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邮差和爸爸姦淫我

作品:《乱轮系小说

    这天下午,爸爸打来电话:「喂?」

    「娟娟,是我!」

    「爸爸,什么事?」

    我撒娇的说。

    「等一会儿,有我给你的礼物送来,你要穿上它等我回来。」

    「什么东西啊?」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我一定要你穿上它,在床上等我回来。」

    「讨厌,到底什么啦?」

    「好了,过会儿见!」

    挂上电话后,我带着兴奋的心情等待着,猜想父亲会送什么给我。

    我先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刚套上短衫,楼下对讲机的铃声就响了,我赶紧去接听,原来是有我的包裹。

    我连忙抓了件短裙套上,连内裤也没穿就跑下楼去。

    我匆匆忙忙的下楼,浑然不知因为我没穿内裤,裙底已被邮差看光了。

    我签收完包裹,抬头正看到邮差在盯着我的领口看,此时我才警觉自己没有穿胸罩,短衫裡的乳房都被他给看到了。

    我拿了信就红着脸就要上楼,这时邮差开口说:「小妹妹,我有点口渴,到你家喝口水行吗?」

    「可以啊!」

    我刚答应下来,忽然想起自己没穿内衣内裤,这样就让陌生人到我家,好像不是很妥当。

    但我想到自己已经答应了,而且邮差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伯伯,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而且我一想到「危险」,反而却期待着会发生什么,阴道裡也马上湿了,于是我就领着邮差伯伯,上楼进了我家。

    我给邮差伯伯端上一杯水,就迫不及待地回到房间裡,打开了邮包。

    只见裡面放着几件性感内衣,我立刻就知道父亲想做什么了。

    我拿起其中的一件,那是件小小的透明薄纱内衣,内裤上还有个小洞。

    我兴奋地想像着父亲握着粗暴的阴茎,直接从小洞插入我淫穴的模样。

    我又拿起另一件,这件是我从没见过的样式,只有小小的一块布加上几条绳组成,布小得只能将乳头和小穴遮住。

    另一件则比较平常,是件连身的黑色内衣。

    除此之外,还有一根巨大的黑色电动阳具和长满凸起颗粒的安全套。

    我最后决定穿刚刚那件大胆的内衣,我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后,将那小小的性感胸罩,罩在自己柔软的乳房上,只是刚刚能将乳头遮住而己。

    我将胸罩的绳子往后绑好,拿起小小的一块布加上三根绳子而做成的内裤穿上,内裤上的绳子跑到我的肛门上,这让我有种奇怪的感觉。

    我看着镜子裡的自己,想着父亲看我穿成这样会有什么反应呢?我兴奋的露出笑容,不想了,因为我知道晚上就可以知道父亲的反应了。

    我穿着内衣再回衣服,就回到了客厅。

    邮差老伯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慢吞吞的喝着水。

    他一边打量着我,一边说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你身材很好喔!」

    我知道刚才他偷看到了我的身体,所以才会这么说,于是我羞红了脸,回答道:「谢谢伯伯的夸奖!我叫娟娟。」

    接着邮差伯伯竟然很直白的说道:「小娟娟,听说你做爱的经验很丰富喔!跟很多人干过了吧?」

    我听到他这样问,吓了一跳,惊讶的望着他,说道:「老伯伯,你在说什么啊?」

    邮差老伯却笑着说:「你别再装了,我早就听楼下的管理员老许说了,每天进出你家的男人很多,谁不知道你是社区裡出名的小淫娃!你没穿内衣、内裤就下楼,不是摆明了勾引男人来干你吗?不要不好意思承认了!」

    我又羞又急:「胡说!不是这样的,你再说,我就要你出去!」

    邮差老伯说道:「那怎么行?我早就听说你是个小骚货,今天可是特意来找你的,要走也要等我干完了你才能走啊!别装纯情了,你都不知道给多少人干过了,也不差我一个啊!」

    他说着,就将我拉到沙发上,开始动手扯着我的短衫、揉捏我的乳房,还说道:「娟娟,你这个小骚货,早听说你是个小淫娃,想不到你在家裡还穿得这么性感!」

    「不要……啊……不要……放开我……我爸爸快回来了!」

    我挣扎着,但邮差老伯的手指更加用力地在我乳房上揉捏。

    我渐渐的被他挑起了情慾,开始呻吟喘息了起来。

    邮差伯伯看我有了反应,便把手伸进我的短裙内,开始隔着小内裤逗弄我的小阴蒂。

    我的乳头和小阴蒂都非常敏感,经不起他如此挑逗,终于忍不住淫叫了起来:「嗯……啊……啊……不要……啊……不要……好痒啊……不要啊……」

    我夹紧双腿,可是在这之前,老头的手已经滑入我的淫穴裡了。

    「不要?不要什么啊?小骚货,你是说不要停,是不是啊?你的淫水已经流出来了,淫穴湿淋淋的了。」

    他说完,更大胆地将手指插入我的阴道,缓缓的抽插着。

    「不!我没有!」

    我扭动着臀部反驳。

    「那么,这是什么?」

    他把抽出来的手指送到我的脸上,我看到邮差伯伯的手指沾上了自己的淫水。

    「啊……不要……」

    我把脸转开。

    「小骚货,为什么你的阴户会这样湿呢?是不是想要我操你啊?」

    「没……没有!你胡说!」

    「是想性交吧!为了让鸡巴容易插进淫穴裡,你才会这样湿淋淋的吧!对不对?」

    老头用尽各种淫词挑逗着我。

    「啊……啊……不要……不要再弄了……啊……人家受不了……嗯……好痒啊……啊……」

    邮差老伯听到我呻吟求饶,手指在我阴道裡的抽插反而更加快速起来,我的浪穴在他的抽插之下,淫水已开始氾滥,整个阴部已经湿得不像话了。

    「啊……啊……邮差伯伯……不要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快停手啊……」

    「娟娟,你的骚穴好湿喔!」

    「啊……别再插了……好痒啊……老伯伯欺负人家小姑娘……啊……啊……求……求求你……」

    「求我?求我什么啊?求我干你吗?很痒是吧?想让我插你的浪穴,帮你止痒是不是啊?」

    邮差老伯扯掉我的衣裙,拉起遮住淫穴的那小块布,这么一拉,使得夹在我臀部双丘裡的绳子陷进淫穴的裂缝裡。

    他上下地拉动,使得裂缝裡的绳子也跟着上下摩擦着。

    我被刺激得张嘴想叫,他却趁机把坚硬的阴茎插入我的嘴裡,手指也再次插入我的淫穴裡,「唔……不要……」

    我用力夹紧大腿,可是他又在我充血勃起的阴蒂上揉搓。

    嘴裡塞满的充实感、阴道被玩弄的快感,虽然是被人强暴,但我也感到强烈的快感。

    我夹住他手腕的大腿慢慢放鬆,邮差伯伯也更大胆在淫穴裡活动手指。

    我开始扭动屁股,同时被插入巨大肉棒的嘴裡发出哼声。

    老头把我身上的性感胸罩往上拉起,用双手抓住我的乳房。

    在他抚摸我乳房时,又拉开我的双腿。

    随着两腿分开,原来盖在淫穴上的小布慢慢向上缩短,露出丰满而微微隆起的淫穴。

    这时候他左手在我乳房上揉搓,右手从膝盖的内侧向我大腿根移动,说道:「小骚货,你的淫穴真漂亮!」

    我虽然感到强烈的羞耻,但双腿却不由自主地更加分开。

    抚摸我乳房的手也慢慢用力,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身体也颤抖着。

    「娟娟,你的淫水越流越多喔!」

    我不断地扭动屁股,而他的手指活动得更快速,拇指不停地刺激我敏感的阴蒂,从我浅粉红色洞口可以看到湿润的光泽。

    这样羞耻的感觉,让我的身体产生无比强烈的兴奋,我终于抛弃羞耻心,大声呻吟出来:「啊……好……好舒服……喔……」

    听到我的呻吟,邮差伯伯知道我已经有感觉了,他接着将中指插进我的肉洞裡,中指的第二关节已经进入肉洞,在裡面和四週的肉壁摩擦;另一隻手也从乳房上转到我下半身,双手一起摩擦我敏感的阴蒂。

    「啊……好舒服……喔……」

    我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夹在一起,享受着他在我阴道裡的挖弄。

    快感让我忘记现在是被陌生男人强姦,我抬起屁股夹紧双腿,随着手指深深插入,忍不住扭动着屁股。

    在我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后,就无力地跌落在床上。

    邮差老伯将我抱起,抚摸着我雪白的屁股,我也能清楚地感觉出自己的淫穴流出大量淫水。

    他突然把我的内裤脱去,我丰满的肉丘立刻呈现在他眼前。

    我的淫穴湿淋淋的,散发出强烈的味道,他立刻伸出舌头进入流出淫水的肉洞裡舔着我湿淋淋的阴唇,将淫水深深吸入。

    「啊……喔……」

    我倒吸一口气,感到舌头在我肉缝裡挖弄,刚刚沉息的快感,又使我忍不住左右扭动臀部迎接男人的舌头。

    他让我躺在桌子上,把我的双腿分成M字型。

    「娟娟,想不想要我的大阳具干你啊?」

    他问,我本能性的摇摇头。

    「是吗?不要说谎喔!你的淫穴已经这样湿了,还说不要!」

    邮差老伯用手把我的阴唇向左右分开,淫水立刻顺着流了出来。

    我被他挑弄得已经全没了羞耻心,便发浪的回应着:「啊……啊……伯伯说得对……人家好难受……嗯……快干我啊……快……求求你……快……」

    听我这样说,邮差伯伯便将衣服脱掉,露出他那硬得吓人的大阴茎。

    他把拿来那隻带凸起颗粒的安全套,套在他的阴茎上,就用龟头的尖端顶住我淫穴口磨擦,立刻顶住我的小浪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我被他这一插,便尖声淫叫了起来:「啊……好大……啊……邮差伯伯……你好坏……插得人家好狠啊……」

    对我来说,淫穴裡的阴茎是那么的粗大,而且阴茎上还长满了一颗颗的凸出物,让我的淫穴嫩肉有不同的感受。

    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新感受,我的屁股忍不住地开始扭动。

    「想要我给你抽插了吗?」

    邮差老伯说。

    我皱起眉头,假装表示不愿意的样子。

    「娟娟,不要再说谎了,要不然我就抽出来了!」

    他好像要测验我的反应,慢慢抬起屁股。

    「啊……不要……不要抽出去……」

    我跟着抬起了屁股。

    「嘿嘿,是你说的喔!那我要干你的淫穴了!」

    说完,邮差伯伯立刻用力下压。

    「啊……好舒服……」

    我仰起头来,身体向上挪动:「啊……好快……小穴好麻好酥……喔……」

    老头抽插的速度开始加快,将阴茎用力插入我的淫穴裡。

    现在的我已经忘了自己是被人强姦,阴茎上的颗粒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为追求高潮,我挺起耻丘和对方摩擦,因为上身向后挺,美丽的乳房晃动着,粉红色的乳头也勃起了。

    邮差伯伯双手伸过来,用力的揉着我尖挺的乳房,下身的大阳具也一下一下用力的顶着,每一下都顶到了我阴道深处。

    我被他的这种干法,顶的哀声连连:「啊……啊……伯伯好坏……顶死人家了……啊……啊……」

    邮差老伯也兴奋的说:「从没干过你这样的小骚货,你比她们说得还要淫贱啊!」

    「啊……插快点……喔……喔……小穴痒死了……啊……快用力干我吧……啊……快……再快些……喔……」

    当邮差伯伯粗大的阴茎刺入时,让我全身产生酥软的感觉:「喔……小穴爽死了……喔……你干得人家好爽……啊……」

    听到我淫荡的叫春声,老头更觉得兴奋,他本以为我会反抗,可是我却正在他的强姦下兴奋起来,于是他插入后把阴茎的角度旋转,同时用手指捏弄我勃起的乳头。

    我火热的淫穴裡开始美妙的蠕动,肉壁缠住了他的肉棒。

    「啊……快爽死了……小穴不行了……喔……啊……小穴爽死了……喔……快……」

    我把双腿併拢伸直,因为我就要高潮了。

    我挺起淫穴迎合着,因为身体涌出来的快感,让我早已不知羞耻,只能本能地回应着男人的抽插。

    「啊……好舒服……不行了……洩了……啊~~」

    我淫叫一声后全身酸软,只剩下充满快感馀韵的身体。

    「娟娟,舒服吧?不过还有呢!」

    说完,邮差伯伯坐到沙发上,拉着我骑在他的下腹部,让我用手握住他的阴茎。

    我感觉到他阴茎上的颗粒更加凸出,而且还沾满自己的淫水。

    我握住阴茎对准自己的淫穴口后,就慢慢放下屁股,下半身立刻产生分开窄小肉缝的感觉,「哦……」

    我形成半蹲的姿势,发出淫荡的声音。

    就在这时候,邮差老伯突然勐的向上挺起,「啊……啊……」

    我发出很大的叫声,因为龟头碰到我的子宫口了。

    「来呀!娟娟,自己套弄!」

    老头说道,我只好开始慢慢摇动屁股,轻轻抬起又轻轻放下去,粗涨的阴茎让我感到自己的肉缝像要裂开似的。

    邮差伯伯不停对我勃起的乳头揉搓,淫穴裡的充实感让我感到更加兴奋,我就慢慢的加快摇动屁股。

    「啊……好舒服……喔……」

    邮差伯伯的阴茎在我的淫穴裡慢慢地抽插,当我抬起屁股时,他就用双手抱住我的屁股往上深深插入。

    「喔……好……好爽……啊……小穴好酥……爽死了……喔……」

    我不断地将屁股上下抬动,阴茎和淫穴的结合处发出摩擦的水声。

    我丰满的乳房不停地摇动,原来窄小的阴道慢慢鬆弛,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邮差伯伯看着我淫荡的表情,看我自主的摇动屁股套着阴茎,有时当阴茎完全插入淫穴时,我还会转动屁股让阴茎在阴道裡磨擦。

    「喔……爽死小穴了……啊……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小穴麻死了……啊……」

    我坐在老伯的腰上,头向后仰,屁股也不断地抬上抬下。

    他这时也开始做勐烈的抽插,使我更露出骚浪的表情:「啊……快……再用力一点……喔……对……爽死我了……快……喔……喔……小穴快被你干死了……啊……」

    邮差伯伯每次深深插入,我的双乳就跟着摇动。

    抽插的速度不断加快,经过最后勐烈的插入后,我阴道裡的嫩肉又开始痉挛,全身微微颤抖起来。

    经过短暂的休息,我缓慢地抬起身体,当邮差伯伯将阴茎抽出时,我还觉得双腿之间好像有粗大的东西塞在裡面一样,淫水就从大腿根流下来。

    这时,邮差伯伯拿了面大镜子放在沙发前,并抱着我的双腿对着镜子坐在沙发边:「娟娟,你快看啊!」

    「啊!」

    我从镜子裡看到自己双腿大大的张开,淫穴也跟着被拉开了,两片阴唇红嫩嫩的,我害羞地将头转开。

    「娟娟,看看我的阳具有多大!」

    我慢慢地又将头转过来,看着他粗大的阴茎。

    「娟娟,我要你看着你的淫穴被我的阴茎插入的样子。来,用手扶着我的鸡巴,要不然就插不到你的淫穴了喔!」

    邮差伯伯抱着我的腿,让阴茎顶着我的淫穴磨着。

    很快我的淫水又流出来了,淫水顺着阴茎流了下来。

    「嗯……喔……」

    阴茎在我阴道口不停地磨着,又将我的性慾点燃。

    我忍不住地扶着阴茎对准自己的淫穴,虽然刚刚已达到多次的高潮,但肉棒在淫穴口磨着,让我觉得还是需要它插进来。

    「喔……快……我要……我受不了了……」

    我扭动屁股哀求。

    老头看到我这样淫荡的向他哀求,就故意不将阴茎插入我的阴道。

    「我要你插我……我受不了了……快插进来吧……」

    「娟娟,那你要看着镜子喔!」

    「喔……嗯……好……好……我看……你快干我吧……喔……」

    我看着镜子裡的阴茎被一点一点的插入自己的淫穴,也感到非常兴奋。

    这样从背后坐姿插进阴道,因为自己的体重而插得更深,让我感觉到新的刺激。

    「娟娟,看到没?我在干你的淫穴呢!来,自己扭动屁股吧!」

    我就开始扭动屁股,邮差伯伯则从背后握住我丰满的双乳揉搓。

    淫穴裡强烈的快感,让我的阴道裡的嫩肉有了麻痹的感觉;看着粗大的阴茎不断在自己的淫穴裡抽插,让我更疯狂地前后摇动屁股,而他也不断地挺起下身。

    「喔……好舒服……插得我好爽……啊……人家喜欢被干……」

    我扭动腰部迎合阴茎抽送的速度,邮差老伯用力挤压我的乳房,手指紧捏我硬涨的乳头。

    「啊……喔……好爽啊……」

    从乳头上传来的快感很快就袭遍我全身。

    他用左手在乳头上撩弄,右手伸到我的淫穴上,他的阴茎在我淫穴裡冲刺着,右手就顺着淫穴和屁眼间的沟槽抠摸。

    在手指的动作下,我的情绪更加高亢:「喔……对……好舒服……好爽……舒服死了……喔……」

    看着镜子裡阴茎和淫穴激烈地冲撞结合,让我的全身慾火沸腾。

    「喔……不要停……我还要……啊……真舒服……淫穴被插烂我也愿意……快……再来……啊……」

    我不顾一切地扭动身体,尽情地旋转屁股享受骚痒的快感。

    紧接着,我再次高潮了。

    邮差伯伯抱着我躺下来,接着把阴茎拔出去,但他还没有射精,阴茎仍旧硬硬的勃起着,沾满我黏黏淫水的阴茎,发出亮闪闪的光泽。

    他让我躺在沙发边,拿靠垫将我的臀部垫高,走到我双腿之间,抱起我丰满的大腿,把阴茎又对准了我湿淋淋的淫穴。

    「娟娟,我们再来一次吧!」

    「嗯……来吧……快插进来……」

    我湿淋淋的阴道嫩肉紧紧夹住阴茎,那种舒服的感觉让我兴奋不已。

    老头开始做抽插运动,在我阴道深处旋转阴茎时,立刻发出淫秽的摩擦声。

    「娟娟,你的淫穴真好,现在还这么紧。感觉怎么样?」

    「喔……啊……用力干我……喔……快插……插死我吧……喔……」

    「嘿嘿,那就来吧!」

    邮差老伯抱紧我的身体,更勐烈地抽插。

    我的长髮已经凌乱,雪白的身体扭动着,显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淫秽景色。

    老伯的阴茎深深的插在我淫穴裡旋转,龟头顶在嫩肉的左右,在我最骚痒的部位上摩擦。

    「啊……啊……爽死我了……插得人家好爽……喔……」

    我配合着老伯抽插的动作,不自主地将屁股抬高,两腿紧紧夹着老头的腰部,眼看又要高潮了。

    「啊……不要……」

    就在我快高潮时,他却把阴茎拔了出来。

    这时,邮差伯伯把阴茎放到我的脸上,用手套弄起来。

    「张开嘴!」

    他命令道。

    我不得已张开红唇,精液立刻射了出来。

    他射出的精液实在太多,有些都从我嘴角溢了出来。

    射精终于结束后,我忍不住地伸出舌头,将肉棒週围舔舐乾淨。

    我躺在沙发上,看到邮差伯伯并没有离开的样子,不禁让我感到害怕,我不敢想像父亲回来后,看到我和一个陌生老头赤身裸体躺在一起的反应。

    我挣扎着想爬起来,但被邮差伯伯阻止了:「想跑?还没完呢!」

    「啊!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

    「娟娟,刚刚你不是很爽吗?待会我会让你更爽喔!」

    「不!你快走,我爸爸要回来了!」

    「回来更好,让他跟我们一起玩,我们两个人一起干你,你定会爽死的!」

    邮差老伯让我躺在床上,拿出了那支电动假阳具。

    我看着他手裡发出黑光的巨大电动假阳具,让我忘记了害怕,开始期待他对我下一步的玩弄。

    「你要干什么?」

    我装作害怕的问。

    「嘿嘿!这个会让你爽死喔!」

    邮差老伯打开电动假阳具的开关,假阳具的头就开始扭动。

    他把假阳具压在我的乳房上,用发出黑色光泽的电动假阳具抵在我勃起的乳头上振动着。

    他把电动假阳具慢慢向我的淫穴滑去,来到我凸起的粉红色小阴蒂上,老头将我的双腿分开成M字型,手裡的假阳具也向下移动,我的淫穴口已经形成半开状,他就把假阳具的头部在我肉缝裡从上向下摩擦。

    「啊……求求你……不要……」

    我想闭合上美丽的双腿,但邮差伯伯用挑逗的口吻阻止我,说:「来吧!娟娟,很爽喔!」

    邮差伯伯用双手拨开我的阴唇,粉红色的肉壁沾满了乳白色的液体。

    我嘴裡虽然还大声叫着不要,但我还是配合地挺起下体。

    「娟娟,你的淫水又流出来了!」

    他将假阳具的龟头顶在我的肉缝上摩擦,「啊……不……不要……」

    我的大腿根内侧开始痉挛,同时扭动着圆润的屁股。

    邮差伯伯把假阳具压在我的肉缝上,把蠕动的假阳具龟头送入我窄小的淫穴裡,「哎呀……不要……啊……」

    经过刚刚巨大肉棒蹂躏过的小淫穴,很顺利地吞下假阳阳的龟头。

    老伯慢慢抽插假阳具,察看我的反应。

    两片阴唇围绕在发出黑色光泽的假阳具上,有凸出的分支刺激着我敏感的小阴蒂,「啊……小穴好舒服……喔……啊……」

    没有多久,从我的嘴裡发出满足的呻吟,而在大腿根处也发出淫糜的摩擦声。

    「娟娟,很舒服吧?」

    邮差伯伯左手操纵假阳具,右手轻轻抚摸我的乳房。

    「啊……舒服……喔……」

    我逐渐产生强烈的快感,忍不住扭动屁股。

    「娟娟,我会让你更爽!」

    他将整支假阳具全插进我的阴道裡,阴道裡的假阳具发出低沉的马达声,假阳具上的另一根凸出物也在阴唇上刺激着小阴蒂。

    他把电动假阳具的开关推到最强的位置上,「啊……啊……小穴酥死了……喔……好痒……小穴痒死了……啊……」

    电动假阳具不停地振动、扭动,不停刺激着我敏感的淫穴,从下腹部传来麻痹的快感。

    邮差伯伯抽插假阳具时,带出白色的黏黏淫水,流过我的会阴到达肛门上,发出亮晶晶的光泽。

    我一天就洩过多次的淫穴,开始习惯地缠住假阳具,享受着无限快感。

    「啊……小穴爽死了……喔……小穴好麻……好爽……真的好爽……」

    电动假阳具毫不留情地在淫穴裡扭动,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使我忘我地扭动身体。

    「受不了了……要出来了……不行了……淫水要喷出来了……喔……」

    我雪白的屁股上下抖动,下腹挺起后,一股淫水竟然将假阳具喷了出来,更多的淫水就喷洒在地板上。

    「来,最后是这裡!」&lt;Ahref=&quot;<a href="http://&quot;&gt;&lt;/A&gt;" target="_blank">http://&quot;&gt;&lt;/A&gt;</a>

    邮差伯伯捡起电动阳具,顶在我的肛门上。

    「啊!那……那裡不行啊!」

    「那裡,你是指哪裡呢?」

    老头不怀好意的问着。

    「你摸的那裡!」

    「娟娟,你说清楚啊!」

    邮差伯伯慢慢地将电动阳具往我肛门裡插。

    「是屁股。饶了我吧,饶了我的屁眼吧!」

    我忍不住哀求着,但立刻感觉有东西插进了屁眼。

    我的肛门开始感到一阵奇痒难耐,他握着假阳具用力地插了进去,然后慢慢地抽动着,我也深深的浸淫在了快感中。

    「喔……爽……爽死了……喔……」

    邮差伯伯让我趴在床上,他就跪在我背后,一手握住假阳具不停地抽插,一手扶住我的屁股,把舌头伸进我胯下粉红色的沟槽中,将舌头伸进去舔着我的阴唇。

    「啊……喔……快插我的淫穴吧……我受不了了……」

    老伯握着假阳具不停地抽插,阳具不断地在我的肛门裡转动着,而舌头更不停地在我的阴道裡搅动。

    我的淫穴流出更多的淫水,淫水顺着我的腿流到床上。

    他爬起来,握着阳具更用力的抽插,将整根阳具插入我的肛门裡,再用力地转动着。

    「啊……喔……狠狠地插吧……好舒服喔……多插一会儿……啊……」

    我被刺激得不停淫叫着。

    邮差伯伯把假阳具一直插到了最裡面,强烈的慾望刺激着我的全身,淫穴又喷出了大量的淫水。

    他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让我向高潮推进,可就在我快要再次潮吹时,老伯的抽动突然停了下来,把假阳具从屁眼裡抽了出来。

    「啊……不要呀……继续插我……」

    我说着,试图用力把电动阳具夹紧。

    「那你就再骚一点!」

    邮差老伯一边说,一边抽动假阳具。

    我立刻配合着抽动摇摆着腰臀。

    但当我要达到高潮的前一刻,他又再度中断抽回电动阳具。

    这样来回几次,我体内的慾望更加的高涨了。

    「喔……求求你……不要这样……继续插我吧……快……」

    我把双腿分得更开,邮差伯伯就把自己的阴茎对准我的肛门用力顶入。

    他阴茎上的颗粒,让我感到奇特的瘙痒。

    「啊……爽……好爽……喔……啊……再快一点……啊……」

    我上半身趴在床上,屁股用力摇晃着,但他突然又停止了抽插的动作。

    「啊……不要停……求求你……继续干人家……快……」

    我迫不及待地扭动着屁股,邮差老伯才继续用力抽插,他的手也在我的乳房上揉搓。

    我被他这样干了没多久,阴道裡就一阵抽搐,到达高潮了。

    接着他将我扶起,用不同的姿势继续干着我。

    最后将我推向沙发前的矮桌,让我趴在上面,从后面干着我。

    我的小浪穴在他大阳具不停地抽插之下,不断地发出「噗吱、噗吱」

    的淫水声,我的乳房也不时淫荡的晃动着。

    半个小时裡,我已被他干得高潮了五次!就在我被干得意乱情迷的同时,完全没有注意到客厅的门开了,有人进来,而我还在淫声浪语着:「啊……啊……我不行了……啊……我又洩了……嗯……人家快给你干死了……啊……啊……」

    「小娟娟,邱伯伯干得你爽不爽啊!你叫得好浪好贱,没想到你外表长得那么清纯,其实骨子裡是个欠干的骚浪货!」

    「啊……原……原来你姓邱啊……邱伯伯你说得对,我是欠干的小浪货……啊……人家被邱伯伯干得好爽……啊……邱伯伯好厉害……好会干……嗯……我喜欢被邱伯伯干……啊……啊……」

    可就在我说这话的时候,爸爸已经走进了客厅,站在旁边惊讶地看着我们。

    我抬头看到爸爸来了,又羞又急,虽然自己也和爸爸乱伦过,可是突然被他看到自己淫浪的样子,还是很不好意思。

    我一边继续被邱伯伯干着,一边羞答答的对爸爸说道:「啊……啊……爸爸你……你怎么来了?」

    爸爸回答道:「娟娟,我本来打算来看看你,想不到你又再勾引男人了。」

    我听了顿时觉得好羞耻,但我知道他不会怪我的。

    而邮差邱伯伯觉得有点尴尬,连忙说道:「你是娟娟的爸爸啊?你别误会,刚才你女儿没穿胸罩、内裤就到楼下收信,还把我请了来,所以……」

    爸爸笑了笑说道:「喔!没关係,你没听到她的叫床声有多浪吗?我也经常和她玩,你别客气,继续玩吧!」

    我被爸爸这么一说,更觉得羞耻得无地自容。

    这时,爸爸走向我们,邱伯伯也将我从矮桌上拉起,让我跪趴在桌子上,仍然从后面干着我。

    爸爸走到我面前,便脱下裤子,掏出他的大阳具塞进我嘴裡。

    他们俩就这样一前一后地抽插着我。

    没多久,邮差伯伯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知道他快射精了。

    他捧着我的乳房用力的搓揉着,还说道:「小骚货,想不到连你爸爸也经常干你,你真是淫荡啊!我射在你裡面好不好?」

    我被他这样勐干,无法承受地放开爸爸的大阴茎,开张了嘴说道:「啊……啊……好啊……你射在裡面没关係……啊……啊……嗯……」

    接着,邮差伯伯便顶住我的骚穴,不客气地在我阴道裡灌满了他的精液。

    当邱伯伯抽出他的阳具时,爸爸便将我拉起,把我抱到沙发上,抬起我的双腿,狠狠地将阴茎插进了我阴道裡。

    爸爸一下下用力的顶着,我的屁股也因此发出「啪啪」

    的撞击声。

    「啊……啊……爸爸……轻一点……慢点……啊……啊……」

    「娟娟,你这么欠干,今天爸爸就要好好地教训教训你!」

    「啊……嗯……爸爸……不要这样啊……」

    「娟娟,你快跟邮差伯伯说,说你欠干!」

    爸爸更勐力的顶着我的小穴。

    「啊……啊……我说,我说……邱伯伯……嗯……我是小浪货,我欠干……啊……我没男人干不行……啊……啊……我被你们干得好爽……啊……啊……」

    在一旁观战的邱伯伯也开口了:「你女儿真是个浪货,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说得出来。」

    我在爸爸的狠干之下高潮不断,羞耻之心早已抛到脑后,无意识地不断淫叫着。

    爸爸将我翻身趴在沙发上,继续从后面用力干我,我的乳房也不停淫荡地晃动着。

    爸爸渐渐加快速度,终于他也将精液射进了我子宫裡;我也同时又达到了高潮,双腿无力地抖着。

    在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爸爸又将我的双腿打开,把我的一条腿放在沙发扶手上,另一条腿放在矮桌上,两手掰开我的阴唇,用舌尖不停地挑逗着。

    邮差邱伯伯也开始用手指挑弄我的乳头,舌头含住我的耳朵舔弄着。

    我哪裡承受得住上下夹攻式的挑逗,很快地就又呻吟了起来:「哦……哦……不要……嗯……不要……别再弄了……哦……嗯……」

    他们俩听到我的呻吟,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使劲地挑弄我。

    邱伯伯得意的说:「小贱货,被我们弄得很爽吧!又想被我们干了是吧?」

    「哦……没有……不要再弄我了……」

    「还装,刚才还又骚又浪的呢!」

    邱伯伯说完,就拿起那支电动阳具,便将电动阳具再次塞入了我的阴道,随即打开了电源开关。

    我的小穴受不住电动阳具震动的刺激,忍不住的呻吟求饶着:「啊……啊……不要……坏伯伯……快拿出来啊……」

    他们根本不理会我的求饶,邱伯伯一手拿着电动阳具,一手搓揉我的乳房。

    爸爸也吸吮起我的另一个乳头,一手揉着我的小阴蒂。

    我在多重的刺激之下,淫水已不断地由阴道口涌出。

    爸爸手指摸到了我的淫水,马上就用羞辱我道:「娟娟,这么快就湿了呀!你这个小穴真是名符其实的浪穴啊!」

    我被刺激的情慾高涨,全身骚痒难耐,对爸爸的羞辱不但没有反驳,反而呻吟得更加淫荡:「啊……啊……好痒……啊……好难受……啊……快……快干我吧……啊……啊……」

    「又想让我们干你了?可以啊!想被干就自己掰开你的骚穴呀!」

    爸爸从我背后把我的双腿高高抬起,将我淫荡的骚穴对着邱伯伯,还说:「娟娟,你看你的姿势真是淫荡,双腿张得那么开,阴道口还流着淫水,好像叫人快点插它。」

    我看着自己淫贱的姿势,赶紧羞耻地别过脸去。

    爸爸见状便说:「怎么了?不敢看自己的淫样啊?你不是想被干吗?还不赶快自己分开骚穴,说些淫荡一点的话求求我们!」

    这时,我已被电动阳具的震动刺激得淫水直流,阴道裡像火在烧,屁股也因为受不了扭个不停,只想被大阳具插进去狠狠地抽插一顿。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将双手伸向流着淫水的骚穴,用力地掰开阴唇,并抬头用渴望的眼神哀求着爸爸:「爸爸……求你……把你的大阳具……插进我的淫穴裡……狠狠地干你的浪货女儿……」

    邮差伯伯听我说完,便羞辱我说:「哇!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口,那我就来满足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货吧!」

    邱伯伯抽出了电动阳具,扶着他那硬梆梆的大阴茎,毫不客气地对着我的小穴勐刺了进去。

    他一下下勐力的顶着,我也被顶得连声求饶:「啊……不要……啊……邱伯伯……你轻一点……啊……啊……」

    「才没插几下就又发浪了,真是个欠干小淫娃!」

    邱伯伯按住我已分得大开的双腿,下身用力地顶着我小穴。

    爸爸则用双手使劲的在我的乳房上搓揉,不时羞辱我说:「娟娟,平时没有男人干你的时候,是不是每天抠着自己的小骚穴,幻想被干情景啊?」

    我已被爸爸干的意乱情迷,不停地呻吟着:「啊……啊……没有……我……啊……」

    爸爸用手指揉捏着我的乳头,继续逼问我说:「到底是不是啊?别害羞啊!快点承认吧!」

    在邱伯伯的勐干和爸爸的淫言秽语下,我也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啊……啊……是啊……我天天想着被男人干……嗯……我每天睡觉前都会手淫……除了用手指抠……还要用电动按摩棒插骚穴……想像自己被好多男人轮姦……啊……啊……我是个小浪货……天天要人来插……」

    「娟娟,我怎么把你生得这么淫贱,这么欠人干!」

    爸爸听到我的淫语,更加兴奋起来。

    而邱伯伯对我的抽插,每一下都顶到了我的子宫口,顶得我发浪地淫叫:「啊……啊……对啊……我就是欠干……啊……快操死我啊……」

    「你看你浪成这样了,心裡想被男人插,我刚来的时候还装矜持,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

    邱伯伯更加勐力地操着我,我的阴道一阵抽搐,马上就高潮了。

    可此时邱伯伯却推开我,对我爸爸说:「老弟,换个姿势吧!叫你女儿跪起来,我要干她的小嘴!」

    爸爸便把我拉起,让我转身跪趴在沙发前,邱伯伯伸手按住我的头,让我趴在他的下身,他的阴茎就立在我面前。

    爸爸在我身后又将阴茎插了进去,我的慾望已淹没了理智,想都没想就张口含住了邱伯伯的阳具,开始吸吮了起来。

    「小贱货真会舔,平时一定常常给别人舔!」

    邱伯伯说着,一边勐力顶着我的小嘴,让我都快喘不过气来。

    我被他们两人前后不停地抽插着,有点吃力但又很有快感。

    干了好一会儿,爸爸伸手握住我的乳房,用力地揉捏着,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我受不住爸爸快速的抽插,又再次达到了高潮。

    接着爸爸便抵住我小穴射精了,他趴在我背上喘息着。

    当爸爸将阳具抽出时,邱伯伯则继续抽插着我的小嘴,没多久他就在我口裡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当邱伯伯将阴茎抽出时,我的嘴角也流下了他白白的精液。

    我全身无力地倒卧在地板上,阴道裡邱伯伯的精液正慢慢的流了出来。

    他们两人在一旁看着我这淫贱的模样,爸爸得意地说:「你看我这淫荡的女儿,上下两个洞都流着我们的精液,这副样子真是淫乱!」

    邮差邱伯伯也附和着说:「是啊!早知道她这么浪,我早该来干她啦!」

    爸爸又说:「怎么样?干得爽不爽啊?你有空可以经常来玩啊!」

    邮差伯伯满足的说:「好啊!今天就先玩到这裡,以后我会经常来玩的。」

    他们说完,爸爸送邮差伯伯一起走了。

    此时的我,还在享受着高潮过后的馀韵。

    我想到自己骚浪的模样给他们看到,都怪自己不穿内衣、内裤就出门。

    我觉得很羞耻,但又在他们的狠干与羞辱之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