访,不论是去老师家还是学生家。与杺每次听到有人说起牛魔王又上谁家去家访时,就会发现男人们总是不怀好意的狎笑和女人们满脸通红唯恐避之不及的慌乱。

    男人一进门,妈妈就把门给关上了,显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外号牛魔王的牛副校长莅临自己的家。

    「小王啊!怎么不在学校吃饭啊!是不是学校的饭菜味道不好啊!」

    「不……不是的……」

    「那是为什么啊?」

    虽然牛副校长说话的声音不响,但是就连一旁的与杺都听出了那种咄咄逼人的语气在逼问着妈妈,显然对妈妈回家吃饭非常非常不满。

    「没……没……」

    妈妈低着头,就像自己在做错事时的样子。

    「现在就去你房间吧!」

    「校长,你……别……」

    「你什么你啊!下午还有课吧,别耽误了,嗬嗬……谁叫你……嗬嗬……以后记得我的话就成了,今天,哼哼……」

    妈妈红着脸来到与杺桌旁。

    「小杺,你吃完了就自己回学校吧!妈妈……妈妈要和校长伯伯……去……去做点……事,你乖啊!知道吗?」

    小与杺天真地答应了,仍旧津津有味地吃着外婆烧的像红烧肉一样的红烧冬瓜。终于吃完了最后一口饭的与杺好奇地往里屋张望着,妈妈和牛校长已经去了好一会了,偶尔能够听到一两声妈妈痛哼声,但是很快就没了。好奇的与杺偷偷地跑到门口支着耳朵往里听,屋里妈妈与牛校长两人急促地喘息声此起彼伏,那奇怪的声音让与杺的心理就像是有个小老鼠一样,被挠得瘙痒难忍。小姑娘悄悄地从书包里翻出了塑料垫板,蹑手蹑脚地把它插进门缝里,同时轻轻地转动着门把手,这一手是上次妈妈把钥匙忘了在屋里后请锁匠来开锁时在一旁学会的,这次还是与杺第一次尝试,果然弄了好一会门锁「咔」地一声打开了,那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与杺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儿才把门推开一条缝往里看。只见妈妈正头冲着门仰躺在地板上,原本长长的裙摆已经被撩到了身上,两腿白花花的大腿淫靡的叉开着,牛校长正扑在妈妈的身上紧紧地抱着妈妈,在妈妈叉开的大腿间,拼命地耸动着屁股,显然与杺开门的声音惊动了在妈妈身上的牛校长,他抬起一双血红的三角眼正在往房门看去,当他看清楚是与杺的时候,反而更加兴奋了。

    「王老师,我们到床上去吧?」

    「不……不要……」

    「为什么啊?怕老子弄脏了你的床吗?小美人……」

    「那床……那床不结实……小杺……小杺会听到的……」

    「可是老子我的膝盖都快磨破了,他妈的……」

    「要不……要不还是回学校吧?校长……我妈快要回来了啊!」

    「回学校干嘛!王老师……嗬嗬……」

    「下课后,你想怎……怎么样就怎么样,求求你,我妈真的快要回来了啊!呜呜……」

    「小美人,让你躲我,去,趴在床沿上,撩起裙子厥好屁股,让我从后面再肏几下,今天就饶了你,老子今天还要留着这存货肏你妈的……嗬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