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优良的鸡尾酒】

作品:《乱轮系小说

    优良,被三个男人紧紧的抱住,丝毫不得动弹。

    雪白的身体在轻轻的颤抖,嘴唇被男人们吸吮着。

    “不……唔……放开……我”

    微弱的抵抗毫无作用,只会激起男性的征服欲。

    优良咬紧牙关,却根本不是强壮男性的对手,只好让自己的小嘴被随意亲吻吮吸。

    如同吃面一般滋滋有声,优良嘴角流淌着大量的唾液,让衣领都湿润了。

    优良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微不足道的抗议,表现出来却是切实的娇喘,媚意十足。

    同时,男人们的手也没闲着。

    隔着毛衣,硕大丰满的乳房被搓揉成了各种形状,优良试图挡住。

    而此时裙子便没有了防御。

    大手终于侵入了内衣,滑向了湿润神秘的裂缝。

    “啊~……哈……啊……”

    舌头被肆意的挑逗,稍微离开了一下就让优良发出了声音,只是,不是反抗的话语。而是娇媚的呻咛。

    这期间,六只胡乱游走的大手,纷纷攻陷了女性最为敏感的位置,内衣被彻底的除下了。

    乳头被捏揪着,娇嫩的阴户被肆意拨弄,泥泞不堪。

    优良感觉自己全身被男性的巨根紧紧抵住,刺激起了人类最原始的欲望。

    性欲。

    肉穴瘙痒了起来

    大腿伴随着男性拨弄的节奏一张一合。

    优良感到自己要烧起来了,快感让脸完全的红了,喘息中带上了春情。

    优良,感受到了悔意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到底…我……”

    一切,发生在半个小时前。

    “梨香常来的店呢”

    刚刚结束同学聚会的优良,发现了梨香曾经带她来过的牛郎俱乐部。

    “哎呀哎呀,我的话,一个人可连进去的勇气都没有呢,嘻嘻。”

    优良不禁回忆起她把烂醉如泥的梨香从俱乐部背上Taxi离开的情景。

    发了会儿呆,优良才想起自己的目的地。

    转身离开的瞬间,突然一名男子的声音叫住了优良。

    “咦?是…梨香?梨香的姐姐吗?!”

    从背后发出的招呼声,让优良吓得哆嗦了一下。

    “嘿,现在店里开放哟。好开心啊,上次以后,好久没见了呢。”

    男子站在了优良的前方。

    “今天也来店里玩吗?”

    “哎呀,呃,不是的。”

    被误会了呢,优良急忙解释起来。

    “刚好路过,现在正准备回家呢。”

    “唔,好不容易来一次呢,顺便进去坐一下嘛~”

    英俊的外貌确实容易增加好感。

    “不行呀,今天,钱也没带的。梨香也没一起呀。”

    “我请客。私人请你。”

    “像请姐姐那么漂亮的人儿喝一杯,不工作也没问题呀!”

    “有点为难啊,我还要回去给丈夫煮饭呢。那个…………”

    “不方便的话,那让我们的员工一起请你吧,人多的话就不怕了吧。”

    男子的热情还是优良无法拒绝,迟疑下还是随着男子走入了俱乐部。

    单间的ktv房间,陆陆续续走入了两个人。

    “不好意思,店里其他人还是很忙,我们三个敬你杯酒吧。”

    在“喝一杯后就回去”的托词下,优良已经喝了第五杯了。

    像果汁一样的鸡尾酒,不知不觉已经被撒入了奇怪的粉末。

    是媚药。

    香甜的口感欺骗了优良。

    一会儿后,醉醺醺的优良已经自己主动要酒了。

    “呜呜,呜呜……”

    “阿真这个家伙……呜…自己居然一个人……回去了……”

    “哼!……我生气了,阿真……”

    三名男子不知不觉的围住了优良。

    “你丈夫真是可恶啊!”

    “一点儿都不懂女人的爱。”

    “你丈夫真的懂你的爱吗?”

    “啊~!……阿真,根本不爱我!哼!”

    “是啊是啊,也许呢,已经有外遇了也说不定?”

    “啊?!是这样吗!可恶,阿真,可恶……呜呜呜呜呜”

    已经喝醉的优良,像幼稚园的小孩一样,放肆的大哭。

    一个男子贴近,温柔而轻声细语的对着优良的耳畔说着。

    “这个时代已经男女平等啦。”

    “夫人,你也来一次外遇如何?”

    这样的话语让优良瞬间清醒了不少。

    “不行不行,不能,不能外遇!啊……”

    一名男子搂住了优良。

    “不是外遇哦”

    另一男子贴近了。

    “放松,只是娱乐放松一下。”

    男人们的贴近,让优良浑身都紧张了起来。

    “没关系的,没后遗症的”

    “对对,没后遗症的,就今天,一次的乐趣~”

    接连不断的低声细语,优良的心开始动摇了。

    “但是,但是,我……”

    脑里浮现出的是阿真的脸,阿真的言语,阿真的爱。

    “我,回去了!”

    在把诱惑甩去,站立起来的瞬间。

    突然,优良被按倒在了沙发上。

    “!!!”

    不等发出声音,嘴唇已经被堵上了。

    “唔……”

    优良只能拼命的咬紧牙关。

    但是,柔软的胸部突然被其他人粗鲁的挤压着,惊慌着不由得发出抗议。

    就是这个间隙,舌头被侵入了。

    “被阿真以外的人,被……”

    在此期间,毛衣下的也被侵入,胸罩也被娴熟的取下了。

    乳头被揉捏着,勃起了。

    “太太真是太美了,太可爱了”

    耳边响起了温柔的言语。

    媚药,起作用了。

    优良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控制身体了,稍微的挑逗都让丰满惹火的肉体兴奋起来。

    灯光下,溢出的淫水打湿了坐垫。

    狭小的房间充满了娇媚的喘息和淫秽的甜香.

    优良被男人们亲吻爱抚着。

    肥美巨大的乳房被轮番掌握,时而用力,时而温柔。随着揉捏和吮吸,随着鲜嫩的乳头被肆意的揉捏,肉体上的快乐以及背德的禁忌快感让优良呻咛了起来。

    来一个男人开始侵入了裙子。

    “好羡慕啊,夫人的丈夫。”

    “这样的身体,好淫乱啊~”

    “啊……啊,不要说,啊……”

    优良已经不清楚自己是在反抗还是在欢迎了。

    衣物已经被完全脱下了。

    优良的大腿被分开,潮湿的肉穴绽放着。

    男人们的舌头在优良全身游走着。

    阴唇被扒开,粉红色的嫩肉被肆意的欣赏。

    光是被看,优良居然也觉得快感一阵阵袭来。

    肉穴内部居然蠕动收缩,阴唇一张一合的。

    蜜液已经流满了桌面。

    蜜穴被男子的舌头侵入了。

    舌头侵蚀着阴唇,不断的打圈。

    男子不断的吞咽着泛滥的蜜汁。

    “啊……呼……呼……”

    优良半睁着眼睛,看着自己身下耸动的脑袋。

    眼神越来越迷离。

    “下面的洞好多淫水啊”

    随着男子的动作张着嘴呼吸,然后被另外男性进行长长的舌吻。

    阴蒂被男子含住不停的吸吮。

    乳房也被强力的揉捏。另外一个乳头也被哼哼的含住,伴以激烈的吮吸。

    “啊……好热……”

    从优良性感的朱脣里吐出风骚的呻吟声。

    手指插入肉穴里,坚硬的手指在肉穴中与黏膜摩擦。

    这时另一个男人的手指居然也挤了进来。

    “啊啊……唔……”

    手指在肉洞深处不停的扭动。

    手指带起的粘液拉丝,产生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淫猥感。

    “实在太棒了!!太棒了……”

    全身的性感带被肆意的把玩,这样的爱抚对于只跟阿真做过爱的优良,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一种彻彻底底的肉欲快感。

    “呜……啊…呜……呼……嗯嗯!”

    优良突然不受控制的发出了高昂的叫声。

    双眼尽全力的睁大了。

    “啊真……啊真…………呜……胸部…小…穴……全部……啊!”

    优良完全的崩溃了。

    淫液随着手指的抽查,随着屁股的扭动,飞溅到了房间的桌面上。

    蜜穴剧烈的收缩,淫液大量的喷射出来。沿着优良展开的流淌。

    优良得到了高潮。

    …………

    “夫人,真是太淫荡了。”

    “居然这样就高潮了呢。”

    “哎呀,夫人享受到了呢,也要帮帮我们嘛。”

    男子们的皮带解下了。

    优良慵懒的发出了抗议。

    “不行,我……只能跟,阿真”

    “是吗,讨厌吗,如果讨厌的话就停止吧。”

    同时,乳头和肉穴仍旧被侵入着。

    三人站到了优良身旁。

    优良看向他们。

    映入眼帘的,是三根硕大无比的肉棒。

    黑乎乎的,散发着浓烈的腥臭。

    “啊!好……好大,跟阿真的肉棒,差别好大”

    “那么大的肉棒,要是……要是狠狠的插进来,那得多……”

    从优良的眼中看出了震惊,三人又挺了挺肉棒朝优良脸上磨蹭。

    这样的情景,淫荡的肉欲,优良的脑力响起了一个话语。

    “没关系的。”

    “只有这一次。”

    “只有今天,秘密的,谁也不知道。”

    “阿真不知道的,秘密的。”

    舌头无意识的伸出,轻轻的朝肉棒舔舐。

    完全没发现自己泥泞的肉穴正被粗大的肉棒撑开。

    “还是不行!别……!”

    在醒悟过来的优良发出大喊是,肉棒已经完全的插入了蜜穴。

    噗哧!

    “终于,被阿真以外的人,插入了。”

    优良瞪大了双眼,巨大的快感充斥着肉穴。

    “啊……啊……肉棒……插进来了……啊啊!!”

    泪水流了下来。

    “喔喔喔,夫人的肉穴。好温暖啊!”

    “太爽了……太太第一次尝到丈夫以外的肉棒吗?居然这么简单就让人插进去了……”

    优良肉穴里所有的肉壁紧缩起来,贪婪的吞噬着粗大的肉棒。

    “我还没有动。肉棒已经被太太的小穴吸进去了哦”

    “哦……肉棒……好硬……肉穴……都……要被……好充实……哦!”

    “唔,我的肉棒整根被吞进去了,夹得好紧……”

    无师自通,优良的肥臀扭动吞捋着肉棒。肉棒抽查带起一圈圈白泡,蜜汁流淌着,随着大力的抽查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

    “喔……好爽……从来没试过……嗯……这样舒服……好硬……”

    优良只敢在心里说。

    骚痒的蜜穴被完全的涨开,塞得严严实实,与阿真那根小肉棒进去后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真是天壤之别。

    优良丰满的屁股渗出香脂般的汗水,引诱着男人的性器而摇摆着。

    “噗嗤、噗嗤……噗啾…”

    “呀……啊啊……”

    肉棒一次比一次更猛烈抽插。

    “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

    袭来的刺激令优良的全身颤抖。而过剧的快感,逼得她不得不翻起白眼。

    乳房被紧紧的握住了,肉棒在乳沟中摩擦。起到润滑作用的,是优良伸出舌尖滴落的口水。

    随后口腔也被肉棒进入了。

    优良似乎被淫欲控制了,香舌不由自主的舔弄着肉棒。

    “夫人,你这舌头的运用好熟练啊。”

    “呼呼,这小穴,好会吸啊,真是名器啊!”

    “这奶子也好棒啊,着乳压感觉太妙了!”

    汗水和粘液的味道,肉体碰撞的身体,男人们的粗气,在房间里回向散发。

    啊……我的……我的嘴巴……小穴……胸部……还有全身,全身……

    全部成为了让男性肉棒射精的工具。

    成为了男性泄欲的工具的这个事实,居然让优良更加兴奋了。

    酥麻的快感强烈的涌入优良的下体。

    “噗嗤……噗啾……啾噗……”

    “啊……啊……再来……噢……”

    耳中听着由优良浪叫的三人,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的肉棒抽插於她的蜜穴,乳房,嘴中。

    “啪!啪!啪!”

    男人的双手紧搂在优良纤细的腰上,结实的屁股一次次向前用力顶出,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不知不觉中,修长的长腿已经主动紧紧夹住男人的腰臀,不住的扭动。

    “喔……喔……喔……好棒……好棒……喔……喔……喔……喔……”

    此时的她再也受不了了,嘴里吐出快乐的淫叫声。

    优良隐隐发出呻吟的声音,而后头的臀肉间则有后方的男人在那儿不断做着活塞运动。

    “含深一点!!”

    优良不由自主地将肉棒猛往喉咙里含入,粗大的肉棒让优良的下颚传来阵阵酸痛。

    “快吸!!”

    男人配合着另外两个男人的动作,把优良的嘴巴当成肉穴,粗暴地在里头抽插着。

    肉棒好几次都猛烈顶入喉咙里。

    腰肢主动迎合着。

    肉穴厮磨着健壮的肉棒。

    阿真,对不起。

    优良在心中呼喊着丈夫的名字。

    肉壶内的媚肉给出的是收紧的回应。紧紧的,抱箍住了他人的肉棒。

    “哦哦哦!不行了!要出来了!”

    “这,嘶,我这边也要出了!”

    “呼呼呼呼,你们还不行啊,不对,嗯……我也……”

    男人们的动作越发激烈了。

    优良察觉到了,从体内冲刺得越发厉害的肉棒,紧紧抵住喉咙的肉棒,狠狠挤压乳房的肉棒。

    男人们要射精了。

    “啊……”

    优良浑身激烈的抖动着,长大嘴妄图发出声音。却被粗大的肉棒堵着只能发出吱呜的闷哼。

    一股股滚烫的白浊正不断涌入优良的子宫。

    精液同时也在优良的口腔中爆发了,堵着严严实实的直接注射进了喉咙。

    优良只能将腥臭的白浊液缓缓的吞咽了下去。

    从嘴唇抽离的肉棒,也将精液涂满了优良的面庞。

    胸部,肚子,手臂,也全部是男性的精液。

    沉浸在快感的余韵中,优良已经完全丧失了矜持。

    自己的手指在肉穴外部轻轻的抚摸。

    自己的臀部仍旧在娇媚的扭动。

    男人们把肉棒放在了嘴旁。

    优良知道了,鲜嫩的嘴唇和纤细的玉手轮流伺候清理着射完精的三根肉棒。

    “啊啊”

    “肉棒,好舒服。”

    下流的话语只要一张口,便止不住了。

    “被丈夫以外的肉棒,干得好舒服。”

    优良已经完全的陷入了虚脱状态。

    她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肉穴不断向外溢出男人的白浊精液。

    小巧的鲜艳嘴脣间,也渗出乳白色的树液……

    男人们稍微离开了下,接下来是新的男性走入了房间。

    还远远没有结束。

    优良看着新来的男子们,浑身抽搐着,用手撑开蜜穴,欢迎肉棒的进入。

    时间,还早着呢。

    ……………………………………………………

    “夫人?夫人?醒醒?”

    优良被温柔的喊醒了。

    “咦咦”

    优良挣扎着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怎么……全身那么酸啊…”

    居然喝多了,优良急忙的看了看时间。

    “呀!阿真还在家里等我呢,出来了那么久”

    “谢谢你们的招待,真是不好意思。我得回去了。”

    急急忙忙的优良,匆匆的向牛郎们告别。

    就在离开的一瞬间。

    “夫人,你的手机忘记了。”

    幸亏男子提醒,否则优良可忘记了。

    手与手接触的瞬间,优良好像回想起了什么。

    “走……走了,那就这样吧。下次再见。”

    给慌张离开的优良送行的是,三名男子意味不明的笑声。

    “嘛,太太可留下了不少好东西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