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死亡迷戀的終結】

作品:《乱轮系小说

    <h2> </h2><divclass="t_msgfont"id="postmessage_105455452"><divclass="t_msgfont"id="postmessage_105455452"style="FONT-SIZE:14pt">【死亡迷戀的終結】網絡世界多姿多彩不受管制,一些於一般電視台所不容的超越三級節目也可以在網上看到,其中最矚目應該是集色情和魔術於一身的美女逃脫表演,而在眾多美女魔術師中有一位綽號“花蕾聖女”李雯在今天這重要日子要進行她人生中最後一場表演,觀眾甚至工作人員也蒙在鼓裏,知道的祇有她一個人...開場前二十分鐘,李雯的私人更衣室內,赤裸的美女魔術師獨個兒看著照身鏡的倒影發呆並喃喃自語:“夠了,這種表演生涯實在令人厭倦,是時候好好休息,但要留下美好的印象給我的觀眾,老公,請再等一會,我便會過來陪你,你高不高興?”然後便回想起三年前的往事,新婚蜜月的李雯拖著她丈夫的手,搭上那班飛往歐洲的夜班航機,貪玩的兩口子趁著乘客們熟睡之際,竟躲在洗手間內親熱,突然機身發生猛烈震動...祇有李雯和幾位幸運的乘客奇跡地生還,死者名單中包括李雯丈夫的名字。這場空難令李雯自暴自棄不肯接受事實,無意中想起魔術界中的一個傳聞“死裏逃生九十九次便可換來一次新生命”,她要將新生命送給她的丈夫令他復活,本身是職業魔術師的李雯便毅然投身更激的地下魔術逃脫表演,憑著美麗的臉蛋、火辣的身材,靈活的身手在網上迅速竄紅,而上次的“五馬分屍”已經是她的第九十九次表演,之後當然甚麼事也沒有發生,知道自己被騙,此刻的她真正崩潰了。這地下魔術表演場地設在郊區的一個大型倉庫內,四周放滿釘床、斷頭台、鐵處女等行刑道具,倉庫的一角是一個防彈的玻璃房間,這裏便是今次的表演舞台,圍在舞台周圍是十多位在網上隨機抽出的幸運兒到來現場見證。穿上白色婚紗的李雯從後台步出,這身打扮沒有令現場觀眾感到驚訝,因為李雯每次都以不同形象出場,包括兔女郎、女大生、俏女僕甚至修女裝束,而今次的李雯就像一位端莊、幸福的真正新娘子,老實說,穿甚麼也沒所謂啦,因為一會兒還不是脫個清光來表演。李雯除下頭紗交給在旁的工作人員,有點像港姐袁家敏充滿少婦味道的她開始向在場觀眾講解:“各位,我將會被拘束在這個祇能由裏面打開的防彈玻璃房間之內並接受機械式強姦,三分鐘內不能逃脫,便會...”李雯沒有說下去,祇是瞪大眼睛,烏黑的眼珠精靈地由右掃向左再由左掃向右,像老師在課室找尋上堂睡覺的學生。一個小伙子突然舉手說話:“便會怎樣?”這小伙子雖然其貌不揚,但卻令李雯另眼相看,因為他有幾分像她死去的丈夫。“便會被冰封,永遠成為一具冰屍。”李雯邊說邊拉下婚紗背後的拉鏈,白色婚紗便慢慢滑下露出一具祇穿上白色丁字褲的美妙女體,這突然舉動令在場觀眾包括小伙子瞳孔放大,心跳加速,腎上缐分泌上升。李雯擁有令人百看不厭的胴體,纖細幼長的脖子,柔軟卻充滿彈性的乳房,平滑無贅肉的小腹,還有那小小丁字褲遮不了的茂密陰毛,簡直令任何雄性動物一看便瘋狂。李雯將婚紗細心摺好放到一旁再對觀眾說:“畢竟上次的逃脫表演已將我的手腳筋拉傷,今次是否成功還是未知之數,所以我想邀請一位觀眾幫助完成這可能是我的最後一場表演。”李雯的目光不經意投向剛才那小伙子。“我來!”“我來!”“我來!”自薦的叫聲此起彼落,幾乎大半的現場觀眾皆舉手叫嚷,因為他們都知道臨時助手的福利,沒有舉手的不是怕老婆或女友的膽小鬼,就是不折不扣的性無能,再不是就是祇喜歡男性的同性戀者。李雯像無視任何舉手的觀眾,手指指向小伙子說:“這位先生有興趣當我的助手嗎?”小伙子不敢相信沒有舉手的自己竟然被美女魔術師看中。在這倉庫的高處是這裏負責人朱福首的辦公室,喜愛玩樂的富二代朱福首最愛這類SM美女逃脫表演,不久之前不惜重金買下這裏當老闆來過過癮,而今天一個稀客來到這裏邊喝紅酒邊談生意,他便是來歷神秘的第六頻道收費電視台大老闆面具男爵,為了減少競爭對手另外加強他們王牌節目“死神約會”的市場佔有率,面具男爵暗中四出收購其他略有名氣的SM美女逃脫表演節目的擁有權,而今天的他以白髮白鬚智慧老者的形象出現在朱福首的面前。“朱先生,這價錢買下這裏的設備、播放權和十多位合約美女魔術師應該足夠了吧?”面具男爵將一張支票送到朱福首的手裏。朱福首看了支票上的銀碼一眼然後微笑著說:“這價錢不錯,但我剛買下這盤生意還沒玩夠。”這個當然,虐待狂的他喜歡設計危險魔術來滿足自己的慾望,每次采排時乘機對美女魔術師上下其手樂此不倦。“朱先生,這盤生意並不如想像般簡單,請你好好考慮一下。”面具男爵看來志在必得。朱福首喝了一口紅酒,通過玻璃幕牆看著下面的表演場地興奮地說:“正場要開始了。”工作人員將小伙子請了上來,幾乎全裸的李雯將手向兩邊伸展然後說:“現在請檢查我的身體有沒有收藏任何工具。”小伙子紅著臉說:“真的...可以嗎?”面對眼前美人的邀請小伙子竟不知所措。“她說動手便動手吧!”“哼!婆婆媽媽!”“你不來?我代你吧!”現場觀眾看來極之不滿。“先從這裏開始吧!”李雯說罷竟主動捉著小伙子的雙手往自己的乳房按下去,兩團軟肉的質感令人愛不惜手,突出的乳尖頂著小伙子的掌心令他忍不了用力一抓,手指便陷入肌膚少許,輕輕鬆開手指,軟肉又回復原狀十分有趣。李雯露出既陶醉又痛苦的表情,然後轉過身子背向小伙子讓他的一雙手穿過自己腋下繼續他的祿山之爪,同時用那穿上等如沒穿的丁字褲臀部磨擦著小伙子的要害,呼吸著李雯頸後傳出的淡淡幽香令小伙子迷惑於色慾漩渦之中,下面的小小伙子開始膨脹起來。這樣下去隨時擦鎗走火,李雯在適當時候停了下來說:“跟著請詳細檢查我的下身。”工作人員將一座紅色的情趣椅搬了出來,李雯坐上椅子,M字腿張開放在兩旁橫伸腳座上,此時大家才看清楚薄薄丁字褲的重要部位已被李雯滑潺潺的愛液弄至半透明,鮮紅色的裂縫隱約可見更添誘惑。小伙子金睛火眼看著這神秘禁地,李雯假裝害羞說:“太難為情了,你的眼睛像想吃了人家,請先閉上眼用鼻子作嗅覺檢查吧。”小伙子依著李雯的吩咐,閉上眼睛將頭揍近她的兩腿之間,一股甜中帶酸的女性獨有氣味撲鼻而來,雖然看不到但知道目標就在眼前,小伙子以鼻尖磨擦著李雯的要害。李雯咭咭一笑然後說:“哈!好癢啊!那不如用靈活的舌頭來代替鼻子吧。”小伙子恭敬不如從命,立刻伸出舌頭隔著丁字褲舔弄著李雯的快感小豆,一般逃脫表演前的檢查都是給幸運的現場觀眾乘機對美女魔術師作身體的接觸,除了全身肌膚任摸,最大的限度是容許以手指探進肉洞內作深入的檢查,不過李雯今次卻超出底線...李雯媚眼如絲狀甚陶醉,領略了多次舒適快感後向小伙子提出沒有男人會拒絕的邀請:“看來還未徹底,請使用最敏感的肉棒來檢查我的體內深處。”小伙子張開眼睛,呆了一呆說:“真的...可以嗎?”看著這滿臉都沾上唾液和愛液的小伙子傻氣模樣,李雯從心裏笑出來說:“有甚麼不可?”工作人員正想送上安全套給小伙子使用,卻給李雯的一個手勢叫住,看來她是想來個真正全接觸。在高處觀看的朱福首恨得咬牙切齒說:“哼!昨晚采排時,這婆娘祇肯給我滿足手足之慾怎樣也不肯給我愛的一發,現在卻自願給這傻小子來個中出,不公平啊!李雯,妳去死吧!”身後的面具男爵看著遠處的李雯說:“應該死的便會死,朱先生不用咒她。”原來面具男爵除了來作出收購行動,擁有如狗般敏銳嗅覺的他被李雯身上的死亡氣息吸引而來。下面的表演繼續進行著,李雯稍微抬高下身以挑逗的語氣說:“還等甚麼?有這東西妨礙如何作進一步檢查?”在這情況下,傻瓜也知道怎樣做,祇見小伙子抓著丁字褲兩角慢慢拉下,李雯作出配合提起雙腿讓丁字褲順利脫出,一個全祼美女便展現在小伙子眼前。如箭在絃,小伙子拉下褲子將已勃起的肉棒插進李雯的肉洞並抽動起來看來極之急色,如此活春宮令在場觀眾大聲喝采給小伙子造勢,不過不到一分鐘他們卻一百八十度轉變成喝倒采,因為在這短時間內小伙子竟然一洩如注,脫出來時像一個洩了氣的香腸形氣球,原來他有早洩的毛病難怪剛才不敢舉手。李雯希望在死前有一次完滿的性愛,對手如此不濟雖然有些失望,但畢竟小伙子是自己選的也怪不了誰。為了讓小伙子有一個下台階,李雯假裝滿意說:“謝謝你,你做得很好,那麼經過全面檢查後我的身上還可能藏有甚麼工具嗎?”“沒可能,當然沒可能。”小伙子堅決地說。李雯伸了一個懶腰然後站起來說:“那麼請準備以下的工作,就是把我狠狠拘束起來。”此時工作人員將情趣椅推回後台,讓現場觀眾毫無阻礙看清楚用作表演的玻璃房間。看著這行刑的地方,李雯的心不禁激動起來,九十九次在裏面接受不同的死亡遊戲已令她身心俱疲,其中幾次在生死關頭眼看快要失敗正想放棄,甚至憧憬著未知的另一個世界,不過想起她所追求的唯一希望,李雯使出最後力量從鬼門關逃出來,但當一切希望幻滅令她再沒有生存下去的必要,就像“神鵰俠侶”中,等了十八年的楊過跳下斷腸崖時的心情一樣。玻璃房間中央是一個可以旋轉的圓形舞台,舞台四角豎立了四條金屬柱子,金屬柱子向內位置佈滿多個小孔,四條金屬柱子的中心位置是一個包上黑色皮革的馬鞍形木箱,木箱上安裝了一支肉色的假陽具。當然每次表演前也會由美女魔術師親自作出講解,所以李雯也沒有例外:“各位,這玻璃房間的門是唯一的出路,由電腦控制祇能由裏面打開又或者行刑完畢自動打開,這意味著沒有人可以在表演時進入拯救,而我將會被拘束在馬鞍上,三分鐘內不能脫身便會被金屬柱子上的小孔所噴出的急凍氮氣冰封成為一具冰屍,希望大家喜歡今次的表演,那麼現在開始吧。”工作人員將一套連著封口球的頭部皮帶拘束交到小伙子手上要他親手給李雯戴上,小伙子先將封口球塞進李雯口裏再將皮帶繞到腦後扣緊,封口球兩邊的倒Y型的皮帶跨過頭頂同樣在腦後扣好,兩腮位置的皮帶下面的分支皮帶則在下巴扣上,這樣頭顱被重重皮帶包圍下的李雯看來既可憐又可愛。跟著便是身體的拘束,李雯穿上一套米白色帆布製造的瘋人衣,小伙子便將瘋人衣後的皮帶逐條扣好,套進手臂沒有袖口的衣袖以交叉形式放在胸前再在背後縛牢,李雯嘗試掙扎卻徒勞無功。李雯和小伙子進入玻璃房間後,馬鞍上的假陽具即時強烈震動起來,李雯跨過馬鞍對準位置慢慢跪下去,這樣整根假陽具便消失在她的胯下,由於過份刺激令她全身抖震,而口部因為封口球不能發出聲音,小伙子隨即將馬鞍左右預設的多條皮帶將李雯的腳踝、膝頭和大腿分別縛牢,最後小伙子退出玻璃房間並將門關上。玻璃房間內祇有不能動彈的美女魔術師一個人,既要忍受兩腿間的刺激又要用盡辦法脫身並不容易,不過對李雯來說這次表演的困難度不算太高,這時圓形舞台開始旋轉起來讓現場觀眾可以從不同角度欣賞跪在馬鞍上的裸體美女魔術師的美態。李雯強忍下身所受的刺激並且心中唸唸有辭進行自我催眠:“我是賀甸尼,世上沒有東西可以把我拘束起來...我是賀甸尼,世上沒有東西可以把我拘束起來...”(註:賀甸尼是已逝的美國逃脫術鼻袓,李雯憑著這套自我催眠令她多次死裏逃生,不過也因此泥足深陷走火入魔最後產生自殺傾向。)已經過了一分鐘,沒有反應、望著遠方沒有焦點的李雯看來毫無進展,突然一隻手出現在瘋人衣的下襬,藉著脫離衣袖的右手幫助,李雯發力掙扎終於將整件瘋人衣由下向上揭起成功脫身,雖然還有時間,但李雯不是弄開腿部拘束盡快離開險境而是解開頭部拘束,此時的她已被電動假陽具弄至一臉紅霞春心蕩漾,一隻手在右乳搓揉,一隻手在陰蒂輕擦,口中發出如夢囈的銷魂呻吟,李雯像完全沒有重視餘下的寶貴時間,工作人員發覺不對勁急忙拍著玻璃門作出警告。三秒...兩秒...一秒!時間一到,四條金屬柱子便同時向著李雯的赤裸嬌軀噴出急凍氮氣,一下子零下四、五十度的低溫瞬間令她失去知覺,不過在她眼前一黑前卻看到玻璃房間外的小伙子變成了她的丈夫並穿上當年空難時一模一樣的服裝,而今天剛好是空難的三週年,跟著便像電腦關機甚麼感覺也沒有了,同樣這種超低溫也令她的動作像時間停頓般凝固住了,急凍氮氣繼續噴射,溫度已接近零下六十度,李雯的全身已鋪上一層薄薄的白色冰霜,遠看就像一件冰雕的藝術品,當然被這樣急凍是沒有生存的可能。三分鐘後,急凍氮氣才停止噴射,玻璃門也自動打開,現場觀眾包括小伙子皆露出驚愕的表情,不過結局卻無法改變...朱福首目瞪口呆說:“死了?怎麼死了?現在該怎麼辦?”剛當上這裏的老闆便弄出人命令他不知如何是好。面具男爵冷靜地說:“既然死了人當然應報警處理,明天的報紙便有頭條新聞。”朱福首搖著頭說:“不行!我們是名門望族,我的父母不知道我是這裏的老闆,不能讓他們知道。”“既然如此,不如把這裏賣給我,一切由我來負責,如何?”面具男爵找到朱福首的弱點再乘機收購。“好!一言為訂!”朱福首在面具男爵的買賣合約上大筆一揮就此完成這單交易。正想轉身離開,朱福首突然想起一事於是向面具男爵請教:“請問你如何處理李雯的死亡事件?”面具男爵輕鬆地說:“這個簡單。”說罷將一張合約放在抬上。朱福首上前一看大驚地說:“難道這是國際通行的“生死契約書”?但上面好像沒有簽名啊。”面具男爵輕鬆地說:“這個簡單。”祇見面具男爵在“生死契約書”上輕輕一掃便出現李雯的簽名在簽署欄內。此時全部現場觀眾都已離開,三位駐場的美女魔術師看著玻璃房間內李雯的冰屍討論起來。“李雯姐真傻,明明可以逃出生天卻坐以待斃。”“或許她有苦衷吧。”“這種死法看來也不錯,屍身可以永久保存起來。”三女突然感懷身世想起各自的煩惱,不知不覺產生了自殺的傾向。“哼!那傢伙還不和他的老婆離婚跟我一起生活,我便在表演裏自我了斷讓他後悔一生。”“唉,今天又多了四根白頭髮,好!在最美的時候找個機會在舞台上意外身亡好了。”“咳!咳!既然患上不治之症,看來時日無多,我不要死在病床之上,要死也要死在舞台之上。”三位美女魔術師的死亡氣息令身在高處辦公室內的面具男爵也可感受得到,不過最令面具男爵緊張的是下面的工作人員正對李雯的冰屍有所行動於是通過擴音器大叫:“下面的人別碰這具冰屍,小心碎裂啊!”據說李雯的冰屍從此便放在第六頻道收費電視台的地下冷藏庫內成為面具男爵的私人珍藏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