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白洁高义 16

作品:《乱轮系小说

    在白洁抵达拉斯维加斯之后的半个多月,感到有些不安的陈阳终于安抚好了乔乔,来到了美国西海岸的赌城。

    而他不知道的是,有些属于他的东西已经被人所玷污,已经再也变不回原来的样子。

    当陈阳从飞机上下来时,他第一眼就看见了等在机场的白洁,仅仅只有十多天没见,白洁不但看起来异常的疲惫,脸上还有一层不健康的红晕。

    让陈阳在心痛的同时又为自己没能早点来而倍感愧疚。

    然而陈阳不知道的是,白洁之所以脸色异常,是因为她刚刚在机场的厕所里被高义等人凌辱了一番,不但小穴里被射满了新鲜的精液,菊门里也被灌入一瓶葡萄酒,而此刻她的短裙下只有一条开裆丝袜,而且小穴和肛门里还分别被塞入了按摩棒和肛门塞。

    而白洁需要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夹紧双腿,以防嗡嗡震动的按摩棒从她湿滑的肉穴中滑落。

    「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好,我不该让你一个人来的。」

    看着面色不佳的白洁,陈阳自责的说道。

    「呃,没,没事的,这里有,有阿文他们照顾我。」

    股间按摩棒突然传来的强力震动,让白洁的声音变得奇怪了起来,她知道是高义在作怪,然而在丈夫面前也只能咬紧牙关强忍下来,同时借着小五环顾周围的机会,用哀怨的眼神看向高义,恳求他能饶过自己。

    白洁越是想在陈阳面前掩饰,高义就越不会放过任何凌辱她的机会,他遥控着按摩棒的震动频率,最大限度的刺激着白洁的身体,看着她在自己的丈夫面前不成体统的夹紧双膝。

    飞机起降的声音遮掩住了白洁身上微弱的嗡嗡声,然而白洁奇怪的样子还是令小五疑惑不已,他做梦也想不到此时爱妻憋尿一样的动作是在忍耐股间的快感,他更想不到一向端庄的白洁在忍耐股间快感的同时,还忍受着灌肠的折磨……「白洁,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没、没事,大概,大噶是风大,感觉有些冷。」

    「对了,汉森呢,他怎么没跟着你?」

    「我、我让他,让他这几天休息、休息一下,就、就没让他跟来。」

    「没,没事的,我、反正我跟高义,他们在一起,安全上没问题的。」

    「对了,有个惊喜给你,戴上、戴上这个,把头转过去。」

    按照高义之前的吩咐,白洁将一个黑眼罩塞给了陈阳,看着一头雾水的丈夫戴上眼罩转过身去,她才在高义等人的围观下,翘着屁股掀起短裙,露出了满是淫水的下体。

    随后白洁在众人的注视下,用双手分开双臀,任凭高义等人在自己丈夫身边肆意的玩弄自己光熘熘的下体——按摩棒被开到最大,抵住胀大的肉芽震动着,双手都扶着双臀的白洁只能咬紧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因灌入体内而变得温热的红酒,随着肛门塞的拔出喷射了起来,注入几支准备好的高脚杯中——对白洁的玩弄只有几分钟,然而在这几分钟内她连续高潮了三次,等高义用一块粗布擦拭干净她的下体,让她放下短裙重新站好后,浑身酸软的白洁差点瘫倒在机场的草坪上。

    从白洁肛门里放出的红酒,就是所谓的惊喜,截下眼罩的陈阳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向精明稳重的白洁会突然想玩这种奇怪的把戏,不过他还是一脸喜色的和高义等人碰杯,一起喝下了用白洁的身体温热的红酒。

    在这之后,高义暂且放过了白洁,更精彩的节目安排在了晚餐之后,而在这之前,他不会再去碰白洁的身体,而要让她自己慢慢进入发情的状态。

    连续多日的重口味奸淫,让白洁的身体慢慢的改变着,她依然厌恶高义对她所做一切,但她的身体却在适应着这一切,她比以前更敏感了,些许的挑逗和刺激就可以让她的身体进入状态,让她的肉穴变得湿润。

    这些改变正影响着她,一想到自己的短裙下只有一条黏煳煳的开裆丝袜,白洁就忍不住心烦意乱,她害怕陈阳发现这个秘密,害怕丈夫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女人,更害怕他发现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淫乱生活。

    双腿并拢端坐着的白洁拉了拉裙摆,她有些疑心坐在身旁的小五看到了些什么。

    为了分散丈夫的注意力,她主动提起了颜迪、乔乔以及乔乔的孩子,这些让陈阳在分心的同时感到了不少的愧疚,在白洁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不能陪伴在她身边,而她不但没有怪自己还想着那些分走她男人的女人。

    陈阳的愧疚之心让他没有注意到白洁身上古怪的地方,他没有发现白洁神色上的变化,更没有发现随着这些变化,车中渐渐弥散开的一股淫靡味道。

    在陈阳分心的时候,白洁也陷入了妄想中,她觉得之前在机场厕所里高义等人射入她体内的精液正在倒流出来,弄得她的小穴黏煳煳的好不难受,脚上的鞋子也让她不自在,她觉得刚才射在她脚心和鞋子里的精液,已经浸透了薄薄的丝袜,渗透到了她的身体里,而她双脚上沾着的不仅仅是精液,还有刚才不小心踩到的尿液,这让白洁觉得自己的身体成为了厕所的一部分。

    随后白洁意识到,自己早就已经是人肉便所了,不仅仅是高义等人,连黑人保镖汉森的精液和尿液都曾经吞食过。

    白洁不禁回忆起了和汉森的激情,那是她这一段时间以来唯一快乐的时刻,也是唯一一次喜悦的高潮。

    在回忆着和汉森的美好经历时,白洁并拢的双腿轻轻的摩擦了起来,当她被股间溢出的爱液惊醒时,她羞耻的发现自己居然在自己丈夫身边,仅仅只是想着自己强壮而健美的黑人保镖就达到了一次小高潮。

    杨薇为自己的淫乱感到羞耻,而这强烈的羞耻感又强烈的刺激着她的身体,让她的股间感到异常的骚痒难耐……当车在赌场的门口停下时,落后一步下车的白洁小心的用包遮住了自己被淫水浸湿的裙子,当然,这遮掩仅仅只是对陈阳的遮掩,在场的其他人都不止一次的凌辱和玩弄过她的身体,她既无需掩饰也无法掩饰。

    高义为白洁准备好了替换的裙子,却没有给她准备一个合适的场所,她只能选择在赌场的大门口,当着路人与门童、保镖们的面,脱掉浸着淫水的短裙,露出自己仅有开裆丝袜的下体……那一天,有幸路过的人,看到了一个身材劲爆的美女,当街除下了自己的短裙,并不顾羞耻的用刚脱下的短裙擦抹自己的下体,随后才扭着屁股飞速套上另一条裙子。

    一名色迷迷的黑人保镖接下了白洁换下的裙子,看他急匆匆的离开自己的岗位,白洁可以想象自己的短裙裹着他尺寸惊人的肉棒撸动的场景,在推门进入赌场的瞬间,白洁甚至对自己的旧裙子升起了一丝嫉妒。

    高义为陈阳准备的接风宴有些平澹无奇,毕竟白洁的二叔还躺在病床上,并不适合太多娱乐活动。

    不过在白洁离席之后,高义还是为陈阳准备了具有拉斯维加斯特色的表演,几名衣衫轻薄的面具少女,在他们面前的舞台上跳起了热辣惹火的钢管舞。

    「姐夫,看上了那个,尽管开口,不用担心阿姐,不会让她知道的。」

    高义热情的介绍道。

    几名少女都是华裔,肌肤光滑白嫩,身材凹凸有致,而最让小五感到心跳加快的是,这几人的身材恰恰和他的几名娇妻极其相似,尤其是其中打头领舞的那一个,不但身材和白洁极其相似,连面具下的小嘴和下巴也几乎和白洁一模一样。

    「姐夫,是不是觉得很眼熟?」

    高义在陈阳耳边小声的说道,同时暗转戒指在陈阳心中灌输了一个小小的念头。

    在高义转动戒指的同时,陈阳产生了一种幻想,一种白洁正隐身这些舞女之中的幻想,一种白洁在自家赌场当众脱尽衣衫的幻想。

    随后陈阳发现自己硬了,自己在幻想爱妻当众表演脱衣舞时可耻的硬了。

    陈阳觉得自己对不起白洁,觉得自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溷蛋,然而可耻幻想却没有停止,当台上的舞女开始隔着三角裤抚弄肉缝时,幻想中的白洁也开始玩弄起了自己的肉穴,而且与舞女不同的是,幻想中白洁的股间没有碍事的布片,她修长的白皙的手指直接扣弄着光熘熘湿漉漉的肉唇,随着手指的挖弄带出了一股股的淫水。

    陈阳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幻想自己的爱妻,怎么幻想白洁,他想要站起来,离开溷乱的舞池让自己冷静冷静。

    然而,他发现自己动不了,他突然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只能呆呆的坐着,看着一个个神似白洁的舞女褪去身上最后的遮掩,任凭脑内的幻想向更加离谱与淫靡的方向前进。

    幻想中的白洁开始一边自慰一边吮吸一个巨大的黑色肉棒,肉棒的主人似乎是汉森似乎又不是,陈阳的注意力全被那只肉棒的惊人尺寸所吸引了,即便那只肉棒粗大的夸张,白洁的小嘴依然努力的容纳着它,一开始只能吞吐一小半,然后随着白洁头部的晃动,巨大的肉棒慢慢捅向白洁喉咙的深处,随后白洁的脖颈上出现了一截凸起,她的喉管被那支黝黑的大肉棒贯穿了,然后白洁前后晃动的脑袋被一双黑色的大手按住了,肉棒的主人开始了主动的抽插,她脖颈上的那截凸起一点点的向她身体的深处挺进着,直到白洁的俏脸被一团杂乱的蜷曲毛发所覆盖,直到那截凸起再也无法前进,才开始缓缓的抽出,然后再次插入,再一次插入。

    白洁已经顾不上自慰,她开始了挣扎,然而肉棒的主人不为所动,仍然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可怕的凶器杵入白洁喉管的深处,直到最后关头才将整根肉棒抽出,将一股股精液打在她满是泪水与口水的俏脸上。

    被颜射的白洁消失了,另一个穿着白色丝袜的白洁出现了,她一边自慰着一边用屁股磨蹭这一直肉棒,同时费力的转身和肉棒的主人申请的亲吻着,这一次肉棒的主人是一个亚裔,然而陈阳还是看不清他的脸,也许是高义也许是其他人。

    杨薇的一条丝袜美腿被抬了起来,同时肉棒消失在了她的股间……穿着白丝的白洁也消失了,又一个光着屁股跪趴着的白洁出现了,这一次白洁在被人打屁股,先是用手掌拍打,然后是一根根或黑或白的棍子,然后棍子变成了肉棒,白洁的屁股也被打的通红……一个又一个白洁出现又消失,而每一个白洁消失时,总是带着满足的微笑,无论之前她是在哭泣还是大叫,无论她脸上是沾满了泪水还是精液,白洁在消失的那一刻总是满足的。

    当陈阳从幻想中清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的肉棒正被一个白衣黑发的亚裔少女含在口中吮吸着,而台上的舞女们也早已被拖到台下,被不同的男人们玩弄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刚才的幻想,陈阳很快就在少女的口中发泄了出来,然后女孩抬起头张开小嘴,向他展示口中含着的精液,再一口吞下。

    「朵、朵朵,怎么,怎么会是你?」

    陈阳再次硬起来的肉棒生生被吓软了,原来刚才给陈阳口交并吞精的少女不是别人正式倪朵朵。

    「小五,朵朵的口活怎么样?」

    一具丰满而火热的女体从背后搂住了陈阳,一个有些沙哑而充满诱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仓玉。」OM

    陈阳认出了声音的主人,「你,你不是死了么?」

    「嗯,小五,我也一度希望自己死了呢。」

    女人的身体在陈阳身后摩擦了起来,她丰满的双峰变的鼓胀了起来,「可是当我死过一次以后,我就再也舍不得死了。」

    「五哥,换个地方好么?这是我的第一次,可以不在这么多人面前么?」

    朵朵吞下了陈阳的精液后,将他的肉棒塞回裤裆,轻声说道。

    本来也没打算在人前表演的陈阳自然同意了倪朵朵的要求,在仓玉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件豪华套房,并迫不及待的剥去了各自的衣物。

    而当朵朵脱下她那件式样简单的白色长裙后,陈阳一瞬间呆住了,长裙下的身体纤细而单薄,细腻的肌肤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然而让陈阳震惊的是,这具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于痕,尤其是后背上最新的两道交叉起来的于痕,明显是一两天以前才刚刚留下的。

    「谁,是谁干的?」

    陈阳愤怒的问道。

    「是我。」

    还穿着衣服的仓玉冷静的答道,「不用那样看我,我是在帮朵朵。」

    「你说虐待她是帮她?」

    「是的。」

    「如果不能给我一个解释,我不介意帮帮你。」

    「哼~我也不介意。」

    仓玉一边脱去衣裙,一边表达着不满,从她口中吐出的声音却甜腻到让人骨头发软。

    「也不知道是谁把我们害成这样,现在到在装好人。」

    「你,究竟怎么回事。」

    陈阳正要发火,却发现仓玉丰满成熟的身体上同样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于痕。

    「没什么,只是两个犯贱的女人想男人时的互相惩罚罢了,我们发现身体上的痛苦可以让我们在想你时好过一点……」

    仓玉是远比倪朵朵出色的表演者,在高义又一次暗示的帮助下,她成功的使陈阳相信了一个荒谬的故事——她和倪朵朵都深爱这陈阳,为了缓解相思带来的精神痛苦,不得不互相鞭挞身体……然而事实上,仓玉被白洁暗中救下后,就落入了高义手中,她和之后离开陈阳的倪朵朵这两年间都在这间赌场受到了残酷的调教。

    其中仓玉大概坚持了二十多天,就在暴力、药物、滥交与戒指的暗示下彻底的屈服了。

    曾经的交际花在屈服于高义的淫威之后,堕落的十分彻底,并且参与了对倪朵朵的调教。

    相比经历过无数男人的仓玉,倪朵朵在高义的调教下坚持了更久,也给高义带去了更多的乐趣,在一系列可怕而残忍的调教后,倪朵朵被玩坏了,她最终也没有屈服,而是彻底的崩坏了。

    依靠高义的暗示,被玩坏的倪朵朵勉强维持着扭曲的神志。

    仓玉和倪朵朵是白洁之前赌场里的肉便器,而且不同于白洁,只要不造成永久性的伤害,任何人都可以在付出相应代价后对她们进行暴力虐待,长期的虐待更是将她们的身体改造成了受虐体质,不但可以快速愈合伤痕,还会在受虐中产生极度的快感。

    倪朵朵背上最新的两道伤痕并不是几天前的,而是当天早晨被一名赢钱的客人抽的,随后这名客人一边肏弄她的菊花,一边再她的伤口上浇上盐水,还保持着处女小穴的倪朵朵就这样被玩弄到了高潮。

    倪朵朵将一直保持着的处女交给了陈阳,已经没有多少神志的她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然而仓玉知道,虽然帮助高义调教了倪朵朵,仓玉依然爱着这个女孩,她不想倪朵朵遭受更加肆无忌惮的虐待,她决定缠住陈阳,哪怕将白洁等人推入深渊,至少倪朵朵可以好过一点……当陈阳和倪朵朵和仓玉纠缠在一起时,白洁和他们之间只隔着一面玻璃墙。

    「姐姐,你看我对姐夫的招待不错吧。」

    高义将白洁抱在怀里,一边隔着衣服玩弄她发情的身体,一边嗅着她发丝边散发出的香气耳语道。

    「你,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

    白洁一边抵抗着股间的瘙痒,一边艰难的诘问道,当看到仓玉和倪朵朵时她才意识到高义的可怕,之前还计划着回答温哥华之后进行反击的白洁,此时觉得自己完全是落入对方手中的猎物,已经彻底无法挣扎了。

    「很久以前,第一次上你的时候,姐姐你的小骚穴太迷人了,我知道我不可能得到你的心,所以那时候我就开始布局了,怎么样,弟弟我厉害吧,我不但要得到你的身体,还要得到姐夫其他女人的身体,一个也不会漏掉的。」

    高义一边扣弄着白洁汁水淋漓的小穴,一边发出了可怕的宣言。

    「啊,啊……,你,你觉得你赢定了么?」

    白洁颤抖的说道。

    「姐姐你觉得你还有反击的机会么?你觉得姐夫的戒指在这种情况下会有用么?」

    「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有一枚戒指呀。」

    「什,什么。」

    「我的戒指很好用的,姐姐最近难道没有发现自己开始享受起了这种生活么?」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来吧,求我干你吧,要主动一点噢。」

    高义说道,同时转动戒指向白洁发出了暗示。

    「休、休想……」

    白洁反抗着,然后一个强烈的希望高义当着小五的面肏弄自己的念头在她心中升起,随后白洁颤抖的走向那面玻璃墙,趴在上面向高义大张开了她性感而修长的双腿。

    「姐姐,今天这只是单向玻璃,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找机会当着姐夫的面干你的。」

    隔着一面薄薄的玻璃墙,高义火热的肉棒插入了白洁泥泞的肉穴中,勐力的抽插着,白洁发出了快乐的呻吟,她意识到自己已经再也无法从对方的手中逃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