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被两个男人侵犯的母亲

作品:《乱轮系小说

    我十八岁的时候,看见妈妈和别人做爱。

    爸爸已经在医院一年了,不能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母亲当时46岁,不过就这样对于我的打击也很大,看到妈妈和别人做爱我的心情也很复杂。

    妈妈叫李丽萍,有些丰满娇小,面容很可爱,但是她有一对和她长相不匹配的巨乳,165CM的身高使得乳房显得更加挺立。

    爸爸没有病的时候,周围和爸爸要好的叔叔和爸爸开玩笑,说嫂子确实很漂亮之类的开着爸爸玩笑。

    甚至在我初中回家的时候,附近的推销员趁家里就只有妈妈,把妈妈推到墙边,用手握着妈妈的手,我过去把那人打跑了,想追过去,妈妈说算了。可我看见妈妈的裤子已经褶皱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过自从爸爸病了之后,妈妈就更加辛苦了,虽然有人周围的人帮忙,但是妈妈还是很吃力,毕竟爸爸看病,我上学,日常生活都是大的负担。不过爸爸之前的上司刘叔叔一直帮我爸爸,我妈妈很感谢他。不过我很讨厌他,不光是因为他是个矮黑胖子,而且听爸爸说他人品不好,仗着自己的权利和钱,经常占女员工便宜,甚至有一次,被一个女员工的男朋友抓到他们在一起。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这天晚上,我放学回家因为要高考,所以我没有时间用于吃饭,玩游戏,只有学习,不过当我到家的时候,发现刘叔叔在我家和妈妈聊天。

    「真的很感谢您啊,帮了我们家这么多」

    「那里,是应该的,他为公司做这么多事,还因为公司的事情得病了,这个不算什么」

    「不不不,一直想谢谢您,今天晚上您有事情么,在我家吃顿饭吧,算是感谢您的照顾」

    「可是会不是打搅孩子学习啊」

    「不会的,没关系」

    「那好吧,反正我晚上也没什么事情」

    我过去喊了一声刘叔叔就进屋学习去了,一会妈妈喊我吃饭,今天妈妈做了很多,都是平时不可能吃到的,刘叔叔边吃边给我夹说现在正是重要的时刻,多补充点营养。我没有理他,就自己吃饭,吃完饭我就进屋了。我在屋里听见妈妈和刘叔叔聊的很开心,似乎那人很有本事逗女人开心,甚至在他的怂恿下,妈妈也喝了很多酒。

    我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就趴着桌子上睡着了,等我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我出去上趟厕所,发现妈妈的屋子里面有些光线,传来了妈妈的笑声,我走过去从台灯的光线中看见妈妈一丝不挂和刘叔叔在亲吻,妈妈和刘叔叔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刘叔叔的手在妈妈的巨乳上面玩弄着妈妈的乳头,亲了一会他的舌头舔着妈妈的脖子,妈妈的手在刘叔叔的下面握着,虽然看不见我也知道妈妈在做什么,刘叔叔继续往下舔着,舔着妈妈的乳房,边舔边吸,发出了波波的声音,就这样玩弄了妈妈一会,刘叔叔让妈妈转过去趴在上面,这就是所谓的69了。妈妈低下头,用嘴巴玩弄刘叔叔的鸡巴,浓厚的口水沾满了刘叔叔的鸡巴。而刘叔叔在舔妈妈的阴部,也用口水把妈妈弄湿了,不时用手指摸着妈妈的阴道口,手指打开上面妈妈的淫液连成了一条线。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跟那次一样冲进去,而是在外面看,不过我也有反应了,感觉我也勃起了。

    就这样互相舔了一会,刘叔叔对妈妈说「我要操你逼了」妈妈脸红什么都没说,只是自己躺好了姿势,等待刘叔叔的插入,刘叔叔摸了下妈妈的乳房,准备用正常位插进去,妈妈随手就把台灯关了。

    这样我虽然看不见了,当时可以看见他们的影子结合在一起,还有妈妈压抑的声音,刘叔叔的哈哈声,和他们结合的时候妈妈阴部发出的啪啪声。

    我回到自己屋子里面,感觉头晕晕的,心脏也很不舒服。虽然我也经常看黄书,但是感觉不一样,心里很难过,我的妈妈被侵犯了,而我却无动于衷。我是个处男,经常看AV,当时第一次看见妈妈被人操,这种真实感对我来说是很刺激的,不知不觉的我下半身已经湿乎乎的了。

    我突然想起来,妈妈的屋子里有一个小型的窃听器,那个还是我为了防之前爸爸老家来人住我家,我怕他们做什么坏事而买的了,一直在那妈妈的床下,虽然就是一个五号电池的一个简易装置,但是我还带上还能听见的,其实当时想买能看见的摄像头可惜没有钱。

    我戴上耳机,听见妈妈说「今天我儿子听见声音也没关系的,我喜欢被你的感觉」

    「被我什么啊」

    「被你操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我一开始听见跟AV的声音一样的时候吓一跳,因为那个所谓的AV,主演是妈妈「好好好,用力,用力操进来,刘哥,我爱你……」

    妈妈说了一些平时不可能说的话,而后面妈妈说的什么,因为妈妈是边喘息边说的,所以我没有听清楚。

    我难过的哭了,哭是因为从妈妈的对话可以知道,妈妈和那个男人不是第一次了。而妈妈却爱上那个男人了,爸爸怎么办……

    刘叔叔对妈妈说「听说,杨老头也给你送东西了。」

    「你怎么知道,用力啊」

    「老吴和我说的」

    「他只是给我点礼物,别人好像也给了」

    「不对啊,他好像就邀请你去吃饭了」

    「不是啊,他只是觉得我过的可能辛苦,而且他和我老公关系挺好而已吧」

    「那你也和他睡觉啊,还有现在谁是你老公啊」说完挺声音感觉用力操了下妈妈「啊」妈妈没有和他继续说下去,可能是说下去怕吵起来吧我不知道妈妈和他说的那些人都是谁,但是我知道妈妈心里一定有很多事,不了解清楚,我今天也没办法安心睡觉。

    这个时候,我心情稍微好点了,认为妈妈对人侵犯的时候都稍微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妈妈到底隐藏什么。

    「说啊」刘叔叔有点气急败坏「你是,你是我老公,好老公,用力操我啊」

    「最早我是一周来两次,现在两周来一次,你这个骚逼,能忍得住?」

    「还不是,你一直缠着我,我想和你分手,你又来骚扰我」

    「我是想分手,不管你那医院的绿帽老公,但是我的鸡巴想你的逼啊」

    看来他和妈妈早就在一起了,而且趁我不在的时候经常做爱,不过妈妈想分手也许是个好消息。

    妈妈啊啊的答应着,突然妈妈和刘叔叔的声音都急促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后伴随刘叔叔的大叫,感觉他射了。

    「你又射进来了,我说不行了啊」

    「怀了我就养你,我爱你,丽萍」

    「我也爱你」

    一会我听见妈妈的房门声音打开了,刘叔叔对妈妈说「我爱你,我先走了」

    「嗯好的,我也爱你」说完妈妈关上门去洗澡了。

    我没有勇气问妈妈,苦恼的心情困扰了着,不知不觉就躺下睡着了……

    过了两三天,我和妈妈一起去医院看爸爸,爸爸还是老样子,电话突然响了,我出去接电话,等我回来的时候,看见妈妈和一个人在说话,那个人是爸爸的主治医生,一个50多岁的老头,他经常来看爸爸,偶尔也给爸爸带一些吃的,一来二去就和妈妈熟了起来,那个医生姓张,大家都叫他张医生,很高很瘦,就是头发有些花白。我进去和他打了下招呼,他和妈妈有说有笑的,意思是爸爸的身体情况越来越好,不用担心之类的,我和妈妈对他说谢谢,他待了一会就走了。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来一个电话是医院打来的,妈妈说接完电话对我说「我要去趟医院」

    「有什么事情么?」

    「没什么事,就是今天的护士突然请假了,让我去陪下床」

    说完,妈妈继续吃饭,吃完饭妈妈打扮了一番,对我说「好好学习,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课了」就离开了家。

    晚上9点了,我越想越不放心,为什么突然护士会请假呢,别的护士呢?难道妈妈在说谎,为什么说谎,以前我绝对不会这么想,但是之前看到妈妈和刘叔叔之后,我就担心了,思来想去,我决定去趟医院看看妈妈在不在那里,也确定妈妈是不是在说谎。

    半小时后,我来到了医院,因为很晚了,所以医院里面人很少,我来到爸爸住院那层,那些护士都偷懒在睡觉。发现妈妈没在爸爸病房里面,我就知道妈妈在骗我,失落的准备回去,这时候电梯门开了,我看见妈妈和张医生走了出来,两人勾结搭背而且还有点醉醺醺的,我赶紧藏起来,他们边说边走,说的什么我听不太清楚,但是我知道一会要发生什么,他们走了张医生的会诊室,他的会诊室我是进去过的,分为两层,外面一层,里面还有一层,那里面有张床,是为了病人躺下好检查的。

    他们走进去,我在门外听着他们的对话「丽萍,你刚才很受欢迎啊,那些小子都在看你,你这打扮太漂亮了」

    「你瞎说什么啊,刚才你也受欢迎啊」

    「怎么可能,我是个老头子了,而你是现在很多人都喜欢的类型」

    「像你这么温柔的人才是受欢迎的人,对了我老公吃药了么」

    「他吃药,咱们喝酒是不是你老公等惨一点」

    「哎,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好」

    「没关系,我来代替他疼你」

    「你要做什么啊,张医生,别这样啊」

    「怎么了,让我亲亲也不行啊」张医生在努力的说服我的妈妈。

    接着我就听见亲吻的声音不用说,张医生成功了。

    「别这样啊,张医生,你弄的我手臂好疼」过了一会之后,妈妈又说「别这样,我的乳房很敏感。」

    「今晚就好好陪陪我吧,你放心,你老公我会好好治的,医药费最便宜的,你老公很久没舔了吧,怎么样,久违的男人的东西你觉得怎么样」

    奇怪怎么妈妈没有说话,一会男人高潮的声音出现了,呃呃呃,而妈妈却一直咳嗽。妈妈好像含着东西一样说「你说到做到啊,真是的」妈妈边抱怨边走着,我听见妈妈的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我赶紧躲起来,看见妈妈打开门,医院的走廊灯光虽然昏暗,但是我能看见妈妈嘴边有白色的东西,不用问我也知道那是精液,而妈妈刚才在给他口交,妈妈跑去了卫生间漱口去了。

    张医生也走了出来,摸着妈妈的后背对妈妈说「对不起啊,不过你太诱人了」

    「那你不会好好说啊」妈妈撒娇的说「走吧,别浪费这个美妙的夜晚」

    「你才……这么快」

    「因为想到一会是操你啊,你太美了」

    妈妈和张医生回到了他的会诊室,我提前偷偷的跑进去,藏在桌子地下,张医生对妈妈说「宝贝,脱光了去里面躺着等我」

    妈妈说「你太坏了」也就走了进去,我看见了张医生趁妈妈不注意拿了一片药,放进水里,然后递给妈妈,妈妈可能有些渴没有怀疑就喝下去了,张医生把门锁上,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对妈妈说「宝贝,我来了」

    说完就扑向妈妈,没有任何前奏,直接插入妈妈的逼里面,可能是刚才已经把妈妈弄湿了,所以没费劲就插入了,他一边插入一边摸妈妈的乳房,掐妈妈乳头,也和妈妈亲吻,交换着口水,插了几十下,他示意妈妈起来,妈妈坐下来,对着他的肉棒狠狠的坐下去了。张医生「噢」的一声,证明他很舒服,妈妈接下来叫声越来越大了,张医生怕让别人听见就用嘴堵上妈妈的嘴,妈妈说「怎么这么舒服啊」

    「那当然,我可是很棒的,比你那个老公厉害多了吧」

    「是啊,好啊,舒服啊啊啊」

    又这样操了妈妈几十下,突然一下啊,妈妈和张医生同时达到高潮,不用问,他也射进去了。

    妈妈被射完之后无力的倒下了,然后居然睡着了。张医生把鸡巴从妈妈逼里拔出,用妈妈的嘴唇擦拭自己的精液,然后起来穿上裤子,自己自言自语的说「这药劲这么大啊,妈的,下次去她家在给她吃」然后拿出手机,对着睡觉的妈妈不停的拍照,给妈妈摆出不同的姿势,打开妈妈的小穴,里面还有他的精液,他很满意的照着,照了一会,他把妈妈摇醒,对着迷迷糊糊的妈妈说「穿上衣服,去陪你老公也好,回家也好都可以」我也要睡觉了「噢好的」妈妈迷迷糊糊的刚要穿上内裤,就被张医生拿走了对妈妈说「这个送我当礼物吧」

    妈妈知道自己又被内射了,无奈的走了出去,张医生看见妈妈出去了,躺下就睡着了,这时我偷着出去看见妈妈来到爸爸床前,对爸爸说「老公对不起」说完流出了眼泪,拉着爸爸的手,趴在爸爸床前睡着了。我知道妈妈是被迫的无奈的,我很心酸。但是知道妈妈的无可奈何,我无力的回家去了。在回去的路上,我的脑子都是妈妈被侵犯时候的兴奋,妈妈似乎很喜欢这样,喜欢被人操,虽然妈妈是无奈的,但是妈妈的表情看来也是很享受的。难道妈妈淫靡的感情出来了么?

    现在是两个男人,而且都是两个让人恶心的老头。妈妈的以后怎么办呢。

    过了不久,张医生经常来我家了,妈妈也偶尔去医院,这样看来妈妈似乎和他在交往一样。仿佛他才是妈妈的老公,我看见妈妈的背包里有一些旅馆的火柴打火机,不用问,他们也在那里做过爱了吧。

    但是我非常很他,觉得他强迫我的妈妈逼奸妈妈的身体,感觉妈妈对我在疏远,我的妈妈被他夺走一样。

    过了一月左右的一个晚上,妈妈和一个男人回来了,我以为是张医生,我出来看见是刘叔叔,刘叔叔和我打声招呼,我就进屋去了,我走进屋里拿起窃听器听着他们的对话。

    「你很受欢迎呢」

    「那个人只要帮助我老公的医生,对我老公有帮助,我才和他喝点酒」

    「是啊,那那天我在你家附近等,我看见那个男人对你动手动脚,你也没有什么反应」

    「我有抵抗啊」

    「那天我看见你觉得你更加妩媚了,看来没少和他做,真是个骚逼」

    「不是这样的,张医生和你是不同的,你是最好的」

    「我觉得也是,最近我也在想,我睡了这么多女人,还是觉得你最好,和你最搭配。」

    我心想他什么意思……

    然后他小声的和妈妈说着什么,我知道妈妈被他侵犯着。

    「嗯,是的」妈妈发出这样闷声和强烈的呼吸声,从我的耳机微微的传过来。

    「真是条母狗啊,和两个男人做爱是不是骚逼还是不满足啊」他在侮辱着妈妈。

    「唔唔唔唔」

    「我觉得你赚钱都不用这样,你可以去做鸡啊,又赚钱又能够挨草,何乐而不为呢」之后传来了啪啪声「这大鸡屁股,被那人的鸡巴操的舒服么,等你绿帽老公好了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个恩人,又治了他的病,有治了他媳妇的逼痒问题」他不停的羞辱着妈妈。

    「求求你,别这样,我儿子会听见的」

    「你不说你儿子听见没事么,他听见过来我就全告诉他,他妈妈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他也想操你呢」

    「过来,跟狗一样的趴着」

    「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的骚逼,让你勾引别人,妈的,你这骚逼,舒不舒服,舒不舒服啊」他在妈妈身上狠狠的发泄着。

    操了20分钟,他啊的一声,看来是射精了。

    「那男人是不是也射进去了,看来我和他的精子在争夺你的子宫了,等你怀孕了,你老公都不知道这是谁的种」

    「别用手捏我疼」

    「捏你的奶子怎么了,你就是我的,别管我多久没来操你,你也不许勾引别的男人,不如我捏爆你的奶子,母狗」

    然后就听见了关门声,妈妈在哭泣。

    我的妈妈被他们彻底弄『脏』了,妈妈的淫乱似乎对我的吸引力更大,难道我是变态了,我已经不满足听了,我希望能看到。我趁妈妈去洗澡的时候走进妈妈的房间,觉得满屋子都是淫靡的气味,妈妈的内裤上都是湿的,甚至乳罩上面有着精液,我的心情又难过了起来,那个身材妖娆,平时笑起来和孩子一样的可爱的妈妈,把那两个人男人的肉棒轮流的舔弄着,为他们口交,也被他们侵犯。

    那种觉得妈妈可恶也觉得妈妈可怜甚至觉得妈妈可爱的复杂情绪在我脑中不停的交织着……

    想想爸爸健康的时候,妈妈是不可能和他们两个或者一个都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这是妈妈原来的原则,不,或许那个姓刘的和妈妈在爸爸健康的时候就?

    最早看到的推销员,那是第一次看见都觉得那个男人胆子很大,妈妈拼命的抵抗。那才是原来的妈妈吧。

    刘叔叔在一周之后又和妈妈做爱,他们似乎根本没有理会我的存在,只是在他们认为我睡着的时候开始了。而我也不满足于听的,我开始去偷窥,但是他插入的时候还是把灯关掉了,可是在月光的照耀下,我还是能看见他们很生动的在做爱,刘叔叔舔着妈妈的每一寸肌肤,而妈妈也给他卖力的口交着,但是我最讨厌的是他和妈妈的亲吻。

    他操着妈妈的时候远远不及他们亲吻给我带来的伤害大。妈妈也越来越熟练也感觉妈妈越来越放纵自己,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妈妈笑着和他亲吻,兴奋的把舌头缠绕在一起,最早的妈妈心里还有写抵触,而现在妈妈觉得这很正常。

    妈妈的脖子上面有刘叔叔的吻痕,逼里放着那个男人的鸡巴,妈妈觉得这才是女人最享受的吧。他换着不同的姿势操着妈妈,而妈妈也卖力的回应着「噢,舒服,好棒」之类的话,操了妈妈一小时,他把精液射进妈妈的身体里,妈妈用嘴舔干净他的鸡巴。他走的时候很满足,对妈妈说「骚逼今天也很棒,下次还要好好伺候我」妈妈笑着答应了。

    转天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晚上才回来让我自己吃饭。晚上妈妈回到家,接到电话说「嗯,我回来了,没关系的,晚安张医生」看来白天妈妈是和他在一起。而妈妈只是和我打个招呼就回房去了。

    我心想这两个男人都比妈妈大,可以说是老爷爷了,为什么还有这样的精力呢,这就是妈妈的魅力吧。

    几天之后,因为转天要考试所以学校让我自己复习,我回到家里正在学习,门突然开了,我听见是妈妈和张医生来了,我偷偷打开房门看见他抱着妈妈,隔着衣服揉着妈妈的乳房,妈妈笑着把房门关上,张医生马上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然后快速的把妈妈的衣服扒光了,把妈妈摁着跪下,妈妈一笑心领神会的给他口交起来,妈妈的口交技术似乎很棒,张医生对妈妈说「丽萍啊,你口交越来越厉害了,啊,对,蛋蛋也舔舔,吸吸龟头」我看见妈妈舔着张医生的龟头,用嘴吞进龟头一点,舌头到最里面缠绕着,用嘴巴吸着弄的张医生舒服的叫着,然后舔着鸡巴从头到尾,开始吞吐整根鸡巴,直到最里面「好深喉,好深喉」张医生叫着。

    妈妈想吐出来,可是张医生按着妈妈的头,妈妈流出眼泪他才放开妈妈的头,妈妈开始咳嗽。

    张医生抬起腿,指指下面,妈妈明白的从他胯下爬过去,然后翻过来头对着张医生的屁股,开始舔着张医生的屁眼,张医生说「好棒好棒」妈妈舔了一会,然后继续给他口交,又吃了10分钟,张医生忍不住了,啊啊的叫着把精液射进妈妈的嘴里,妈妈把精液吐了出来,然后又吞下去吃了下去。

    休息了一会他抱着妈妈走进浴室,里面传来妈妈和张医生的调情声。他们洗完了妈妈围着一条浴巾,而张医生是全裸的走进妈妈的卧室,可能知道我不在家,就没有关门,到了床上,妈妈趴在床边,他拿起来鸡巴对着妈妈的屁股操了进去,妈妈哦的一声,他在后面用力的操着妈妈的逼,用手掌拍着妈妈的屁股,指挥妈妈摇动着腰,看的出来妈妈的心情十分舒畅。脸上恍惚滋润的表情。

    「感觉到了吧?舒服吧」

    「舒服舒服」妈妈呻吟的说着。操了一会,让妈妈躺在床上。妈妈躺在床上分开腿,用手打开自己的小穴,对张医生说「来啊,用你的大鸡吧干我吧」

    「好的」说完张医生提枪上马,对着妈妈的逼插进去,手握着妈妈的乳房,妈妈用手摸着自己的豆豆,不停的呻吟着。

    就这样操了妈妈得有一百多下,张医生对妈妈说「我要射了」

    「射给我,射给我」

    「噢噢,呼」张医生射了出来,滚烫的进入射入妈妈的逼里,妈妈也舒服大叫「啊啊啊啊啊啊」然后无力的躺下,张医生对鸡巴放在妈妈嘴边,妈妈扭头含着他的鸡巴,清理他鸡巴上的精液,然后张医生穿上内裤,对着妈妈拍照,妈妈没有反应任由他拍着,妈妈的表情十分满足,我的心情十分沮丧。

    过了几天一天晚上,妈妈喝多了回来,送他回来的是张医生,妈妈的感觉喝的相当多,而且我听着似乎还有一个人。我听见张医生对妈妈说「今天晚上我们住在这里」妈妈慌忙的跑进卧室里面。

    妈妈走进屋子里面说「我儿子在这」

    张医生说「没关系」我偷偷看见他拿出一张药,然后张医生喊我「孩子你在家么」我走出房门,张医生说「你妈妈喝多了我送他回来」

    「噢,好的」

    一会张医生走了进来,拿着一杯水对我说「你妈妈多喝点水」我知道这里面有药,我说好的等下我喝。张医生摸摸我的头,走了出来,我赶紧拿起杯来,然后让纸篓里面倒了点水,10分钟之后,张医生再次来到我这,看见我都喝了满意的点点头,我说他说「我要学习了」

    「好的」好好学习啊一会「呼呼」我装作睡觉。

    张医生打开门,把妈妈拉过来对妈妈说「你儿子睡觉了,现在是成人时间了」

    说完抱起来妈妈,门都没关就过去了。

    「我儿子要醒了怎么办」

    「放心,我们俩在你儿子边上操你,你儿子都醒不了」

    「你怎么那么坏啊」

    我感觉另外那个男人把电视关上,对妈妈和张医生说「你们先来吧」

    「一起,一起」张医生说那声音怎么那么耳熟,我知道了,是刘叔叔,怎么可能他和张医生应该是水火不容的啊妈妈往刘叔叔那边靠近,对刘叔叔说「刘哥,一起来吧」

    「就是,就是一起」

    刘叔叔没办法也进来了。妈妈和张医生在床上亲吻,张医生揉着妈妈的乳房,妈妈对刘叔叔说「刘哥,脱衣服」

    「老刘,你干什么,一会让她先给你口,你先操行不行,这样,一会屁眼你先给她开苞」

    「你干什么,要操我屁眼」

    「你放心,你会很舒服的」

    我偷偷起来看着妈妈的卧室,刘叔叔脱光了衣服,而妈妈和张医生似乎早就脱光了在激吻着,妈妈一手握起来刘叔叔的鸡巴,放进嘴里吞吐了起来,而张医生则继续玩弄妈妈的豪乳,不时扣着妈妈的逼「都流水了,你很期待吧,第一次和两个男人3P很兴奋吧」

    刘叔叔对张医生说「偶尔3P也不错呢」

    「是吧,开始你还不乐意,现在知道好了吧,嘿嘿」说完站起来,然后也对着妈妈,妈妈吐出刘叔叔的鸡巴,含进去张医生的鸡巴,妈妈终于被这两根鸡巴一起插了。

    妈妈轮流替他们口交着,而且有间隙的时候妈妈说「好讨厌啊,都这么喜欢」

    「这种感觉让你绝对舒服」张医生说「是啊,这样的感觉难以置信」刘叔叔说就这意思我第一次看见真正的3P,在我眼前,这么迫近。

    「这两个家伙都这么硬,这么棒,怎么这么讨厌啊」妈妈脸红的说「我们两个的都很棒吧」刘叔叔说「你的技巧不错么,两根都照顾得这么好,如今宣称你是我们2的性奴也不为过拉」张医生说道。

    这样的交流持续了很久,而妈妈一直在替他们口交「嘴巴都酸了」妈妈说。

    两个男人嘿嘿一笑,张医生为妈妈舔着逼,而刘叔叔亲吻妈妈的嘴和乳房,四只手在妈妈的身上来回来去的摸着。

    妈妈发出了呻吟声「不行,不行,好痒」

    「那里痒啊」

    「那里都痒」

    「想不想让我们俩给你治治」

    「好的」

    「求我们」

    妈妈支支吾吾没说话,刘叔叔看着妈妈表情,抱起来妈妈的上半身,舔着妈妈的乳房,张医生一手摸着妈妈另外一侧乳房,手指插入妈妈逼里。

    「说啊」

    「啊,啊,啊,啊求求你们操我的逼」

    「好好说,我平时怎么说你的」刘叔叔突然发狠的说「我,李丽萍,是你们两个主人的性奴母狗,求求你们用你们的大鸡吧,插入我的骚逼里面,给我止痒,我是你们2的性奴,拜托主人了」

    「真听话,摸摸我的硬不硬,老刘上吧」

    「你先来,我一会操他屁眼」

    「好的」说完张医生拿起自己的鸡巴,对着妈妈的逼插了进去。

    「好棒啊,舒服舒服啊啊」

    刘叔叔拿起来自己的鸡巴「在舔舔」

    妈妈再次含着刘叔叔的鸡巴,因为逼里被插着,所以妈妈只能被动的动着「呜呜呜呜呜」妈妈发不出声音操了一会之后,张医生躺在下面,妈妈坐在上面,就这样操着妈妈的逼,而张医生抱着妈妈让妈妈和她平行的在一起,这样就能把屁股翘起来,张医生示意,刘叔叔立刻,拿起鸡巴,对着妈妈的屁眼,妈妈想反抗,但是被张医生用力的抱着,挣脱不开「别闹,母狗,很快你就舒服的不行」

    我看见刘叔叔的鸡巴,插入妈妈的屁眼,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插入,妈妈疼的嗷嗷叫,眼泪流了出来。

    等刘叔叔的鸡巴全部插入的时候,妈妈的屁眼已经出血了。然后刘叔叔开始缓慢的抽插,而妈妈的叫声越来越小,似乎没那么疼了。

    张医生看着妈妈渐渐适应了,也开始了抽烟,刘叔叔说「逼被插,屁眼夹得更紧了,好棒」

    「那当然,我早就说3P最好,你开始还不同意还要跟我急,这女人就是条母狗,你何必这样呢」

    「下午是我不对,但是我不也答应了么,我也是,拿这女人当回事,这女人不就是想操就操的么,没什么好珍惜的」

    「嘿嘿,就是」他们俩个一边操着妈妈,一边进行侮辱妈妈的对话。

    妈妈的乳房被张医生玩弄吸吮。

    操了一会,张医生和刘叔叔换了位置,而妈妈还是被两边干着。

    「老张还有没有那药」

    「什么药」

    「就是他儿子啊」

    「你干什么」

    「试试别人啊」

    「那个是违禁的」

    「你那药真的那么灵么」

    「不信」等着说完张医生拉起来妈妈,对刘叔叔说,来他儿子这里操她刘叔叔跟着过来,妈妈早就没力气了,被他们拉过来。

    张医生对妈妈说「脱你儿子裤子」

    「不要」

    「你忘了你现在什么身份了么,有资格说不要么」

    妈妈拉下我的裤子,而我的鸡巴早就挺立了「这小子鸡巴还不错啊」刘叔叔说「给你儿子口交」张医生命令妈妈「不行,不行」

    张医生给妈妈一个耳光说「不行?好,我马上给他弄醒,告诉他你妈妈是什么人」

    「不要,不要,我吃」说完妈妈就对我进行口交

    妈妈的口腔那么温暖

    「我操」老张赶紧拿手机过来对着拍照,还对刘叔叔说「你不照照,母子口交可不常见啊」

    「对对」刘叔叔也拿起电话拍照。

    刘叔叔照了几张说「受不了了」对着妈妈的屁股拍着,而妈妈马上把屁股翘了起来,刘叔叔上了床从后面插入妈妈的逼里,妈妈的嘴巴不能自己动,但是被操的比妈妈自己动的还舒服,而且没有齿感,张医生说吃我的,然后也上了床,妈妈吐出了我的鸡巴,含入张医生的鸡巴,三个人在我床上站着,妈妈是弓着身体,一边吃鸡巴,一边挨草,而我就躺在下面,我偷偷的张开眼看着,妈妈根本注意不到我的存在,只是妈妈的口水,淫水不停的掉落在我床上,有的掉到我的身上。

    就这样操了十多分钟,两个人都忍不住,准备射出第一发精液。

    「我要射了」刘叔叔喊「这女人的环被我摘了,今天我记录过他肯定能怀孕,咱俩赌一把,谁能让他怀孕么」

    「好啊,那我先射为敬」

    妈妈吐出鸡巴说「不要不要别啊啊啊啊啊……啊·····」

    刘叔叔没有理会妈妈直接射了进去,精液从妈妈的逼里流出,流到了床上张医生根本没有让妈妈休息说「还有我呢」

    「放过我吧」

    张医生把妈妈拉下来,把妈妈放在床上,因为我的床比较大,所以妈妈躺下没问题,在我边上,正常姿势操着妈妈。操了妈妈一会,他也把精液射入妈妈的身体里。

    「你这药真厉害」

    「还可以吧」

    「骚逼,你去给我们2弄点吃的,今晚我们2玩你一晚上」

    妈妈无力的爬起来,给他们2个人弄饭吃。

    他们2人在我那屋小声的说「这女人不错啊」

    「是啊,不过他老公恢复的也挺好,估计也快醒了」

    「别啊,他醒了咱俩就麻烦了啊」

    「那让他老公醒不过来就好了」

    「你有办法?」

    「我是医生」

    「嘿嘿嘿嘿」两人淫笑着他们2人站起来,走向正在为他们做饭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