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性福从妈开始

作品:《乱轮系小说

    那天下午手机响了。

    电话一接通,那边开腔了:「小刘,我是曾姐。我在人民医院。你妈自杀了,刚送到医院……」

    曾姐是妈妈请的保姆。

    接到电话后,我立刻从省城赶回家里——一个偏僻的小城市。

    我是一个富二代,老爸是我们家所在城市的一霸。

    黑白通吃那种。

    在家乡,几乎我知道的生意好像都有我们家的一份子。

    我一人在省会读书。

    而爸妈刚分居半年。

    为什么分居?因为小三搬到家里住了。

    有钱人嘛,谁没几个女人呀。

    但都不会往家里带,但问题是如果小三怀上了?据说还检查出是一个男胎,而偏偏我们家三代单传……妈原本是个没主见的人,在小三进村后终于作了人生第一决定——离家出走。

    驱车到了医院,找到了老妈请的保姆。

    知道妈妈没什么大事,总算喘了口气。

    把垫的药费还给曾姐后,才开始说起老妈的事。

    原来是跟舅舅、小姨有关呀。

    其实,毕竟是做了很多年的有钱人呀。

    妈离家出走时手上还是有一笔钱了。

    而且住的房子也是记在老妈名下的。

    日子过得还是跟以前一样。

    前一段日子,舅舅、小姨上门找了妈妈。

    说有一条赚钱的好路子,就缺点本钱………老妈投资了,还把房子也押给了银行………结果嘛,大家应该想到了。

    我在医院里呆了一个晚上,妈醒了。

    她醒来的时候,我正在的洗手间了刷牙。

    听到帮她换药的护士姐姐在外面说:「喔,你醒了呀。」

    我赶紧地冲出了房间。

    那会,老妈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我冲过去,喊了一声:妈!老妈一听到我的声音,一下扭过头。

    看到是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紧紧地抱着她,拍着她的背。

    说:「没事了,没事了………」

    她喃喃着:「妈什么都没有了,妈什么都没有了……」

    因为曾姐发现得早,救得也早,妈也没什么大事。

    没两天就出院了。

    但能去那呀,只能跟我回省城了。

    在以前,我是独子。

    老爸总认为。

    老刘家的继承人,那能在乡下小城里念书呀。

    所以高一时就送我到省里去念贵族学校。

    在学校旁边买了套房子。

    平时我一个人住那,除了偶尔小玲过来过夜。

    小玲是我的女朋友,一个童颜巨乳的萝莉。

    回家前,我给了电话小玲。

    让她把放在家里的东西赶紧拿走。

    呵呵,不想让妈知道我在谈恋爱的事。

    但没想到,当事情揭开时。

    成了引爆后面一堆事的导火线。

    经过这次自杀,老妈变得不想说话了,也不想见人。

    一开始整天都躲在房子里。

    老公不要她了,哥哥和妹妹欺骗了她。

    她一无所有,除了她的儿子。

    那段时间刚好是暑假,我也有时间陪着。

    没办法陪小玲了,为了妈妈。

    为了开解她,我陪着老妈到处走走。

    出了这么一桩事,妈对家看得很重。

    或者说是她唯一剩下的家。

    她不远意离家远走。

    最喜欢的事就是干家务,虽然她也很多年没怎么干过了。

    在那一个月,妈妈总是准时地早早把我叫醒,然后吃她亲手做的早餐。

    好难吃呀!但我总是一点不剩地吃完。

    而那会妈妈总是斜坐在椅子上,单手托着鳃。

    静静地看着我把玉米渣粥和包子吃完。

    吃早饭时,每当我抬起头。

    总能看到,早上的阳光透过窗棂,打在她的脸上。

    妈妈的眼睫毛好长好长。

    高挺的鼻子,瓜子脸。

    好美呀。

    吃完早饭,或者拖着她的手到菜市场转一转、或者开着车到郊区散散步……晚上,她总喜欢坐在大厅里——开着电视,声音很小;灯开得好暗;我抱着她。

    她一遍又一遍地回忆,一遍又一遍地说起我小时候的事。

    妈妈以前是很文静的一个人,但自从这次事以后。

    她对着我好像突然打开了话的盒子。

    说实话,以前的我跟老爸更亲近一些。

    妈妈也很关心我。

    但平时就像个隐形人,很少说话。

    跟我说得也不多。

    那一个月,我只是偶尔发短讯给老爸,告诉他老妈没事。

    其实老爸也一直想妈回家,但他总想。

    一个不会赚钱的女人在外面。

    迟早会坐吃山空的,钱花光了自然会回家。

    但没想到她这次会做得那么的决绝。

    然后偷偷摸摸地见一下小玲。

    但由于整天陪着老妈,没能和小玲见几面。

    而每次见面只能抱着亲嘴,上下摸几把。

    什么事也干不了。

    憋死我了……但没办法呀。

    老妈要紧呀。

    天气越来越热,虽有空调。

    但妈妈受不了空调房里的味道。

    只能吹着风扇。

    但这天气,风扇吹出来的风也是热的。

    人动也不动,身上也是一身子的汗。

    人就好像裹了一层外壳一样。

    在家里,我们穿的衣服也越来越少。

    妈妈还是一如既往地让我抱在怀里,一如既往地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过去。

    可把我苦惨了呀。

    这就么陪了老妈两星期吧。

    我终于撑不住了。

    一天下午,我找了个借口跑了出来。

    打电话给小玲,在酒店开了房。

    但裤子都脱了,电话就响了——是妈妈打来的。

    我冲口而「妈的……」

    当我回到家,转动钥匙的时候。

    就听到门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门打开了。

    妈一把抱着我「宝宝,你回来了。想死妈妈了」

    妈妈紧紧地抱着我,我俩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

    两块熟软的肉压在我的胸前。

    喔,妈妈没戴奶罩。

    刚刚和小玲开房,随便地插了也下子。

    还没射就往家里跑了。

    我的小伙伴肚子里还憋着一大泡的子孙。

    给妈妈这一抱。

    本来半软的兄弟一下子抬起头。

    顶着妈妈的妹妹。

    我脸一下子红了——那是妈妈呀,那能这样。

    妈妈这时还没有察觉到我的硬朗。

    她把脸埋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手轻轻地拍着妈妈的后背。

    我的屁股偷偷地往后翘。

    这样子,我的兄弟就离开了妈妈的身子。

    母子俩就这样在门口抱了一会,我的屁股一直厥。

    腰都快断了,妈妈总算把我放开了。

    拖着我的手回家里。

    这时,我终于可以仔细地打量妈妈了。

    好一匹大洋马呀。

    1米74的个子。

    上下身的比例是标准的黄金分割比例。

    屁股很翘,但腰没有一点的赘肉。

    往上高高的耸起。

    由于人很高挑,远看也不是葫芦形。

    身材很匀称。

    由于天气热又不开口调,所以老妈穿得很少。

    只穿了一条齐B的小短裙。

    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交叉地晾在沙发上。

    想起来,妈妈16岁时就和爸好上了。

    并有了我。

    那年妈才刚考上中专。

    老爸是那技校的副校长(呵呵,老爸现在还在公务员系统里面溷。

    但职务一直不高,大隐隐于政府呀)。

    妈妈生下我一年后才领证,因为还没到合法的年龄呀。

    校学搞女学生,溷蛋呀!而且,那会老爸已经四十好几了。

    校长搞女学生,在今天也是人人喊打的事。

    在当年更不用说了。

    禽兽呀!从那天后,我开始以看女人的眼光来看老妈。

    ……弯腰检东西时,屁股钩勒出一条丰满的曲线……………妈盘在沙发上,两条大白腿晃着,隐隐约约看到中间的…………当面对你弯下腰时,从随下衣领中望去。

    深深的乳沟。

    两个黑色的葡萄点缀在两团白腻上面。

    靠,竹笋形呀……死啦,我不由自主地爱上了这个女人。

    太性感了。

    自己老妈不能干。

    但吃下豆腐总可以吧。

    从那天起,我开始对老妈做了很多小动作。

    …………妈做饭时。

    从后抱着她的腰,轻轻地亲一口脸蛋。

    然后撒个娇「妈……今天有什么好菜呀。我饿………快点嘛」

    「一边去……」

    「你手刚在切肉,还抹我脸上……」

    「谁让你突然过来吓我」…………「妈……这小炒肉太咸啦……」

    筷子夹着一块肉送到老妈肉边。

    妈一口吃了下去。

    「那咸了呀,那味刚刚好……」

    看着妈的嘴唇,我不由想着如果含着我的兄弟……有时想想,我是在玩火呀。

    一开始只是不由自主地想吃吃豆腐。

    但到了后来,脑子里满是妈和我在床上各种缠绵的样子。

    「我要得到这个女人…我要得到这个女人…我要得到这个女人…」

    我脑子里不断地复读着这一句话。

    「她是老妈,那是乱伦…不管了,大门一关谁知道」

    「小玲知道怎么办呀…不管了,迟早她母女俩和老妈会一起陪我玩的」

    「老爸还爱着老妈,老爸对我挺好的…不管了,老爸的东西以前迟早全是我的…」………………………………自从下定决心要得到老妈。

    我开始仔细盘算得到老妈的方法。

    这下子头痛了,因为以前没有什么泡妞的经验。

    记得以前在家里时,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开着车在城里乱转。

    看到落单的女孩就问要不要坐顺风车,如果愿意上车。

    直接拉去开房,晚上直接压上去就行。

    就连我的初中班主任,也是因奸成爱的。

    但这是老妈呀,不能用强。

    我绞尽了脑汁,想出了以下方法:步骤一:继续保持与老妈的身体接触,让我们开始时她身体不会太反感;步骤二:继续倍老妈各处走走,但逐渐澹化母子的关系。

    而转向朋友的关系;步骤三:以老妈的心态,她什么都没有了。

    只有我。

    要向她灌输我俩相依为命的想法。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泡妈计划:情节一由于前两点的工作在老妈到家后我一直是这么做着。

    所以进一步也显得不那么的明显。

    只是多了些情侣的举动。

    比如上街时,我主动拖着她的手。

    从出门开始到回家。

    女人买东西是比较狂热的,往往能在马路上走一天。

    要耐心的陪着。

    回家后,帮老妈捏脚。

    「一走走一天,累死了呀。你牛呀,还穿高跟鞋。1米5的才穿。你穿干嘛……来,我给你捏捏」

    老妈懒洋洋的斜靠在沙发上。

    而抬起她的脚。

    把高跟鞋脱下。

    双手抓住她的脚板,两个大拇指死顶着妈妈的脚板。

    「嗯……嗯……就这样……舒服呀」

    没几天时间,按摩的部位从小腿按到了背部。

    妈妈一般趴在沙发上,而坐在妈妈的大腿上双手从臂膀一下往下压。

    一开始,我还挺规矩的。

    主要按摩到腰,偶尔就碰碰屁股。

    但当我按到关键部位的附近时。

    妈妈总是轻声说舒服。

    我也放着胆子试探一下子。

    当按到胳膊底下时,双手总是有意无意地往前推。

    我总能感受到妈妈胸前两团的柔软和热力。

    妈妈没反应,还是一直低着头,老老实实趴着。

    情节二这几天,我弄了很多的爱情电影。

    各类型的,浪漫的、搞笑的、冒险的,大家不要误会。

    都是正规的爱情电影,不会带色的。

    只是引导老妈往爱情方面想。

    当母子二人,相互依偎地靠在沙发上时。

    大厅灯光很昏暗,唯一的光源是电视机。

    这时,我可以轻轻地搂着她,而过一会。

    搂得紧一点,老妈会把脑袋很自然地靠在我的肩膀上。

    而我的另一只手可以往在她的大腿上。

    当电影情节深入时,可以随着情节深入轻轻的抚摸。

    由于女人已经沉浸到电影剧情当中,轻柔的动作会加深她的沉醉。

    而对我产生依赖。

    当电视情到浓时,我适时地亲一下老妈的脸。

    渐渐地,渐渐地,老妈适应了我很多平时只出现在情侣身上的小动作。

    偶尔,妈妈会把头挨在我的臂膀上。

    我顺势搂着妈妈。

    她也没反应。

    由于看完一部电影,妈妈笑着提起电影上的老帅哥。

    我说「就会看老帅哥,你身边的小帅哥不管了??」

    说完一推,把妈妈压在沙发上。

    用手抓她的胳膊底。

    妈妈格格地笑着,用手拍打、推着我。

    那会姿势很暧昧,我整个人压在妈妈的身子上。

    妈妈的两条腿夹着我。

    由于在家里,妈妈只穿了一条睡裙。

    和我打闹着,裙子不知不觉被掀起了大半。

    看到妈妈小内内,黑色的一条小内裤。

    这一是条介于正规女性内裤与丁字裤之间的女性内裤。

    布料很少,刚刚好遮掩着三角地带。

    内裤边上的蕾丝边上还能看到夹着两条毛。

    看到这个,我的下面总是不由自主的硬起来。

    而且兄弟总是很不争气地顶着老妈的大腿。

    但妈妈好像总是浑然不觉。

    情节三有时看电视,多看时尚节目。

    女人基本都爱看这个。

    看着电视里的模特。

    我会把模特和老妈作比较。

    「妈,这套衣服真不错,但这模特胸不够挺,屁股也不翘,显不出这衣服的造型……」

    然后陪老妈压马路时,看到类似的服装……「妈,你看这衣服像不像昨天节目上那套呀,你穿正合适……」

    「妈,你看这衣服像不像昨天节目上那套呀,你穿正合适……」

    「乱说,妈不要。那有那么好身材呀」

    「妈呀,你挺损的。明知那模特比你差远了……」

    有一次,我鼓起勇气拿了一套情趣睡衣给老妈。

    半开玩笑地说:「妈,这个合适……」。

    妈害羞地推了我一下,没说什么。

    但结账的时候把这睡衣也带上了。

    情节四自从上次和小玲开房后,晚上的忆苦思甜内容好像有点变化。

    老妈变得开始跟我聊现在的生活。

    聊着聊着,她总会关心我的感情生活。

    比如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

    我有没有开始谈恋爱呀。

    ……直到我和老妈有了第一次后,我才知道。

    那天回来后,她闻到了我身上的香水味。

    她开始察觉到了:他儿子恋爱了。

    她开始有种幻得幻失的感觉。

    她最后的一个男人也可能要离她而去被人抢走了……我最喜欢碰到这种话题,我会说:我喜欢的人呀。

    个子高高,至少有1.7以上。

    长头发………当我说了半天,老妈反映过来我说的是她时。

    她会轻轻地打我一下「你呀,就贫。老妈说正经的……」

    「妈,我说的就是正经话,我就喜欢这样的女人」

    偶尔,我会提起。

    以前在家时,爸老往外走。

    只有我陪着老妈。

    后来上了省城,变得一个人了。

    现在还好,有老妈在身边,我身边只剩下她了……我的泡妈计划出乎意料地顺利。

    我和老妈渐渐变得越来越像一对情侣。

    而非母子。

    当然,这也是因为老妈以前也没什么朋友。

    再突遭身边的人抛弃。

    再加上我俩日夜相对,才会进展那么的快。

    而且,我确实也成了老妈身边唯一的人了。

    现在,万事具备,只剩做爱了。

    妈,等着我的炮决吧在。

    我在等待时机走出最后一步。

    总攻将在开学后的第一周展开……终于开学了,因为要上学嘛。

    当然白天就得离开老妈了。

    人总是两条腿走路的。

    大老婆(我心里已经把老妈当成大老婆)要哄,小老婆当然也要哄啦。

    冷落了我的小性奴一个暑假呀。

    所以,每天放学后都要打个偏僻的角落温存半天。

    当然,只会亲亲摸摸的,不会深入。

    因为我要存起精力。

    把老妈这条船一炮打沉了。

    经过一个暑假的朝夕相处,老妈离开了我很不习惯。

    但没办法呀。

    我总得上学嘛。

    所以,每天晚上见面变得份外的缠绵。

    星期六到了,那天我拖着老妈的手。

    到了省城最着名的观音山散散心。

    山上有一条很着名的情侣路。

    我跟老妈两人,手拖着手。

    在路上走着。

    在路上拐角的地方会时不时见到一对情侣抱在一起。

    我搂着老妈,指着一张石椅子。

    那椅子很隐蔽,藏在林子后。

    「妈,你看。那是什么呀……」

    妈一看,上面是一个废弃的安全套。

    套里好像还有点液体……「你坏……」

    妈推了我一下……我偷偷指了一下远处的一对情侣。

    「妈,坏什么呀。人家是办完事后直接上山拜菩萨的,观音送子呀……」

    就这样,我和老妈在观音山上玩了一天。

    到天快黑时,终于回到城里了。

    妈提议在外面吃个饭再回家。

    我坚决反对。

    说一身汗,回家洗个澡再说。

    妈扭不过我,只能答应。

    回到家门口,我打开门。

    回身一把抱住老妈,在她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

    「妈……,你先别进去。在门口等我一下,我叫你再进来」

    「你别管,乖,听话啊……」

    天色已晚,正是华灯初上之时。

    妈妈在门口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况,太黑了。

    只能好奇地在门口等着,时不时想探下一头看看。

    但还是忍着。

    一会,屋子里透出一丝亮光。

    然后听到儿子喊:「妈,进来吧!」

    老妈好奇地走进屋子,只见我站在玄关走廊处。

    再走两步,惊呆了。

    只见饭桌上点了两根蜡烛。

    烛光晃动着,照着整齐摆放的两套西餐餐具。

    我拿起摇控器,点了一下。

    一阵音乐轻轻地飘起。

    然后单膝跪下,伸出手……「李春梅小姐,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吗?」

    妈一下子有点蒙,站在那不动。

    轻轻的说「儿,这是什么一回事呀。」

    「我打电话给巴黎春天的西餐厅,让他们帮忙布置的,你喜欢吗?」

    然后,我再重复一次「李玉梅小姐,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吗?」

    妈妈羞涩地腼了一下嘴,把手放在我的手上。

    我拖着老妈的手,走到饭桌旁。

    拉开椅子,很绅士请妈妈坐下。

    喝着据说是波尔多来的红酒,吃着法国厨师煎的小牛排。

    我温柔地看到老妈的眼睛,轻轻地聊起来。

    说起今天路上看到的情侣,说起我打算要带老妈到二人旅游……牛排煎好有一段时间了,有点老。

    但我和老妈都没吃出来。

    轻轻的音乐,轻轻的细语,暗暗的灯乐。

    谁不也想说什么扫兴的事。

    大概吃了两三杯酒,妈妈的脸上飞起一抹红云。

    话也多起来了。

    不容易呀,酒里加了点兴奋剂。

    今晚,亲爱的。

    我要让你HI起来。

    当然,我也要HI起来。

    干妈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HI起来怎么干呀。

    又喝了会红酒,妈已经有两分醉意了。

    我想,时机差不多了吧。

    站起来,再向老妈伸出手。

    「李玉梅小姐,能陪我跳个舞吗?」

    然后,我俩轻轻地抱着。

    我们在大厅里,随着音乐的节奏慢慢地转动。

    妈妈的脸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在她耳边轻轻地述说。

    每天醒来,我看着你做餐的背影,我想你…陪你买东西,拖着你的手,我想你…反正,我在轻轻地述说过去一个月的生活。

    我俩在一起的日子。

    我搂着妈妈的腰,手轻轻的抚摸。

    有时,说着两句,轻轻地吻着她的脸……最后,我紧紧地抱着老妈。

    站着不动,一边不断地亲着老妈的脸,一边喃喃着「妈,我爱你…」

    老妈这时候好像有点不知所措了。

    红酒和兴奋剂的药力已经发散开了。

    再加上刚才的绵绵情话,我那致命的温柔。

    我托起老妈的脸,亲吻着她的唇。

    妈把头扭开,但手还抱着我。

    我双手又把妈的脸扭过来,一口亲了下去。

    舌头也伸过去,妈妈死死咬紧的牙。

    我还是紧紧的吻着,双手松开老妈的脸。

    双手开始抚摸妈妈的身体。

    妈妈还是咬紧了牙,抱着我的腰。

    我一只手摸着她的屁股,一只手摸上的高耸的胸脯。

    妈一手抓住了我「不要…嗯……」

    舌头终于伸进去了。

    我的舌头拼命的搅动。

    一个多月的情绪都上来了。

    双手开始在老妈身上乱摸。

    屁股、小腰、胸脯……妈拼命地扭开,挣扎着。

    「不要…不要,放了妈吧,不要…」

    在妈挣扎最激烈的时候,我突然用力抱紧了妈妈。

    用很沉稳的语气说「妈!!!!!!」

    听到这,妈一下子静了下来。

    我静静地看着她的双眼。

    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对方;什么都没剩下,只有你我;我们只能过一辈子,只能这样,我们也分不开了。给我吧」

    妈好像一下子被击溃了。

    她紧紧地抱着我,我抱着她。

    倒在后面的沙发上。

    我俩激烈的亲吻着。

    我一边亲吻,一边抚摸。

    轻轻地脱下妈妈的衣服。

    妈妈这会没反抗。

    很顺从我的摆布。

    没一会,妈妈的身上只剩下一条粉红色的底裤。

    又亲一会,我直视妈妈的双眼。

    「亲爱的,轮到你帮我脱了。」

    妈很温柔地帮我把T裇和牛仔裤脱下。

    我抱着老妈,轻轻地说「你是上天送我的礼物,亲爱的。我要拆礼物了」

    「嗯……」

    妈妈把头扭开。

    我顺手脱了我和妈妈的底裤,龟头顶在穴口开。

    然后扳正老妈的脸,亲了一口好的额头。

    看着她亮晶晶的双眼。

    然后屁股往下一沉。

    「阿……」BZ.COm

    老妈随着我下沉的节奏屁股往上一顶。

    两人的身子严丝合缝地贴在了一起。

    我深深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终于插了进去了,我的身子没动。

    静静地感觉着妈妈身子的温柔。

    感觉到我的兄弟被一团温暖紧紧地裹着——好紧呀。

    我轻轻地吻了一口妈妈的脸。

    「妈……」

    妈扭头看了一下我。

    「你下面好紧呀……」

    妈推了我一下,立刻又扭开头……我轻轻地把兄弟抽出,能听到妈妈的重重的吸气。

    然后再插进去……妈妈的身子随着我的节奏不断地起伏。

    我搂着她,一只手捏着她的乳房。

    重重地呼吸着。

    妈妈头仰着,口微微张开……我的速度越来越快。

    妈妈的指甲紧紧地抓着我的背,我一边抽插着,一边低声地在妈妈耳边喃喃:「…妈…妈…好棒呀…」

    「…不要叫…」

    「…我就要叫,你是妈,我在日你,我在日我妈…」

    妈妈扭过头,双手扭着我。

    眼睛紧紧闭着。

    紧紧地咬着牙,一声不吭。

    默默地承受着我的冲击。

    一下、一下、再一下……突然,我勐地往下一沉。

    「…阿…」

    妈妈忍不住叫了出来。

    然后直起腰,我把妈妈的两条大腿一抬,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架到了我的肩膀上。

    妈妈的手从我的肩膀滑落在,随放在沙发上。

    这个姿势非好用力,我的腰一挺。

    鸡巴深深地顶入,感觉前面有阻碍。

    插得很深。

    「…阿…」

    妈妈又轻叫了一声。

    头扭着了,往上仰着,两只眼睛开始微微地挣开。

    长长眼捷毛抖动,迷离地望着开花板……我双手搂着妈妈的两条大腿,手掌捏着大腿的内侧。

    妈妈的皮肤细腻呀。

    别人说一白遮三丑,其实肤色固然重要。

    但关键在手感,细腻而有弹性。

    而妈妈的皮肤有上述三样的优点。

    手捏住大腿,感觉妈妈的皮肤粘着我的手掌,真是尤物呀。

    渐渐地,我的身子抽得越来越快。

    妈妈的身子从开始轻轻的起伏,到现在浪起来。

    最后,我一下子全顶进去。

    然后龟头有规律地抖动,要射了。

    我一下子伏在妈妈身子,我的嘴巴封住妈妈的嘴巴。

    舌头拼命地搅动。

    妈妈也激烈的回应。

    精子全洒在妈妈的体内。

    良久,我俩紧紧地抱在一起。

    我吻着妈妈的头发。

    轻轻地在她耳边说:「妈,你是我妈,你是我女人。一辈子的妈,一辈子的女人。我要你,要你一辈。操你,操你一辈子……你的男人是我……」

    「……我是你儿子,你生出来的儿子……老公可以不要老婆,但儿子不能不要妈。我要操你,妈。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

    妈不吭声。

    紧紧地抱着我。

    紧紧地,紧紧地……我俩抱着很久,饭桌上的蜡烛烧没了。

    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我和妈妈还在拥抱着。

    屋子里很静,只有我俩的呼吸声。

    我站起来,打开大灯。

    大厅一下子亮起来,妈妈一下子捂着脸。

    「……不要……不要开灯」

    我倒了两杯红酒,递给妈妈「来,先喝口酒,静一静…」

    妈妈接过酒,一口喝完。

    我又倒了一杯,然后回头,我开始打量着妈妈。

    妈妈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一头长发洒在沙发上。

    鬓角零乱地贴着额头。

    高耸的胸口激烈的起伏,妈妈的心情看来一点都没有平伏。

    两条大白腿,一条搭在沙发上,一条随在地上。

    倒三角很浓密,下面有点黑。

    刚才我射进去的子孙开始有点流了出来。

    打湿了沙发。

    我再把酒递给妈妈,然后也挤上沙发。

    两具身子再挤在一起。

    但一手拿着酒,一手搂着她。

    亲吻着她的发,不吭声。

    妈的头枕着我的臂弯。

    手轻轻的抚摸着我强壮的胸脯。

    良久,妈妈终于开腔了。

    「你溷蛋!」

    「嗯!」

    「你真溷蛋!」

    「嗯!」

    「以后怎么办呀……」

    妈妈声音有点抖,带点哭腔。

    「凉拌。做我女人,还能怎么办呀。难道你还想要别的男人??」

    「我是你妈呀……」

    「妈又怎样。妈,好像你才32吧。你离开了爸,迟早要嫁人。嫁人还不如嫁我了。至少我不会离开你。」

    她轻轻地打了我一下。

    「别贫了,我说正经的!」

    「妈,我就是说正经的。我要你给我生儿子。生很多很多儿子。」

    妈静了下来。

    顿一顿说:「儿,你在外面有女人吧。」。

    这会,她不说我有没有女朋友了。

    而是问我有没有女人。

    我想了想,很老实地说:「是」。

    妈沉默下来了,她的男人好像都是这样子。

    而我也没说话,手捏着她的胸,把玩出各种的形状。

    妈已注定是我女人了。

    她跑不掉,一辈子跑不掉。

    她已注定要在我身下呻吟,注定要帮我生儿育女。

    「她是什么样子的呀」,妈问。

    我说起了小玲,说起了小玲她妈。

    说起我初中时开始的性爱。

    听完了我的讲述。

    妈沉默了。

    久久的,才幽幽地的说:「你和你爸一样溷蛋」。

    「不,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呀!」

    「你只是他老婆,老婆可以换。你是我妈,妈不能换」

    「去。有我这样当妈的吗?」

    「这是孽缘。妈!认命吧。爸可以不要你,但我不行。因为我是你儿子。以后,我可能要娶媳妇,但也是你帮我管。因为你是我的大老婆。」

    这是一种溷蛋逻辑,但此时此刻,妈信了。

    妈妈闭上了眼睛,眼角上渗出两行泪。

    我舔干了她的泪。

    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在她身上抚摸着。

    慢慢往下,撩拨着她的花心。

    最终,妈抱紧了我。

    蚊子叫声音说:「要……」

    我笑我,挑着妈的下巴。

    说:「妈。说儿子老公」

    妈妈举一反三。

    她完全放开了,不断地叫着。

    「儿,汉子。日妈吧。妈给生儿子。日妈吧。给妈吧!」

    我和妈又开始了第二轮大战。

    这次妈完全放开了。

    她随着我的节奏大声地呻吟,叫着儿子老公,日我等等。

    这天晚上,妈妈把心和身子全交给了我。

    成了我的人。

    当然,后来妈跟我提起来,其实她开始也知道我的小动作,但一直容忍着我。

    我和小玲开房的那天,她在我身上闻到了香水味。

    所以她开始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所以对我的小动作一直放开不管。

    但妈妈也有顾虑,毕竟是乱伦呀。

    最后是我那句「老婆可以换,妈不能换」

    打动了她,毕竟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只剩下我。

    想起来,我能泡上妈是因为老妈给我泡呀。

    从天起,妈妈焕发了新生。

    她失去了一个男人,但又重新得到了一个男人。

    我和妈妈刚好上的那一个月,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缠绵几次。

    妈妈的性经验好像很少,一开始只懂得男上女下。

    碰到这种清纯的熟女人妻,而且还是生我养我的尊重母亲。

    一想到这一点,我就像吃了春药。

    在家里,我规定妈妈只能穿着宽松的小短睡裙。

    不准穿底裤。

    方便我随时操作。

    每次做完,我都喜欢详细盘问妈妈和爸做爱的过程。

    一开始,妈妈总是不肯讲。

    到后来,每次都会绘声绘色地描述她的性史。

    每次的讲述,都会引起我更激烈的奸弄。

    为了讨好妈妈,我做一件事。

    我派了我的小弟——跟在爸爸身边干活的。

    跟踪了爸爸的新女人,发现她跟他一个很信任的手下一直在一起。

    结果,老爸把那男的活埋了。

    小三嘛,被他打了一顿后也流产了。

    但没被赶出家门,因为老爸要面子,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绿了(其实最大的绿帽是他儿子新手给他戴上的)。

    那女人还养在家里。

    但经常被打。

    从那以后,老爸开始变得疑神疑鬼的。

    任何手下就信不过。

    而我也回家了,开始接手老爸的生意。

    听到了这个消息,妈妈很激动。

    那天晚上,妈妈曲尽温柔。

    把我融化了。

    完事后,妈妈趴在我身上。

    手指在我胸脯画画圈圈。

    突然说:「儿,以后你的女人都归妈妈管。是不?」

    我吐了口烟,说:「那肯定了呀。」

    「我是你的女人,你一辈子我都要我,是不?」

    「嗯!」

    「要不,你把你姥姥、舅妈、小姨都要了吧!」

    「咳……」

    我一下子被烟呛到了。

    「她们不把我当女儿、妹妹、姐姐看,我也不管她们……」

    可以说,我妈妈家那边都是盛产美女帅哥。

    但人品都不行。

    妈妈当年16岁就跟老爸好上。

    很大程度是因为姥爷他们爱财。

    舅舅本身也是一个大帅哥,所以骗上一个大美女。

    还生了个挺漂亮的女儿。

    现在还在读初二。

    小姨比妈妈小六岁,跟妈妈长得很相像。

    是个骚货,上面老换人。

    怎么形容姥爷一家呢?贪。

    很贪。

    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被他们一家坑过。

    现在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来往。

    但由于我家有钱,所以姥爷一家过得还行。

    姥姥几乎天天做瑜伽,刚刚五十出头。

    但看来起像30多岁的花信少妇。

    最大的关键是,姥爷两年过世了。

    是因为饮酒过量,酒精中毒去的。

    我想起姥姥、小姨和舅妈那娇媚的容颜。

    下面一下子硬了起来。

    顶着老妈,妈妈亲吻着我的肚子,慢慢向下。

    突然,鸡鸡一阵痛,妈妈咬了我一口。

    然后妩媚的看我一眼。

    「一想到这就硬,你……不要……」

    还没说完,就被我压在沙发上……后面的事就简单了,舅舅和小姨坑了妈妈一大笔钱。

    说是要做生意。

    但这两人一直眼高手低,结果亏光了。

    然后,我通过别人借了一大笔高利贷给舅舅,又亏光了。

    结果没办法,舅舅只能跑路到外地避风头去了。

    把姥姥、舅妈、小姨全抛下不管了。

    但刚走就让我找人干掉了。

    而姥姥和舅妈好天天被黑社会上门讨债。

    屋子外面全被淋上红油。

    还扬言要她们出来卖肉还债。

    被逼无奈呀,姥姥只能打电话给妈妈求助。

    妈妈接到电话,只是冷冷的说「自己上来谈吧」

    一天晚上,姥姥到了家里。

    那天晚上,我躲在房子里不出。

    妈妈在厅里接待姥姥。

    妈妈穿着一身性感的睡衣,里面一丝不挂。

    她翘起二郎腿,两条白花花大腿叉着。

    姥姥也觉得对劲。

    但也顾不上了,一见面就一脸鼻涕地哭「儿,妈是对你不起。但你不能不救妈呀……」

    干嚎半天,妈妈一直不吭声。

    姥姥也没劲了。

    只能干笑着看着妈妈。

    妈妈突然站起来,走到姥姥跟前。

    捏着姥姥的奶子,叫了一声「…妈…」

    声音很嗲。

    我房间里听着,鸡巴一下硬起来。

    「看不出你身材还挺好的呀,奶奶还很有弹性的,男人一直都喜欢」

    姥姥一下子蒙了。

    不知该说什么。

    但要求女儿出手相救,又不敢反抗。

    只能忍着。

    妈妈一边赞扬着姥姥的身材,一边顺手把脱下姥姥的外衣。

    很我从门缝里看出,只见姥姥上身赤裸。

    下身只穿着一条西装裙,到膝盖的那种。

    两条雪藕一样的小腿不知所措地交叉着。

    双手抱着胸,很尴尬地对妈妈说「儿,妈对你不起。你恨妈是应该的。但我们毕竟是母女。你不能见死不救呀。」

    妈妈很轻松地坐回沙发。

    喝了口咖啡,笑咪咪地看着姥姥。

    说「妈,一家人嘛。那能不救呀。但我也救不了呀……」

    姥姥急了,人一下子跪下。

    双手扶着妈妈的膝盖。

    「儿,你原谅妈妈吧……」

    我看到了姥姥的双乳。

    两个乳头有点黑,但乳房很大,关键是没有下随。

    我忍着,等着妈妈的暗号。

    妈妈笑了,没说什么。

    一只手捏着姥姥的胸,一只手抻到姥姥的裙里。

    姥姥不敢动,只能让妈妈乱来。

    妈妈嗲嗲地说「妈……这都是小事。等会宝宝回来了我跟他说,这点破事算什么呀。来,我们母女还聊会天。妈,我们很久没聊过天了。」

    然后趴在姥姥身上,吮吸着姥姥的奶子。

    一边吸一边开始扒着姥姥的裙子。

    姥姥动也不敢动。

    很快就让妈妈脱得光光。

    她搂着妈妈,扭动着身子。

    躲着妈妈的手,一边说:「儿,是妈不对……你怎么对妈妈都没意见……」

    结果,两个女人抱在一起。

    很快,妈妈身上的衣服也扒光了。

    扔在地上。

    我看差不多了,光着身子走出房间。

    大声说:「妈,你干嘛呀。姥姥那么长时间没来了,不好好招待着呀……」

    姥姥正扭着身子,一看到我。

    眼一下子瞪大,不知所措了。

    妈妈还是趴在姥姥身上,扭着头。

    说「坏蛋,才来呀。你姥姥都湿了。」

    我走过去,搂妈妈。

    姥姥看着光着身子的女儿和外孙。

    一时愣住了。

    到这份上,她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但这事太令人震惊了。

    她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

    妈妈没管她,小嘴嘟起「儿,妈妈要……」

    然后跟我来一个分钟的长吻。

    我兴起来,刚想有动作。

    妈妈拦着我,她妩媚地看我一眼。

    说「儿,别急嘛。先让姥姥服务一下妈妈,然后……」……啪………姥姥脸上重重的挨了一耳光,妈妈一把掀着姥姥的头发。

    把姥姥的脸摁在沙发上。

    「你这老骚货,你也有今天呀……」

    姥姥发不出声只能哼哼。

    然后,妈妈又一耳光。

    「骚货,给我舔……」

    姥姥迟疑了,今天的事太诡异了。

    我一脚踢在姥姥屁股上。

    「快,否则你今天没完……」

    姥姥怕了,她知道我们家是溷那行的。

    只能跪在地上,忍站泪给妈妈舔起小逼。

    我从后面看着,姥姥的小逼跟妈妈的很像。

    有很茂密的森林,逼有点儿黑。

    但秀肥厚。

    我伸手挖了几下。

    姥姥不敢反抗,还是一个劲地舔。

    而此时,妈妈仰着脸。

    开始呻吟起来。

    我忍不住了,慢慢地抬起姥姥的屁股。

    扶着鸡巴,对着姥姥的穴口。

    轻轻地磨着。

    姥姥可能也知道今天过不去了。

    不敢反抗,只能抬着屁股等待着。

    「噗!」

    我的鸡巴一下子捅了进去。

    姥姥刚才被妈妈挑逗了一会。

    早就湿了,很润滑。

    我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不愧是母女呀,连小逼都是差不多的紧。

    插进去后鸡鸡像被一张张的小嘴咬着。

    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很快,我射了第一次。

    姥姥无神跪在地毯上。

    无神地看着刚强奸完她的外孙。

    而她女儿也跪在地毯上。

    只含着那一根刚从她身体里出来的东西。

    我手摸着妈妈的头,笑着看着姥姥「姥姥你太棒了,真看不出是50多岁的人呀……虽然跟妈妈比差了点,但还是让人撑不住,真怀疑佬爷是不是真的酒精中毒。是死在你肚皮上的吧……」

    姥姥的意志很薄弱,很快就沦陷了。

    接受了成为外孙情妇的事实。

    并接受了妈妈的调教。

    几十年来一直温顺的妈妈好像一下子把心底里黑暗的一面全释放了出来。

    拼了命的调教姥姥,一周的时间里。

    把姥姥调教成了一只我可以随时上的母狗。

    然后,在姥姥沦陷的一周后。

    舅妈、表妹、小姨相继的沦陷。

    而这时,家里传来了一个坏信息。

    爸爸中风了,当我回家时。

    发现爸爸正躺在地上。

    而抢走老妈男人的小三正全身赤裸,被手拷拷在一张椅子上。

    两条大腿被大大地张开,小逼还是粉红的。

    大腿内侧还有几个烟头烫出的伤巴。

    我让人把老爸送去医院,反正注定是中风了。

    就算不是中风,我也要让他中风。

    而我和小妈度过了淫荡一夜。

    ………………………………一年过去了。

    这是痛苦而快乐的一年。

    老爸中风后,他原来很多忠心的手下开始自立门户。

    竖起大旗自立为王。

    而我手上只有当年接手老爸的一部份手下。

    但我没有急,暂时的退出江湖。

    老老实实地做些正行的生意。

    并暗地里支持各个派别的大哥们相互斗。

    并暗中联络当年老爸在政府部门的一些关系。

    当这些大哥们两败俱伤时,出来收拾残局。

    终于又统一了小城。

    我成了小城里的地下市长。

    在这一年里,我把我的女人们都收集了起来。

    小玲母女,初中时的班主任等等。

    这是惊喜的一年。

    我统一了小城里的黑白两道。

    还成功改变了老刘家三代单传的传统。

    因为在这一年里,我的老师、舅妈和小玲妈妈都怀上了。

    当听这个信息,妈妈好像疯了一样。

    拼命地跟我做爱,但居然又输了一场。

    输给当年的小三——的妈妈。

    呵呵,我把老爸小三的妈妈也收到房中了。

    但没多久,妈妈终于是怀上了。

    检查还是男的………现在回想起来,我的性福生活还真是从妈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