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婚情事——致出轨的前妻冬冬

作品:《乱轮系小说

    2006年在一次野营活动认识了冬冬,也就是我的前妻。

    我和冬冬都是江南某省会城市出生、上学、工作。

    她在一家外企从事行政工作,我也在一家外企做市场。

    和大多人一样,经过幸福甜蜜的恋爱时光,08年结婚。

    她和我说过,在大学谈过一个男友,谈了4年,在认识我的前4个月分手了。

    男友叫什么和分手原因都不明,也没细问。

    认识我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这一点我也很坦然,况且我也没有处女情结。

    同样和大多人一样,婚后随即进入正常生活,唯一一点就是我们都没计划近期要孩子,一直到2012年这段婚姻结束。

    离婚原因是因为她的出轨,很狗血,现在也很普遍。

    由于我的工作性质,需要在中南地区经常出差,每次也就是2-3天。

    说实话,直到在我家床上抓到他们的现行之前,我没有发觉她有出轨的迹象,我也从没想到过这事会发生到我的头上。

    那是2011年秋季的一天,像平时一样又要出差,本来早上的航班,结果由于飞机故障原因取消航班,改到下午5点多的航班。

    于是打车回家,计划休息一中午。

    按正常冬冬正在上班,所以我也未与冬冬联系直接回家。

    当我打开防盗门,卧室里的呻吟声、尖叫声、身体撞击的啪啪声直接让我懵了。

    我开门的声音,出于激情兴奋的他们并没有听见。

    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我并没有直接进入卧室,而是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点了一支烟。

    就这样,他们忘情的做爱所发出的声音伴着我坐了20多分钟,直到他们尖叫着结束。

    冬冬跟我有性生活将近5年,我觉得她在性生活上一直都很正常,应该说是有点保守,最多也就是在高潮的一刻,呻吟声会略高一些。

    至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大声的呻吟、尖叫、呐喊,绝对没有像今天「大jb操我,操死我、操我骚逼」

    之类的呐喊。

    如果不是我亲自在我家里听到,我绝对不相信。

    更令我不解的是,我的jj一直在勃起,非常的坚硬,甚至有点疼痛。

    在他们结束后,冬冬到卫生间洗澡,可能是闻到了烟味,我差不多抽了半包烟,客厅烟雾缭绕。

    东东出来看到了我,她呆了!她穿着连体网袜!我没见过的连体网袜,开档的!大约30秒后,她转身回到卧室,我看到她的两半屁股上都写了字!1分钟后,出来一个人,我丝毫没有阻拦,更没有言语。

    是他—冬冬的大学同学。

    我们很熟悉,每年都有两三次两家人一起吃饭、爬山。

    后来才知道,他原来就是冬冬的大学恋人,就是他们分手,冬冬才跟的我。

    他也跟我们同年结婚,接着生子。

    他走后,我进入卧室,床上、地上一片凌乱:肛珠、肛塞、好几个不同规格的电动jj、彩笔。

    冬冬的屁股上的字终于看清楚了:一边是「骚逼」,一边是「荡妇」,中间还写了「千军万马」。

    我的jj一直在硬着,冬冬想跟我说什么,但她始终不敢抬头看我。

    我退下裤子,把她按倒让她背对我跪着,直接从后面进入了她,很热、很滑!屁股上的字,和bb里的精液被我勐插流出,变成泡沫状,强烈的冲击着我的意识!我感觉她在默默的流泪,也夹着低低的呻吟。

    在我快要喷射的时候,我感觉倒她阴道在有节奏的收缩,她竟然又高潮了!事后,我穿好衣服出门,感觉外面的风很凉。

    找了个咖啡厅,坐了一会,看时间差不多了,打车去了机场。

    我极力想要把自己的思想投入到工作上来,不去想冬冬。

    在飞机上,我睡着了,中途醒来,我发现我的脸上有泪水。

    出差回来,我和冬冬很平静的谈了一晚上,表面上平静,但我看得出冬冬内心的紧张和不安,还有害怕。

    我知道她害怕什么,其实我何尝不是?我们谈的结果是:她保证不再跟那个同学再有任何联系。

    希望能够挽回我们的婚姻。

    接下来半年时间可以作为我们俩的适应期,如果实在不行,那么她理解我的感受,愿意离开。

    当晚,我们又做爱了。

    做的时候,我脑子里都是幻想,幻想着他们之间的做爱场景,以及那些器具插入冬冬的场景,还有冬冬忘情的场景。

    感觉真的很兴奋,我一改往日温柔的抽插,而是狂野。

    接下来,我们几乎天天都在做爱,半个月后,我让冬冬给我讲她和同学的故事,特别是做爱的过程,像是「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冬冬跟这个同学(叫他强东吧)从大二就开始同居了,一直到毕业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分手的那一年。也是正常的情侣关系,性生活也很正常,当然都年轻,很频繁。后来由于某原因分手了(原因不述,非重点),不久双方各自都谈了对象。对于冬冬,那就是我。她说她很爱我,那时从没想过再跟强东有任何联系。可就在我们快要结婚的那段时间,一次同学聚会让她和强东又遇到了一起,晚上住又在了一起。强东对冬冬说这是最后一次,也是双方告别婚前的感情。当晚冬冬喝了点酒,强东吃了一颗伟哥,他们玩的很嗨。几乎一晚上没停,冬冬说她的bb被搞的肿的不行,还通了后门。就是这次性交,让冬冬后来欲罢不能,她说有种「极度放纵「的感觉。再后来,直到我发现的这4年里,他们玩遍各种器具,玩遍各种场所,各种暴露,我们家的走道里、电影院、摩天轮、汽车上、火车卧铺、公园里、敬老院都留下了他们操逼的痕迹,强东带她到敬老院做义工,让她穿短裙不穿内裤,故意让那些老爷爷看,还在冬冬给老爷爷背后按摩肩颈的时候,强东后面插入她。甚至强东带她到水疗场所,让技师操她,一起3P。还曾经计划给她联系广东的黑人,但没成行。多数竟然是冬冬主动约的强东,她说每隔几天不做,一想起强东,她的内裤就能湿透。经常被强东玩到b肿,所以偶尔会借口不舒服不跟我做爱。我真的以前还注意过,以为她真的不舒服。那半年,我逐步真的有了淫妻的情结。每天在幻想冬冬跟强东以及其他人做爱,伴随着幻想几乎每天我们都在激烈做爱。但我们都知道,我对东东的爱几乎没有了,只有性了。那段时间,冬冬早就明白我的心理了,接收她的刺激,然后操她。我们分开的时候她说,她知道这事饮鸩止渴,她知道我们很快就会结束,但她还是那样故意讲给我听,刺激我,让我多干干她,她就能多享受一下我给他的性爱,她说,多一次是一次。希望我干她的次数能超过强东,因为她爱我!那是真的爱。半年后,我们和平分手了,冬冬说也没什么后悔了的,自己酿的苦果自己肯定要吃的。我们抱头痛哭,她谢谢我陪她走过的6年,特别是这半年!他不知道,我其实也不是不爱她了,但是跟她在一起,那个阴影再也擦不掉,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冬冬去了北方的一个城市。

    尽请期待下篇:二婚情事-岳母之乱!<a href="http:///_luanlunxixiaoshuo_/" target="_blank">http:///_luanlunxixiaoshuo_/</a>