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表姐叫我草表妹

作品:《乱轮系小说

    字数:3100

    二姨家在农村,教育环境不理想,所以就张罗把表妹寄宿到我们家念初中,妈妈当然是不会反对的啦,主要还得看爸爸的态度,不过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平时对二姨她们家颇有微词的爸爸竟然对此事举双手赞成,还一直说什么,再穷不能穷教育的云云。

    于是乎,在某年某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和妈妈就一起坐车到乡下去接表妹啦,一路上旅途颠簸的,太辛苦,都快把我吐死了,满满的一塑料袋根本都不够装的,可是车上又没有多余的晕车袋啊,所以我只好把吐出来的,再重新喝进去,然后接着吐,就这样折腾了好几个来回,也总算活着挨到了终点站。

    临下车前,袋子里,竟然还剩下一半,我实在是咽不下去了,无助地看了一眼一直坐在我旁边的妈妈,只见她冲我翻了个白眼,手指头还在我的脑门上点了又点,说我浪费粮食。

    唉~

    我也不想啊,还不都怪家门口那坨狗屎,临行前,本来我都已经吃饱了的

    ……

    下车后,我和妈妈手拉着手,一起往表妹家里走,妈妈还一边走,一边嘱咐我,说等到了表妹家,千万不要惹二姨生气。

    这还用说?

    我当然知道二姨的厉害啦!

    当年,二姨夫天天喝马尿,也不思个进取,穷的都拉不出屎了,还朝三暮四,天天与村边的那头老母猪眉来眼去的,气的二姨,拿着菜刀,追着村头的老黄牛,撵了两条街,骂了四道岭,搞的当地整个村子都知道了这段不光彩的奸情,这还叫人怎么活啊?

    当天晚上,气呼呼的二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实在睡不着,于是一怒之下就把呼呼大睡的二姨夫给宰了,先卸胳膊,后剁腿,也不知道当时一共碎成了几块,反正是挺多的,其中的一部分被扔锅里给炖了,另一部分被仍到了粪坑里,说是要留着生蛆。

    嗯~

    在我看来,二姨是有那么一点狠啦,但是念在她厨艺那么好的份上,我也就不忍心再责备她什么了,毕竟吃人家的嘴软嘛!

    到了表妹家,望着满桌的,我最爱吃的黑暗料理,那叫一个爱不释手啊!我迫不及待地直接抓上一口农村大白蛆,嚼在嘴里,肉tou的,能尝到平常二姨夫的味道,如果渴了,就舀上一勺大粪汤,那味道,真TM香死我啦!

    旁边表妹笑呵呵地看着我,嘴里裹着二姨夫的手指,吸来喰去的,也不吃下去,就在那馋我,妈妈跟二姨指着院子里那头甩着尾巴的老黄牛,点来点去,在一边窃窃私语的,我想要凑近去听一听,却被老妈给瞪了回去,碰了一鼻子灰的我只好悻悻地干瞅着表妹咽口水。

    话说表妹天天有肉吃,皮肤的确养地特别好,光滑水润的,谁见了都想上去咬上一口。

    「想吃么?」

    表妹鼓起了腮帮子,下巴轻轻上扬,一副得意的样子。

    「想吃,就把手伸过来吧!」

    我一听,立刻喜滋滋把左手伸了过去。

    「不对,是那只~」

    表妹撅了撅嘴,指了指我的另一只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了天真的渴望。

    「诺~」

    谁知我刚把手伸过去,表妹就一把攥紧了我的食指,并露出她那原本狰狞的面目,然后一张锋利的小嘴上来,

    「喀吃」

    就是一口。

    我「嗷」地一声窜出八丈高,断裂的食指,被甩到了泥地上,那边还在淫笑的妈妈,一听这边有了动静,也不问个清楚,就开始破口大骂:

    「该~叫你手欠!」

    一边的二姨也不消停,只见她三步并做两步,迅速赶了过来,四处寻觅了好一阵,才弯腰从泥地上把我的手指捡到了表妹的嘴边,并语重心长地跟她说:

    「乖嗷~别浪费了~」

    表妹无辜的瞅了我一眼,又把目光投到二姨一副明晃晃的臭脸上。

    「妈~表哥的~我真吃不下~」

    「不吃,你咬我干嘛~」

    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引得二姨急忙又赶来,连连给我安慰:

    「哎呦~不哭了~狗蛋~表妹不吃~这不还有二姨嘛~」

    她说完,就把我的断指放到大粪汤里,沾了又沾,然后才肯心满意足地把它放在嘴里,嚼了个稀巴烂,她边嚼还边冲我笑:

    「嗯~狗蛋的手指最好吃了~」

    「不哭~不哭~」

    「二姨最爱吃狗蛋的手指了~」

    别说,经二姨这么一安慰,我还真不觉得委屈了,甚至连那根刚刚被咬断的手指也不觉得疼了。

    我擦了擦眼泪,定睛一看,原来表妹在裹吸我的断指,那条灵巧的舌头在指节的伤口处不停地打着旋转,呵,这酸爽实在让人受不鸟。

    她先是舔了一阵,然后就开始抓着我的手腕,往她的穴里引,我觉得疼,不想往里伸,却被她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

    「表哥,求求你了~」

    「让我的小穴帮你消消毒吧~」

    尼玛,太TM疼了,我说的是脸,求人打脸,这都是跟谁学的招?

    怎么这么好使!

    看来我是没法不从了,于是乎,忍着痛,我开始顶着断指向里,插阿插,看着表妹淫荡的表情,笑阿笑。

    这样坚持了不久,一股酸水就「噗」地从她的穴里喷了出来,那杀菌的效果,刚刚的,爽地我半天说不出来话。

    就僵僵地坐在原地,我疼啊,真疼,头上的汗珠有黄豆粒那么大,直往下流,一直滴到表妹红润的脸颊上,只见她幸福地抱着我,浑身抽搐,喘了好一阵,才倒开小嘴问我。

    「表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咬断你的食指么?」

    疼,我疼地要死,哪顾得想这类不痛不痒的问题。

    「因为~这样你就可以永远靠我帮你写作业啦!」

    听到这,我的心颤抖了!

    麻痹,表妹,你TM傻呀!

    不知道,我一直用左手写字嘛~

    表妹到我家后,爸爸把她安排到我所就读的变态一中,跟我一个班,从此,我们变成了同班同学,经常上学一起去,放学一起回,每天几乎是形影不离的。

    要说我在班里的成绩,那一直是名列前茅的,所以作为一名优秀的尖子生,负责给同学传道解惑那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咱不是吹阿,尿遍整个一中,没有我不知道的墙角,但唯独表妹的出现,才彻底击碎我治霸整个变态一中的梦想。

    话说表妹一来到学校,就给我出了一道题目,题干非常之简单:

    问,如果表妹一天需要吃表哥一根手指头,那么表妹一共能吃多少天呢?

    接到这个题目,我充分调用了配方法,换元法,待定系数法,定义法,以及传说中的数学归纳法,将数学结合,分类讨论以及函数与方程的解题思想发挥到极致!

    呵呵~没错~我算出来了!

    「九天~」

    正当我为自己爆发的解题小宇宙沾沾自喜的时候,表妹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突然拽去我的一根手指

    ——头

    「喀吃~」

    就是一口!

    她淫荡的笑了!

    「错!」

    「八天!」

    卧槽~

    看着又一根被咬掉的手指,我觉得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在经过了九天的地狱轮回,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指头兄弟,一个又一个的弃我而去之后,我终于选择痛苦地闭上自己的眼睛。

    并陷入垂死的沉思。

    我好想就此,赶紧离开这个变态的世界,可是又怕现在离开,会有读者背后骂我标题党,明明有表姐的剧情,就是编得再离谱一些,也决不能太监啊,

    因为

    ——明明我现在的鸡巴还在滴呀!

    妈的,看来临死前,我得去表姐那做个阉割手术才行!

    话不多说,过程不表。

    只见我一脚踹开表姐的房门,手掌向前猛得一推

    「表姐~时间紧迫~你不要说话~」

    「也不要问那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直接让阉割来的更猛烈些吧!」

    「我这正急着赴死呢。」

    没想到,表姐的表情却十分淡定,只见她淡定地从逼里把在表哥身上割下的鸡巴抽了出来,然后又妩媚地捋了捋头发,冲我,风情万种的一笑。

    「狗蛋,来,做,其实你不必非得死啊。」

    「表妹都这么变态了,这还让我怎么活呀?」

    我坐在表姐的床头,气急败坏的抱怨起来。

    「现在情况太复杂,早死早超生啊~」

    表姐微微一笑,貌似暗藏玄机。

    「其实,表妹是爱你的呀,她怎么舍得你死呢?」

    「表姐~你这是何出此言呢?」

    「你想想看,她为什么要把你的手指都咬掉呢?」

    「靠~这谁知道,她说是为了要帮我写作业。」

    「你个笨蛋!」

    表姐用表哥的鸡巴戳了一下我的脑门

    「女人都口不对心的,说是想吃你的手指,最终还不是为了要吃你的鸡巴。」

    我有点懵了,表姐见我还是不懂,先是幽幽地叹了口气,才又缓缓地说。

    「没了手指,看你还怎么手淫~」

    扫~带四奶~

    我终于可以淫荡的笑出声了!

    呜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