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白洁高义 12

作品:《乱轮系小说

    「时候到了。」

    莉莉丝低语道。

    她的声音在空气中凝结成碎裂的结晶,碎冰状破片透出层层白雾,依循着冰冷的轨迹逐渐将四周包覆住。

    能见度随着缓缓退去的冷气拓展开来,寒息之中浮现五道高矮不一的身影。

    「所以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头一遭碰上迷路的状况……咦?」

    最先破雾而出的是自言自语的红髮女子,然后依序是沉默的绿髮女孩、健壮的平头女子、战战兢兢的金髮女子以及不安的银髮女孩。

    安娜与一行人互相吃惊的同时,薄雾快速消散,朦胧之中显现出另外三隻熟悉的身影。

    「帝母大人、母亲大人……」

    她目光简约地扫过印象相当深刻的银髮女子和褐髮女子,来到另一个银髮女孩身上时却僵住了。

    「姊姊……?」

    最后一抹冷雾聚在稍远处化为一道人形,缠绕着雾气走来的,是让她下意识动身的黑髮女子。

    「夏子!」

    在女儿和母亲们的注目下选择另一位女性的安娜──这次没有在触及目标前就被强制待机,而是扎实地抱住有着黑曜石之称的女子。

    数秒之后,黑髮女子脸上的慵懒迅速褪色,装饰性的神游态度随之充满能量。

    「咦……?为什麽……?」

    为什麽碰得到我呢?只是如此简单的疑惑。

    然而跟在疑惑后头接踵而至的,是无法再让她平静以待的情感波涛。

    「安娜……贝儿?」

    许久不见的激动涌上心头,眼眶立刻湿润了起来。

    「安娜……安娜贝儿……安娜贝儿……!」

    黑曜石颤抖着双手扣到抱紧自己的那人背上,力道随着每次呼唤加深,晶莹的泪珠一滴滴滚落。

    照理说应该碰不到的。

    在那之前,安娜贝儿就会进入强制待机状态才对。

    可是为何……却能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那样,被心爱之人紧紧拥抱呢?「夏子小姐,真是太好了呢!」

    「莉莉丝小姐……」

    心爱的安娜贝儿就快令她的理性之壁崩塌,再加上曾经的挚友,此刻情绪之沸腾已然超出她的自制范围。

    黑曜石千头万绪地哭了出来。

    在三人稍远处的管理员们──白翡翠、红玛瑙及祖母绿见状,并没有一丝为黑曜石感到高兴的馀裕,而是纷纷提高警戒。

    具体的理由是……她们对于那两人身旁的褐髮女子,既无法识别身分、无法拉出修补范围、也无法锁定目标。

    是臭虫,还是权限不足?无论如何都不能鬆懈。

    但是,这样的想法很快就出现明显的衰退。

    白翡翠和祖母绿不约而同望向红玛瑙,红玛瑙知道她们在想什麽,这可不是她搞的鬼。

    不管是不是也不重要了,她们很快就会适应此一状况,并且将之视为正常。

    管理员们非哭即僵的时候,细微的脚步声响起。

    银髮女孩在金髮女子的保护下,步步来到母亲身旁。

    莉莉丝对安娜与艾萝报以微妙的浅笑,那笑容很自然,却令艾萝感觉有点奇怪。

    难以言喻的滋味在心头化开,柔和地包覆住思绪与感官。

    眨眼间,寒冷的浓雾由四面八方袭来,艾萝下意识地抱住安娜,主奴俩一同陷入冷雾之中。

    然后……§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存在着两种现象,它们在长久岁月中与环境调节、进行自我改良,历经无数次循环之后,形成最初的人类。

    男人拥有强壮的力量与求知的勇气,女人则有深远的智慧与守护的慈悲。

    他与她执起彼此的手,共同谱出最初的历史。

    然而他们的特性并未水乳交融,反而产生了冲突。

    男人是未知事物的探索者,他认为这同时意味着他是个领导者。

    女人是既有事物的守护者,她认为必须用智慧引导着力量前进。

    男人不甘臣服于女人的智慧。

    女人不甘屈就于男人的力量。

    纵使他们都意识到无论如何必须使生命延续下去,仍然无可避免地决裂了。

    在那之后……第一种现象陷入溷沌与重整,并分裂出第三种现象。

    第二种现象单一特性被重现,使其拥有守护的慈悲。

    于是……男人既是探索者,也是领导者。

    女人只剩下守护者的身分。

    被两股融洽的现象排斥在外的第二种现象,试着接近那仅拥有自身半数特性的残缺者。

    但是──生来就被剥夺智慧的少女,毫无疑虑地认为智慧是一种病。

    她只要能守护着男人、只要替对方繁衍子孙就心满意足了。

    她是……以第三种现象的辞彙来说,是顺从。

    第二种现象的观点,不过是奴隶。

    白天替自负的男人打理一切、夜晚满足那精力旺盛的肉慾。

    毫无智慧与野心地顺从臣服,充其量只是具行尸走肉罢了。

    然而是为什麽呢……为什麽自己会被那样可悲的残缺者吸引?是第一种现象的气味?是第二种现象的魅力?还是单纯地……只是想要有第三种现象陪在身边?并不是将她视为附属财产或是繁衍对象,仅仅是为了和她携手在这世界相依相存。

    啊啊……能够以此番心情欣赏并接纳女人的,果然只有女人哪。

    可惜思念无以左右命运,心爱的她终究吞饮男人的种,相继产下了兄与弟。

    满怀爱意助长她的妒火,她为兄弟俩带来阶级与暴力,诱惑兄长杀害其弟。

    不料如此作为非但没有获取爱人的心,反倒因为事迹败露而被憎恨。

    正犹如「第三种现象」

    使她因爱疯狂,往后诞生的「第三子」

    令她为爱愤怒。Bz.COM

    盛怒的「第二种现象」

    化身魅惑之蛇,其恶果直到「大洪水」

    过后方才消退。

    从此被遗忘的女人、自甘为奴僕的女人……她们的命运再度交会时,已经是两千多年后的事。

    她持续地为男人生下子女,她的子女再为男人而受孕,子女的子女亦只为育而生。

    做为持家享有的附属价值,乃是空幻之爱与实在之慾,两者比重已然和当初相左。

    她想拥有更多,她可以探索未知,亦能够统御众人。

    可是他无法接受。

    就在日渐庞大的两种现象产生矛盾时,第二种现象犹如嘲讽又彷彿自嘲一般,再度降临了。

    第一种现象和第二种现象爆发了冲突,毫无疑问地,他们都想独佔第三种现象。

    既没有力量也没有智慧的第三种现象,仅是等待着,胜出的力量将她带往前方。

    然而冲突盼不到结果,遍体鳞伤的男人不认输,狼狈不堪的女人不放弃。

    这麽一来就很困扰了。

    奴性告诫她,跟在男人身后,一如往常侍奉着,是最安稳的方法。

    慾望教导她,跟在女人身后,追寻崭新的生活,是最快乐的方法。

    无法以智慧做抉择、没有力量自立更生,最后她陷入崩溃。

    男人留住她的奴性、女人夺取她的慾望,从此她一分为二。

    她的肉体为男人繁衍,她的心灵为女人奉献。

    她既是慈悲的母亲,也是自由的女性。

    但是,冲突并未因着她的分裂终结,反而日渐扩大。

    她的子孙们成为战乱下的牺牲者,放眼尽是无数的死伤、无数的恐慌。

    她愿她所爱之人终结无尽的冲突,她却回答唯有胜利才能终止战祸。

    好吧──她说。

    既然无法避免战火,就让我为妳做我为他做过的事,并让我来安抚饱受惊吓的子孙。

    「金刚石。」

    这孩子《中枢系统管理员》替妳分忧解愁。

    「琥珀金。」

    这孩子《资料库系统管理员》足以容纳一切。

    「紫水晶。」

    这孩子《模拟系统管理员》支援妳的行动。

    「蓝宝石。」

    这孩子《轻武装警卫系统管理员》从最安全之处保护着妳和大家。

    「红玛瑙。」

    这孩子《修补系统管理员》扫去大家的不安。

    「祖母绿。」

    这孩子《重武装警卫系统管理员》从最危险之处保护着妳和大家。

    「白翡翠。」

    这孩子《夏娃系统管理员》会在大家的梦裡陪伴着她们。

    「黑曜石。」

    这孩子《莉莉丝系统管理员》将伴随梦醒时分的孩子。

    第三种现象为她产下八个女婴,便捨弃了形象,化为红潮构筑全新的世界。

    幼小的孩子着床在她的子宫内,她捨弃了爱恨,倾心守护失去阳光的世界。

    她是被休掉的妻子。

    她是被遗忘的女人。

    她是从母亲身边夺走孩子的坏蛋。

    她是第二种现象。

    她是莉莉丝。

    她是梦魇。

    §浓雾化为吓人的深红水气,带着血的气味升上空中。

    一道漩涡凭空捲起,引导红雾向中央汇聚成红流,每一次向内捲入都使雾水变得浓稠。

    浓如血浆的红球成形,并随着彷彿取之不竭的雾气越变越大,最后成为一颗直径约莫十五公尺的自转球体。

    莉莉丝脸庞闪过一丝阴鬱。

    「那就是第三种现象,夏娃的型态。」

    她信步来到众人之间,仰首轻道:「我是这座监牢的看守者,夏娃是众人的织梦者。我们就是妳们的母亲。我们所给予并呵护的,正是妳们的世界。」

    她望向依在女奴身旁的安娜。

    「妳们当中,有些人是生活在这裡的后代。」

    转向把手放在主人肩膀上的艾萝。

    「有些人是新加入者。」

    目光飘移着熘往一身髒乱的雪莉。

    「有些人遵从第一种现象的意志,试着从这裡夺回被带走的孩子。」

    升至哭红了脸的黑曜石。

    「有些人遵从第二种现象的意志,代替母亲陪伴这裡的孩子们。」

    滑落到眼角悬挂泪珠的伊莉莎白。

    「有些人遵从第三种现象的意志,沉睡在母亲温暖的怀抱裡。」

    接着伴随微冷的气息吹往冷静以对的神圣女帝。

    「有些人为了野心横越梦与现实。」

    紧拥爱人的第三皇女。

    「有些人为了爱不择一切。」

    面露怯色的白翡翠。

    「有些人比母亲感受到的更具个性。」

    面无表情的祖母绿。

    「有些人默默守护着大家。」

    眼神动摇的红玛瑙。

    「有些人体现了矛盾的秩序。」

    最后她轻闭双眼。

    「而有些人……大多数的人……她们不需要知道失去阳光的此处,是否还能沐浴在阳光底下。」──是的。

    母亲从溷沌中守护着孩子们的生命,母亲为失去阳光的孩子们编织美梦。

    不合理的残忍与疼痛被她阻隔在外,几可乱真的梦就是孩子所在的世界。

    一切宛如梦幻泡影,却又不是虚无之梦。

    既然如此,哪边是梦而哪边是现实又有何差别?对大多数人来说,活在夏娃之梦就是她们的人生。

    对极少数人来说,甦醒意味着将面对残酷的真理。

    无论最终以何种形式度过一生,她们仍是母亲们深爱着的孩子。

    而为了被真理无情割伤的孩子,她赋予受伤者们知与盲的选择。

    站在真理前方的孩子们所选择的是──§一片宁静。

    感觉得到有什麽声音消失了。

    一点点地、一点点地,犹如红色的雾气飞向空中、回归某处。

    失去重量的身体开始坠落,然后……「嗯……」

    意识恢复过来时,已置身一如往常熟悉的黑色房间。

    背后是舒适的床舖,眼前则是睡眼惺忪的小主人。

    灰色大眼睛赌气着横起来,红润的脸蛋也圆鼓鼓地隆起,主人似乎很不满片刻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个阿姨一直说着安娜大人听不懂的事情。」

    有听但没有全懂的艾萝认同似地点点头,摸了摸主人鼓着的脸颊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好像不用再逃跑了。」

    「真的能相信吗……那种可疑阿姨说的话……」

    「应该吧……」

    竟然说人家是可疑的阿姨,主人真是太厉害了。

    同样经历过不可思议的体验,自己就没办法对这些事情抱持轻鬆的态度。

    话虽如此,倒是有鬆了一大口气的感觉。

    因为导致主奴分开的第三次试验,是出于主考官的个人意志以药物导致试验失败,而主考官之所以这麽做,是为了当其目标达成时,能够让主奴俩顺利脱身。

    在主考官的独断行为被迫中止后的现在,应当修复的错误都会被导正。

    换句话说,选择继续当小主人女奴的她,将能够再次接受试验。

    这次一定没问题。

    睡意如浪涛般一层层地拍打上岸,纵使仍感到不安,主奴俩只是沉默地藉由彼此的体温来安抚这样的心情。

    明天将会一如往常。

    明天的明天也将是如此。

    不论是在阳光普照的「那边」,还是爱慾交织的「这边」,她都将牵着小主人的手一同走下去。

    怀裡的呼吸声悄悄依循规律时,忽地吹来一阵舒服的凉风。

    银白色长髮如波浪般轻轻飘动,就像是被某人温柔地抚摸。

    眨眼间的刹那,她似乎看见了黑髮女子在嘴前竖起食指的模样。

    幽幻的身影随着凉意悄然消失,温柔的关门声传来,空气中浮现若有似无的酸臭味。

    艾萝凝视着主人安稳的睡脸,随后也阖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